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好文分享  赚钱  趣闲赚  O7iJCyI3  www.ymwears.cn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教育援藏,真的有点难!2

  (二)胆怯调皮的扎西江村

  他叫扎西江村,今年14岁,个头不高,1米3多一点。隆子中学七年级192班学生。我之所以关注他,缘于他的第一次作业:理想中的“我”,是怎样的?我工整的板书在黑板上,他一个字也没抄对,更别说把答案找到。第二节课前,我说:扎西江村是谁?没人理我。我又大声重复了一次,人群骚动起来。有学生转过身说着藏语,并打着站的手势。江村这才弓着腰,缩着头,胆怯地站起来。不敢抬头,时不时偷瞄我一眼。

  我走到他身旁,旁边的学生见我目光严厉,忙着:老师,他听不懂普通话。我轻轻“哦”了一声,见江村的头更低了,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旁边的同学对他说了一句藏语,他才坐下。不过他的目光始终揣着胆怯。今天第一节课,上完新课内容,还剩十分钟,我便组织学生背书,巩固所学。他们很认真,教室像煮沸的开水。突然一个小黑影,从教室后面右方,窜向左边,又中途折回,速度很快。定眼一看,原来是江村。我盯着他,又慢慢向他走去。他的眼里,依然是胆怯。之所以慢,一是怕吓着他,二是怕影响其他认真背书的同学。

  到了江村身旁,他的下巴几乎抵着课桌了,佝偻着身子,不敢看我,双手漆黑,似乎很长时间没有洗了。我转向旁边一个白白胖胖的男生,问:你叫什么名字?“马健。”“哪个民族?”“回族。”我拍拍他的头,笑着说:难怪这么白,能说藏语吗?“会一点。”“那你问江村,哪里人?”“热荣乡。”“温泉那里?”“是的。”“家里条件好吗?”“好。”“好到什么程度?”“不知道。”“多大了?”“14岁。”看他个子那么小,我目光示意马健:问他哪一年出生?2005年?江村看着马健,半晌才说了一句藏语。马健说:他不知道。我又轻轻拍了拍江村的头,转身回到讲台。

  说真的,我特害怕看到江村眼里的胆怯,因为这种胆怯还不少。有时会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无奈。我偶尔和藏族同事谈起,他们的观点几乎一致:就是要让学生特别怕你,有时还要来点硬的,不然他们不会学好你的科目。事实也是如此,汉族老师教的分数永远比他们低,当然他们学得最好的是藏语文,平均分及格已是很了不起了。

  领导责任和组员自个儿的学习责任心。实施“每节课一通报”后,效果挺好。我见达瓦书找不书,我便走下讲台,俯身帮他寻找,在一堆乱蓬蓬的试卷中,找到,书呢,封面没了,第一课书页缺胳膊少腿,赃兮兮的。由于他不认识汉字,每次见他没事做,便要求他每节课抄一个最简单的问题,并告诉他怎么读。

  有一次,我让抄写“什么是家庭”,答案是“家庭是由婚姻关系、血缘关系或收养关系结合成的亲属生活组织。”我教了不下二十遍,他认识了“家庭、关系、生活”六个字,我心里有些气馁,不过还是表扬了他,他屁颠屁颠地往复问我其他字怎么读。课后我查他抄写情况,一节课才写了两个字:复习。我把他叫到讲台边,了解他家里情况,他有些听不懂。我只好把他的组长索朗央宗叫过来翻译。 “家里几口人?”“三个。爸爸,妈妈,我。”“哪里人?”“雪萨乡。”“咱们班还有其他雪萨小学毕业的,为什么只有你不认识汉字?”“不知道。”

  央宗告诉我:老师,他只在雪萨读过四年级,五年级没读,因为一次爬到学校的围墙上,摔破了后脑勺,六年级去拉萨跟着他姐姐读,他姐姐是拉萨一所小学的汉语老师。 “爸爸干什么的?”“退了。”我不知道“退了”指什么,央宗也不知道。“你爸多大?”“不知道。”“妈妈做什么工作?”“在山南带弟弟?”“你还有一个亲弟弟?”“是的。”我挺奇怪:是你母亲亲生的吗?“不知道。”央宗也笑了。 “家里种青稞,放牦牛和羊吗?”“不种青稞,家里也没有牦牛和羊。”“那你们家吃什么?”“姐姐和姐夫养我们。”央宗告诉我,他姐夫是山南的公安。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20/89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