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好文分享  赚钱  趣闲赚  O7iJCyI3  www.ymwears.cn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回忆如梦

  人生如戏

  陈玉娥 河南

  人生如戏!如果可以,用诗画美篇描绘生活的芳香,如天空的云彩,每天都做着悠然的梦想。

  人生路漫漫!回眸一望,不知不觉荒废多少时光,驻留多少感动。昔日的伤痛化作落叶辗转入泥土,用美好的誓言托付生命中最美的守候。多少繁华,一转身都成残词断章;多少情爱,一垂眸变成过往时光!

  人生很苦!笑容迎风,揽一缕清风入怀,扫去一脸的悲哀,把所有心里的隐痛深藏。纵然内心有多少酸涩,依然用微笑迎接一米阳光,时刻以独特的笔触感悟人生,把平凡的日子梳理成最美的画廊。

  人生如戏!有多少辉煌的演出终会离场,如春花秋月,在夕阳下,浸染丝丝缕缕的喜和忧,静静地与光阴相依,用美丽梳理着最美的风景。拂去人生烟尘,品得四季冷暧,把平静淡然的悟语融入雅韵,落笔成章,注写在寂寞与快乐的平仄里,凝眸现代文人骚客的浪漫,聆听灵魂与诗的对唱。

  人生本身就是一场戏!每天都在彩排,即使你千变万化也不离其中,角色如京剧的脸谱,演尽人生的伤感、愉悦和幸福的乐章。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忘掉所有不快,记住美好的过往,简单的生活,把快乐当做经典的歌,开心地吟唱,自在地欣赏,留一首千古绝唱,看一场人间正道是沧桑。就这样悠悠然然地生活,无悔于人生的彩排,绚丽的歌舞永远会在戏台的中央。

  车恋

  王蜚声 寿光

  即使是在轿车代步的今天,也总会时不时地想起我的车恋,因她伴我无数个春夏秋冬,结下了一生难以忘怀的情缘。

  常常回忆我的当年。六五年高中毕业回乡,就成了独轮车駕驶员,开始与她相恋!我不知道她生于何年何月,有人说生于夏商,有人说生于秦汉,不论她生于何时,它她的伟绩、风采,依然铭刻在我的心间!

  她骨瘦如柴,没有贵妇的丰滿。但她倔犟、顽强、勇往直前……。

  淮海战役有她的身影,她把人民对子弟兵的深情厚意,推进了战士的心房,谱写了军爱民,民拥军的壮丽诗篇。

  推走困苦、推来甘甜、推来希望、推来美好的新天,是她执着地追求和奋斗的理想。记得,第一次相见我就紧握她的玉臂,她脸泛红晕,把唯一的饰物——绊,披上了我的双肩。没有花前月下、蜜语甜言,我们挽臂漫步在缀满野花的故乡。

  我们也曾远行度蜜月,在治河工地、改碱前沿!夜,在工棚欢度,昼,漫步大垻、河滩。

  看惯了人山人海、目睹工程告竣姐妹的笑脸!亲见了山川锦绣、船上白帆、姑娘俊秀、小伙剽悍。

  她只有付出,需求只有一点点。与她相伴半生,共建了美满、幸福的家园。现在看到家人对她冷淡,我有点愤然,心里发酸。我不会把她抛弃,总归是半生的情恋!我会给她一个很好的归宿,送她到农业博览馆,勒石立碑,千秋永传!

  每当空闲时,我总会去看她一眼,她依旧含情脉脉,我心中不觉泛起心酸。我也默默立下誓言,无论何年何月,我们永远忘不了彼此的相恋。我还会告诉子孙们,记住我们曾经的一段浪漫情缘。

  娘亲,我拿什么报答您

  王惠瑕 青州

  又是一个夜深了,守着窗儿,我却毫无倦意。白天发生的一幕,一遍遍在脑海里呈现,便知道,该提笔了。

  再过几天,就是我24岁生日了。想象24年前,母亲也曾像我这般,满脸韶华青春亮丽吧?想象生命是如何从一个微小的细胞,一天天长成七八磅的小婴孩。这其间,近300个日日夜夜,我在温暖舒适的小天堂是如何度过的,无从体会,只能从一个个母亲那儿听过:“当一回母亲,过一次鬼门关…….”

  昨天去城里了,想到活这么大,居然没给娘亲买件象样的衣服呢,娘的尺寸大小无从知晓,花色也拿不准。思来想去没辙,干脆去扯了块布,就让娘做条裤子吧。“孩生日,娘苦日”,就用它聊表心意吧。

  娘亲,我叫着把布料递了过去。娘怔在那儿,半天没回过神来。那布满岁月沧桑的脸上,写着感动,欣慰,还是辛酸?……老半天才喃喃说道:“大了,懂事了。”

  娘还在说什么,絮絮叨叨,温润如棉,亲切如丝。

  依稀仿佛,泪眼朦胧中,娘在凛冽寒风里,骑自行车驮病重的我往返50里去县城看病,连午饭都不舍得吃;我看见,当病痛折磨得我彻夜哭喊时,娘总是掉过脸去,低声啜泣,那泪总也擦不干;总记得,不懂事的我掰着手指,念叨着想吃啥了,大热天里娘赶集卖完葡萄回来,保准会让我如愿以偿。而她自己,却一囗也不舍得吃,让她吃,总说:“留着吧,明后天馋了你再吃,娘吃了,就没了!”

  多少年来,我象条快活任性的小鱼儿,在母亲温暖舒适的怀抱恣意遨游,畅意无比,却从来不曾去想怎样报答,那为我付出多少艰辛多少厚爱的娘亲。娘啊,女儿实在有罪啊,这些年只会喋喋不休地埋怨,却懒得为您捶捶不曾轻松的肩膀!

