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好文分享 » 正文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PC版)
分类页和文章页“当前位置”下方广告(移动版)

每日好文分享之陪儿子跑步5

95 人参与  2020年07月10日 14:53  分类 : 好文分享  评论

  我们虽然生长在渭河北岸,但自古以来就有与周至户县人打交道的传统。龙兴渡口常年久月地人来车往,兴盛不衰,就是沟通两岸三县人的重要枢纽。我作为父亲,自然比儿子对周至境内的人文自然了解的多得多。所以,我一面当自行车的驾驶员,一面当景点的导游员。

  行走在终台路上,沿途的八一村、挂面坊、大庄寨子等村庄,但凡我能知道的事情,都是给儿子介绍的对象。我谝得津津有味,他听的如痴如醉,好不乐哉快哉!

  时间这玩意儿真怪,你越是不在乎它,它跑得越是个快。不大功夫,我们进入到东大坚村地界。不知啥原因,老父亲曾多次将此地称为“乱石搅”,村碑上也找不到这三个字的记述。人们口头上有过“乱渣坟”、“瓦渣滩”、“乱渣滩”等,都是描述破烂不堪的。可能这里过去是个穷地方。

  过了东大坚,再入西宝南线,太阳快落山了。“隔山不算远,隔河不算近”。这话是怎么个说法?我给儿子是这样解释的:再窄的河,没有桥,水还深,你要等船家,能否快速过河由不了你;山路看着远,但能由了人,只要腿不停,很快就能到。

  儿子见我骑车带他有些吃力,要求换他骑。坐上后衣架我不由得感叹,咱虽然不算老,但毕竟敌不过初生牛犊。人家一骑,速度明显快多了。自行车飞驰到了终南镇的西稍稍了。

  终南镇驻地至少包含了三个行政村,而各村又没有明显的分界线,然(粘)在一起。从地盘大小上看,似乎和豆村集贤村能有一比。据说它曾经作为县级治辖所在地,在周至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就是今天,古镇的规模及商贸的繁荣程度,仅次于县城。

  到了镇上,我想给儿子买点食品,补充他的体力,他说不要。大概他忘了,我们离家还隔着一条渭河,过便桥容易,但河滩里的虚沙路难行啊!

  光是一个劲儿地蹬车子,儿子不搭理我的话。可能是自小养成的习惯所致吧?龙兴大碎人从来都没把过渭河当成一回事。

  自终南十字向北,是双明村,因其住户过去所居三地在一个高坎坎上,人们称为疙瘩子村。我给儿子分析,取双明村之意,大概是五八年公社化时期的产物,那时的新村名都和政治沾点题。

  过了双明村,就要跨越黑河了。这条发源于周至,又归渭河于周至的清流,在上世纪末成了为西安市供水的生命河。规模巨大的黑河供水工程,全部采用直径两米的高强度水泥管铺设,埋在两米深的地下,百十里长。

  黑河虽不长,但担负的重任却不小。由于在上游的出山口修了金盆水库,大部分水已经被屯蓄,下游一年四季河床都基本上是干枯的。偶然会开闸泄洪。关于这点,去时来不及给孩子讲清楚,只能回来时到了河跟前了再补课。

  黑河大桥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修建的。当时国家财力不足,就这么一座碎桥桥,用现在人的目光根本就看不到眼里,当时是用民办公助的方式修建的。

  给我提供信息的是曾在周至县富仁乡任企业办主任的朋友,那时间,富仁苹果在陕西是一枝独秀,苹果产业使得富仁乡的人说话都底气十足。投资400万的大桥,富仁乡就出了300万,终南镇仅仅出了30万,西安市财政支援了70万。

来源:逐址网(QQ号:457581717),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本文链接:https://www.zzmxo.com/a/qiwen/20200710/1225.html

文章底部广告(PC版)
文章底部广告(移动版)
百度分享获取地址:http://share.baidu.com/code

了解赚钱请添加qq:457581717

<< 上一篇 下一篇 >>
评论框上方广告(PC版)
评论框上方广告(移动版)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冀ICP备1902770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