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文分享 > 正文

微小说精选(恢复高考)

微小说精选(恢复高考)

伊葁听说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也想参加高考。她清楚自己,不经过恶补知识,很难考上中专。江湾村里无师可求,伊葁苦思半晌,想到了同村的后生春水。春...

    伊葁听说了恢复高考的消息后,也想参加高考。她清楚自己,不经过恶补知识,很难考上中专。江湾村里无师可求,伊葁苦思半晌,想到了同村的后生春水。春水是江湾村的乡亲们公认的能够考上大学的唯一人选。

    伊葁在江边找到了正在复习的春水,说她也想参加高考。春水看着伊葁说:“咱们江湾村的女孩子,还真就是你有希望考上…”

    没等春水说完话,伊葁就截断了春水的话说:“春水哥,大学我是不敢想了,我能考上中专就不错了,我是想拜你为师,请你辅导我”。

微小说精选(恢复高考)

    春水说:“只要你有这个意愿,考上中专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伊葁激动了,眼睛含情脉脉的看着春水:“春水哥哥,假如我能考上中专,你就是我一生最大的恩人啊!”。她忘情的拉着春水的一只手上下的摇着。

    从此,村西的松花江边,经常看见伊葁春水两个人的身影。

    伊葁春水俩个人互相提问题考对方,不过,更多的时候是伊葁向春水请教,春水回答。有一次伊葁问春水:“春水哥,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下两句是什么来的?”。

    春水回答道:“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春水紧跟着反问伊葁:“考试能考这个吗?”,伊葁歪着头红着脸冲着春水神秘的笑了。这时候,同村的向东跑了过来,向东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说:“春水哥,我也要跟你俩复习”。

    那年的高考中考是一张试卷,现在提起来,肯定让现在的年轻人一脸迷茫。

    那年高考,春水跟向东都落榜了,伊葁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中专,是她所在县的师范学校。春水妈说都是伊葁那个小狐狸精耽误了春水。

    第二年高考,向东考上了中专学校,春水又落榜了。

    第三年在爸妈的一再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春水报考了中专。结果考是考上了,可是不理想,不是他填报的学校,是伊葁上的那所县师范学校。

    春水去学校报到的那天有些懵了,他的班主任竟然是伊葁。伊葁两年的师范学习已经毕业了,因为成绩优秀再加上那个年代的特殊情况,伊葁竟然留校做了老师。

    当春水跟伊葁四目相对时,情况已然发生了翻转,尴尬的春水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春水郁闷了,比两次高考落榜还要郁闷。每天都要面对伊葁,这让他很是难堪,关键是尴尬的局面将持续二年啊。江湾村的乡亲们会怎样的看待他春水?他跟伊葁的这种现状,他就是写小说也编不出来啊。

    春水不能接受现伊葁成为了他的班主任老师这个现实,他要保持自己的尊严。天理何在啊?上苍跟他开了这么一个让人啼笑皆非却又充满了嘲讽的玩笑。

    师范学校的那点知识,除了心理学教育学这两门专业课程外,其它的课程,都是高中知识。春水把闲暇时间都投入到了文学作品的阅读上了,这让他没有了胡思乱想的时间。当他阅读法国大作家巴尔扎克的名著《幻灭》时,书中的一段话让春水振奋了:

    “一个人要伟大,不能不付出代价。天才的作品,是用眼泪灌溉的。才具有生命的东西,同一切生物一样,有他多灾多难的童年……”

    联想到自己,春水竟然有些庆幸自己没能够考上大学这件事了,尽管是偶尔之想,可也表明了春水的心态开始好转了。尽管这有点自我欺骗的性质,可是这自我欺骗却是自我激励的一种极好的方式。结果就是春水开始了文学创作。没有多久,春水创作的散文诗歌小说等文学作品不断的见诸文学期刊杂志,一时间春水成为了学校里的风云人物。

    二年后,春水也毕业了,因为写作水平高噪当地,被分配到了县政府工作。

    没过几年,因为学历低,资质不够了,伊葁到了离江湾村十几里地远的镇高中当老师了。

    春水呢,先是在县政府做文秘工作,然后就是在县政府不同的部门履职,最后在县教育局副局长任上退休。

    退休的前几年,伊葁评上了中教一级教师职称,属于中级职称。校长私下里神秘跟伊葁说她有贵人相助。

    伊葁很是感激生活给予她的这一切,她一个农村的姑娘,因为赶上了好年份,风风光光的到了县师范学校念书,还当上了光荣的人民教师,还通过自学拿到了大专文凭。尤其是还短暂的留校当了师范生的老师。她感觉这一生很幸福,每当回忆起在师范学校读书工作的时候,她都会想到春水。

    如果没有春水的辅导,伊葁真有可能考不上师范学校,很有可能像江湾村多数女孩子一样,嫁汉吃饭,终老乡村。

    伊葁在感激春水的同时,也生起深深的对春水的歉意,伊葁越来越觉得是她耽误了春水。伊葁甚至觉得是粘了春水的好运气,她才得以考上县师范学校。春水是因为辅导她伊葁,才耽误了自己,伊葁这样想。另外,还有说不清理不顺的情感夹杂其中,让伊葁茫然惆怅。

    伊葁的儿子几年前在市里结婚了,孙女要上幼儿园了,伊葁责无旁贷,必须到儿子家带孙女。老公向东退休后也没有闲着,高级职称让他继续为社会发挥余热。

    伊葁跟向东结婚是双方家长的意愿,在江湾村里,向东也是个出类拔萃的人物。伊葁那个年龄段的人,江湾村也就只有伊葁春水向东三个人读了大书(江湾村的父老乡亲们如是称伊葁春水向东三人为读了大书的人)。

    伊葁跟向东的生活平平淡淡,波澜不惊。伊葁私下里总感觉她跟向东之间缺少点什么,不过也没有多想,也无暇多想,因为向东对伊葁的感情不容伊葁多想。每天接送孙女,辅导孙女的学习,想想这样的生活,伊葁也挺惬意的。

    第一天送孙女去幼儿园,看着老老少少的家长们把孩子交到老师的手里后还是不肯离去,伊葁想起了自己第一天上小学的情景,想起了家乡江湾村。

    江湾村近邻松花江中上游,松花江水从村子的西南方向流过来,绕着村子流淌半圈后,向东边的市区流去。孙女所在幼儿园的北面二百米远处,松花江水从东边留过来后向西北方向流去。想着松花江水是从江湾村方向流过来的,伊葁有些激动。伊葁想:尽管她本能的想摆脱江湾村,可还是生活在松花江流域。

    看着熙熙攘攘的大人小孩儿,伊葁很是感慨,人生如梦,人生就像江水一样的流淌,一旦流过去了,就不能再流回来了。

    感慨中,伊葁惊讶于自己的内心深处,竟然对春水一往情深。这情感隐藏在内心的最深处,却从来没有萌芽。伊葁有些凄凄惶惶了,她这时候才明白,当年她去找春水,让春水辅导她学习,用意是想跟春水在一起啊!

    耳朵里传来了男士的声音,是嘱咐孩子要听老师的话。那分明是春水的声音,尽管听起来有些苍老,不过音质没有变。她向声音处看过去,一老一少两个人越来越近。伊葁的心有些颤抖,她的两眼放射着光芒。

    伊葁感觉一老一小中的那个小孩儿,简直就是活脱脱小时候的春水哥。那位老者也就是伊葁认为是春水哥的那个人,把孩子交到幼儿园老师手里后,回转身时,好像还微笑着冲伊葁点了一下头。


发表评论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