  而今,仅仅一块布料啊,您却激动得不知所措。

  从小到大,您为我做过多少衣服,付出多少辛劳,谁又能算得清?当我洋洋得意显摆新衣时,又何曾想过,这一针一线的缝制,耗尽了几灯煤油?磨断了几根锥针……

  时至今日,我愧疚难当,都说“羊知跪乳,乌鸦反哺”,却忘记了“养育之恩大于天”的古训。

  这些年来,我总是满囗仁义礼智信,却唯独愧对我最慈善无私的娘亲啊!

  此时,此刻,让我在心里对母亲深情地道声谢:“娘,感谢您,24年前生养了我,24年里让我不知愁忧地快乐长大。若有来世,我还要做您的女儿,沐浴着母爱的阳光!”

  母亲做的菜饼最香

  张国贤 济南

  昼亦长,夜亦长,愁雨凄风育女忙,天天盼子强。早思量,晚思量,寸草难酬慈母娘,望归倾诉详。这是我写过的“长相思·思念母亲”词。几年前,母亲虽年逾八旬,生活得很幸福,却仍然在为儿女们操心受累。我身为长女,更想为母亲尽孝,但却不能,因为生活中总是被母爱所笼罩,尤其是母亲做的那菜饼最香,每每想起母亲拿着热气腾腾的菜饼让我吃时,总会泪流两行。

  那天是2014年 3月23日,母亲得知我要回家,一早就让小弟买了韭菜,准备做我最爱吃的菜饼。当我一进家门看见母亲亲自调馅擀面饼时,我的眼睛顿时湿润了,小时候母亲做菜饼的情景又一幕幕闪现眼前……。

  小时候,我记得在家中厨房外墙角下,用三块砖头支着一个鏊子。那鏊子是圆圆的,中间稍微有点隆起,每当烙饼时母亲先在鏊子旁支上小桌子,上面放上面板,将和好的面盆及馅子盆放在桌子上的一角。每次调馅大都是韭菜的,里面加上鸡蛋或虾皮等。调好后,母亲总是先闻闻,其实不仅是为了闻香味,而是闻出馅子的咸淡。再看妈妈擀饼,那擀面杖在母亲手中就像一根魔杖,一小团面很快在杖下旋转成一张很圆的薄薄的大的面饼。然后用擀面杖再将面饼卷起放在盖垫上摊开,往上面摊上多多的馅拨匀,然后再扣上一张同样大的单饼,周边压实。此时姥姥早已点燃柴草烧热了鏊子,姥姥一边续柴一边用一根小棍将火拨匀,使鏊子均匀受热。我有时还帮着往姥姥身边抱柴禾,红红的火苗映红了我们的脸。也常常在这时我跟着姥姥、母亲学唱“小小姑娘,清早起床……”等歌曲,背诵三字经……。母亲看鏊子的热度正合适了拿起盖垫向鏊子上一扣,不偏不倚把做好的菜饼扣在鏊子的中央。这时母亲就更忙了,一边用小铁铲翻转着鏊子上的菜饼,一边继续擀下一张饼,不一会儿,那鏊子上的菜饼已“开满了小碎花”。同时饼里的浓浓的菜香味是那么迫不及待地冲破封锁喷涌出来,这诱惑我实在抵挡不了,总想伸手去抓。母亲笑着高高地举起擀面杖,“小心烫着,小馋猫!”然后又轻轻地把手落下,看我馋涎欲滴的那个样子,母亲赶快把烙好的第一张饼放在面板上,切成四瓣或八瓣,用嘴吹了递给我一角。“啊!好香!”母亲又去擀饼,姥姥和母亲继续重复着上面的动作,不多时盖垫上已经摞了一大摞饼了……

  这儿时的记忆经常萦绕心头,任岁月打磨也无法忘怀。在梦中,有时还会梦见姥姥烧火的身影,这些美好的记忆早已深深地在脑海里储存扎根,并将伴随我的一生。近些年来虽然市场上卖菜饼的也不少,但都不如母亲做的菜饼香。

  又过了些天,在小陈姑娘(保姆)的帮助下,母亲又张罗着做菜饼,只是鏊子已换成了电饼铛,菜饼小了一大圈。我看着满头银发的母亲擀起饼来,一张接一张,依然是圆圆的、薄薄的,但速度慢了。今天母亲也特别高兴,我又刚刚给她理了发,更显得精神。但毕竟岁月的风霜给母亲留下了太多的沧桑,动作不再快捷,步履已蹒跚。可是尽管如此,她老人家却依然为子女张罗着做可口的饭菜,从不要求子女为她做点什么。母亲的爱呀写满爬上皱纹的脸,母亲的爱呀是我永远读不够的诗书。

  那时的母亲已届耄耋之年,我也年逾花甲,可我依然能吃上母亲做的菜饼,我有多幸福!傍晚我要返程时,母亲还要我再带回几张饼。固然这饼不是什么昂贵的食品,但对我来说却是世上最好吃的饼!

  路上我的眼睛一直是湿润的,一种感动澎湃心间!充满了回忆,充满了甜蜜,充满了留恋,挥之不去啊!这一切是多么弥足珍贵!愿母亲健康长寿,但愿再过十年,几十年,我还能拥有如此这般幸福!然而我现在已吃不上母亲做的那最香的菜饼了,留给我的只能是无尽的思念,愿母亲在天堂无病痛,这也是我唯一的期盼!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530/55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