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两碗黑面条

  八十年代初的关中农村,工业面粉还不普及,农村吃面主要是在各村的小磨坊磨粉,不像现在超市里都是成品面粉,直接购买即可。记忆里每次磨面前,母亲和二妈先要淘洗麦子,麦子倒入盛着清水的大铁盆里,在竹笊篱搅动下,麦子上的灰土洗脱在水里,水变的浑浊不堪,用笊篱舀出倒进旁边的竹笼里控水,如此反复淘洗两三遍,直到麦子被淘洗的干干净净。爷爷早已在院子的向阳处支起箔子,箔子就铺放在马凳支起的两根椽上,箔子上面再铺放一层细篾苇席,湿麦子摊平在苇席上,木爬不停搅动翻晒,下午两三点的时候麦子就晒好了,虽然并未干透,带点水分正好磨面。

  村里已经用上了电喂子,这个时间磨坊外总是排着队,人们三三俩俩的边等边聊天,农村人把电磨子叫“电喂子”,承包电喂子的百锁叔问主家:“收多少斤面?”,“80斤”,这个意思是100斤麦子磨80斤面,日子过的细的人家会说收90斤,100斤麦出90斤面,剩下的就是麸皮,磨出的面粉会分筛四次,白面,次白面,普通面,再就是几斤黑面,白面主要是给老人吃,蒸出的馍表皮光滑,裂开的口子处散发着麦香,老人们吃馍很有仪式感,掰开用手托着,咬一口细细的咀嚼,尽管嘴里的牙齿已不多了,仍然可以把馍嚼的芳香四溢,馍渣掉在手掌上,拢在手心轻轻的拍进嘴里,即使手心里没有馍花,也下意识的做出这个动作,这就是对白面馍的尊重。次白面和普通粉会分开或者混合在一块,擀成两指宽的面条,男主人用两根筷子把面条挑的高高的,混合着辣子葱的面条被自豪的一口吞下,滋溜一吸就滑进喉咙,脸上就绽开了满足的自我陶醉。娃多粮食紧张的人家会用玉米面,麦面两搅蒸出黑黄相间的咧嘴蒸馍,尽管粗糙,但还是可以捱住饥饿的日子,剩下的就是黑面了,黑面粗糙口感极差,蒸馍太粗糙了,掺在普通粉里反而会影响口感,能干的农村妇女会用来擀面,有了醋和辣子的调味,不至于难以下咽。

  妈把黑面擀成刀背厚的一小片,再切的细细的,码放在案上,黑面是不能擀薄的,因为没有筋性,擀薄了就成不了片切不成条,所以只能擀厚。几个青线线辣子,切成细细的环状放在小碗里,葱花切碎混入,撒上盐备好,油铁勺塞进灶口,大火猛攻,一铁勺油带着火苗“滋啦”一声浇在料碗里,油葱花就泼好了。黑面条扔进锅里,两滾及时捞出倒在案上,不能煮过,过了就“㴰”(方言烂的意思)了,拌上油葱花,抖擞开来,等面条凉下来,挑一碗黑面条,油辣椒油葱花沾在面条上,像黑色细枝上开出的稀疏绿梅花!

  妈和二妈一人一碗,挖一勺油泼辣子,淋上酱油醋,调匀后黑绿红,煞是好看,不吃看着都香,我和姐姐骑在厨房的门槛上喊着:“我要吃,我要吃”,妈笑了“瓜娃先”,一筷头面条放进我们嘴里,嚼几下,我和姐姐不约而同的把黑面吐到地上,粗糙无筋入口即断的黑面条实在让人无法下咽,黑面不像看着那么香么!再看妈和二妈一人一碗,小口咀嚼,吃的似乎很香,每次家里磨的黑面都是妈和二妈在吃,而且吃的很香,我一直想不通,“黑面真的如她们吃的那么香吗?”,唉!当年的孩子怎么能知道黑面的香味呢?现在为人父母的我们懂了,也可以把黑面吃的很香了,就这样两碗黑面条永远留在了我的记忆里!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6/82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