当前位置:首页 - 第1页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PC版)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移动版)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10)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73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10)

  人们歧视她,有德有才也不重用她。党的政策,不是‘有成分论,不唯成分论,重在政治表现’吗?怎么执行起来就变味了呢?”钟兰说。  宋慧说:“有人说,毛主席的书很好,就是下面的‘小和尚’念歪了。有些干部执行毛主席的路线和政策,往往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不是左就是右,在这一点上,我最佩服我们的指导员和连长了。他们对人对事公正、公平,一分为二,实事求是。特别是对待肖然姐的出身问题,处理得非常好,并且大胆的把肖然姐作为副班长的候选人,让大家选举,结果选中了。听说有的干部和群众有看法,他们也不怕,这种大义凛然的气度,太让人佩服了。据调查,出身不好的能当上副班长的,是非常罕见的。”  钟兰说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9)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31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9)

  徐红:“好!”  柳杰:“好!”  韩冰:“那咱们干起来!”  宋慧、钟兰正赶着马群放牧。  宋慧说:“现在是中午十二点了,‘秋老虎’更让人喘不过气来,马也热坏了。反正已经吃饱了,叫它们也休息一下,把它们赶到大树底下,一会儿肖然姐就送饭来了。”  钟兰说:“这样很好,不过我不会发出叫马休息的信号,不会打鞭子,也不会吹口哨。”  宋慧说:“我基本上学会了,是跟班长和龙真学的。在咱们班里,她俩算是老资格了,主要是她们从小受到父母的影响,对马的生活习性和规律比较了解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8)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03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8)

  徐红说:“别胡说,我做梦也不敢和班长竞争,班长是大家公认的‘场花’,马上的女侠,干活的能手,雷锋式的标兵!对人又那么体贴入微,柔情似水,她和连长可以说是‘英雄配美女,美女配英雄’,天造一对,地设一双,无人能够撼动,包括你这个济南的大美女!哈哈……”  韩冰说:“别再闹了,都有点肉麻了,咱们言归正传,好钢用在刀刃上。这几十亩旺盛、质量上乘的马草,十天之内要拿下来,足够能晒出两万斤马草,这样我们十姐妹平均每人2000斤,能超额一倍完成上级交给我们的任务。住院的王诗林和陪床的姚强,等他们出院时,好草就被割完了,我们也要把他们的义务草任务承担起来。”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7)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18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7)

  柳杰说:“咱们的连长指导员,境界就是高。我们这四个从济南和青岛来的知青,能够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留下来,虽然有多种原因,但主要是被连长、指导员和你与肖然姐的无私奉献精神所感染。从你们身上我看到了平凡伟大的雷锋精神,又看到了有情有义的英勇无畏的英雄主义精神。原来认为我们知青到这里,起码是文明和文化的传播者,还有一种自豪感,实际上你们都比我们强,能说、能干、能文能武。特别是连长平时沉默寡言,可讲起话来口若悬河,引经据典,妙趣横生,而且在马上的表演又是那样英武潇洒,身怀绝技,扣人心弦!当年他曾是正规部队骑兵连的英雄连长,为了战友的母亲,毅然放弃升迁,转业来到军马场。这样‘忠孝两全’有血性的男人,好像是小说电影里才能出现,而他恰恰是我们真实的领导,我们的榜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6)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54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6)

  韩冰:“徐红、柳杰,咱们走吧!去尝尝割马草的滋味。”  柳杰:“我骑马扛大钐镰。”  徐红:“我骑马拿小镰刀。”  韩冰:“割马草也是力气活,我让‘大枣红’给你们带上开水和干粮,干活既不能渴着,也不能饿着。”  秋天的孤岛草原闷热难耐,一望无际的草原,展开了无边无际的画面,使人眼睛豁然开朗。韩冰、柳杰、徐红骑马来到了韩冰早已踩好点的地段。  韩冰说:“我骑着‘大枣红’跑了方圆几十里,这片草是最好的,又高、又密、又无杂草,是军马最爱吃的草。如果全部割倒晒干,又防止割倒后被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5)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36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5)

  王诗林说:”我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军马生病了,有谁给它治疗?规定的义务草谁替我割?”  ”你的病马我不会治,你的义务草,我可以替你割!”龙真说。  “要不你连我的义务草也一块包了?”姚强说。  “你不想叫我活了?叫我割三个人的义务草,三千斤干草,就要一万多斤鲜草,还要晒干背回来,黑夜还要放马,白天还要来看你们。为了两个臭男人,我疯了,还是傻了?我有那么贱吗?”  王诗林说:“别再说了,快回去吧,路上要小心!”  姚强说:“龙真同志,说来说去,还是王诗林最疼你,朋友总比不上恋人啊,哈哈&hellip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4)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31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4)

  “其实我们都有同样的经历,张三爱李四,李四却爱王五,而王五却爱王二麻子,这种错综复杂的三角、四角的恋爱真是屡见不鲜,但愿你和王诗林能顺利发展。男女之间就是一个‘情’字,爱情是干柴,一旦碰到火花,就会形成干柴烈火,再想分也分不开了。因为爱情的烈火,把你们溶化在一起了,哈哈……”  王诗林说:“看来你俩看爱情小说太多了,说起来引经据典,妙语连珠。要是你俩谈恋爱,那肯定是绝配。”  姚强说:“你可不能乱点鸳鸯谱,再说下去龙真要吃醋了,她的面子往哪儿放?”  龙真说:“像我这样的,为了爱而豁出生命的人,还要什么面子?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3)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07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3)

  “别贫了,我给你们带来了好吃的东西,这是我妈专门为你俩包的水饺,这是点心,这是水果。”  姚强高兴地说:“专门为我俩带来了这么多好吃的东西,我可是‘秃子跟着月亮走——沾大光’了。”  “希望你好好伺候诗林,我会不断地给你们送好吃的东西来。”  “我和诗林是铁哥们儿,比亲兄弟还要亲,而且是同病相怜,命运相似。”  “听不懂,什么叫同病相怜,命运相似?”  “我是说,有时候,我的心脏也不太好,不要多心,与你无关。只要天天送好吃的东西来,让我们享受,我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2)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160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2)

  柳杰说:“我同意,请收下我这个徒弟,尚英老师?”  尚英笑笑说:“别客气,学文化,你就是我的老师!这就叫取长补短,相互学习。”  徐红问:“班长,咱们什么时候开始,用什么工具,大钐镰还是小镰刀?”  “当然是大钐镰,我今天中午骑马去‘踩点’。”  “什么叫‘踩点’?”  “就是寻找最好的草原,也就是牧草长得又高、又密、质量又好的地方。从明天开始行动,大家说好不好?”  徐红:“好!”  尚英

02月26日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

发布 : zhumeng | 分类 : 好文分享 | 评论 : 0 | 浏览 : 235次
每日好文分享之马鸣黄河口63

  在济南军区军马场,割马草是一大战役。从官兵到职工,不仅有任务草,而且还有义务草,也就是利用休息时间割的马草才叫义务草,大约4—5斤鲜草才能晒一斤干草。‘木兰班’每人规定一千斤义务草,就必须割四至五千斤鲜草,还得自己想办法运回去。  韩冰说:“我们四个人今天上午一分钟也没有休息,已经把马厩里面应当干的活全干完了,铡草、拉水、除栏、喂病马、喂骑马的任务也都完成了。咱们休息一会儿,开个小会,马上就要吃中午饭了。”  柳杰问:“班长,有什么任务,只管吩咐。”  “我主要说说割义务草的事情,连里党支部分给我们班的义务草是一万斤,也就是说,每人一千斤,我们必须

冀ICP备190277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