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职高生

  1986年为了适应包钢的发展,包钢教育处分别和包钢选矿厂,耐火厂,洗煤厂合作,在当时的包钢六中,八中,十一中开设了定向职业高中教育培训。坐落于大青山脚下的包钢十一中,共开设有职高5个班,学生有200多人。生源主要是没考上普通高中的,和没考上包钢技校的包钢职工子弟,当时流行的一句话;进了技校的门,就是包钢的人。技校生是铁饭碗,职高生有比例的定向分配,我们非常羡慕考上包钢技校的同学,可以住校不说,还发生活费。考上普高的同学有如凤毛麟角,少的可怜,我们初中部共8个班,等到了高中部,普高才设有1个班。

  说起包钢十一中,远距市区,但在当时的包钢教育界也是名声在外,有一年高考录取人数远超昆区的学校。有好多昆区各大学校的落榜生舍近求远的来张家营子的包钢十一中复读,傍晚时分,鹿西车站等8路车的学生们黑黑压压一片,这时公交公司必加备用车,两辆公交车一前一后,发动机“喘”着,向7号桥缓慢的开去。

  我们高一四班洗煤班,大多都是洗煤厂和焦化厂的职工子弟,别看我们是职业高中班,课本用的是高中乙种本,可给我们带课的全是学校里的名牌教师,如陈校长带过我们语文课,书记程秀英老师教过我们化学课,教导主任李有生老师带过政治课,语文教研组长朱岩老师也给我班带过课。还有高中数学年级组长解老师给我们带过高数课,解老师象棋下的出名。包头市,包钢象棋比赛中都拿过大奖。周日在张家营子电影院前的小广场上,常常围着一大圈人,观看解老师下象棋,棋友们和解老师学步,后来解老师,朱岩老师等去了包钢一中。

  职业班的生源本身就文化课基础差,年级里调皮捣蛋的“名人”大多出在我们班,如外号“三驴”的程国忠。个子不高,大嘴叉子,留着小平头,一身肥裤裆的黄军装,海欧牌白单边布鞋,白边让他穿成了黑边,个子矮裤子长,裤子边向上挽了好几圈。书包里常放着几本掉了封皮的《武林》杂志,体育课上别的同学埋头写作业,他掏出杂志,把杂志靠在粉笔盒上,在教室讲台上看着插图学习打小洪拳,嘴里还,哈,哈,的叫着,某些夸张动作,惹的全班同学忍俊不住,笑成一团。毫不夸张地说,“三驴”是我们班的笑星,后来分在了炼铁厂。上学那会他学习成绩不是很好,确很讲哥们义气。各班学生间难免发生些矛盾,引起点小摩擦,如果我们4班哪个同学吃了亏,“三驴”必去和其理论,有时回来你看见他头上鼓着包,嘴角挂彩,那就是讲不清理时,和别的班同学动手了,因为这,“三驴”没少让校长,教导主任训导。

  我们4班第一任班主任是新分来的大学生刘军老师,大我们4,5岁的样子,内蒙古和林县人,好像包师院毕业,个子高,偏瘦,五官端正,特别有年轻人的活力,穿着当时比较少见的尼龙运动服,白色带红道的回力球鞋。有时穿着学校发的老师制式灰色西服,给我们讲关于穿西服系几颗扣子等知识,他把运动服套西服里面穿,蓝色的运动服领子竖起,白色的宽边拉锁好像领带一样,样子特别的帅,刘军老师带我们语文课,讲起古汉语引经据典,诗词名句,信手拈来。读其中句子时,声情并茂,极富感染力,因此我也爱上古汉语课,我熟记了刘禹锡的《陋室铭》、诸葛亮的《前出师表》;就此我超写了很多,名段,名句,能一次背诵《岳阳楼记》等。下课后刘军老师很少回办公室,和我们围成大圈打排球,外号“活宝”的封宝亮用脚踢排球,一脚踢起,排球飞起老高,女同学们怕落下的排球砸着头,纷纷躲在刘军老师身后,别的班的同学们,羡慕的远远望着,胆大的忙着去追被踢飞的那颗排球,球追回来后也加入了玩的行列。当时的刘军老师,就是学生们的偶像。工资不高的刘军老师出钱给我们班自购了好多书,如《唐诗三百首》,《全国学生优秀作文》,《名人名言》,《茶花女》等,还用班费订阅了《中国青年报》等,语文课代表夏永红同学助人为乐,搬来了家里旧的书柜,报刊架子。于是讲台的右角边就成了读书园地,每周末去课代表那里登记,就可以把书带回家里面读。我们高一四班讲台上方的白底红美术字写着:哈哈~我们是未来的洗煤工。开班会时刘军老师还带头唱歌,如张明敏的《我的中国心》全班顿时歌声嘹亮,惹得别班同学来围观,他们何尝不羡慕我们有这样一位阳光帅气的班主任老师呢?很快新分来的刘军老师美名传遍十一中……我们都以是刘军老师的“亲学生”而感到自豪。同学们那会以为和他一起分来的董老师是他的女朋友呢,董老师戴眼镜,说话温柔,梳着齐耳短发,穿着打扮全似上世纪三十年代小家碧玉。初三时带过我们语文课。巧合的是现在我和董老师成了邻居,董老师前年已经退休,傍晚常见在小区里散步。学校非常看好刘军老师,后来担任了校团委书记。一天刘军老师给我们讲课,课后说因工作需要不再担任我们的班主任了,教室里立刻传出女同学的抽泣声,我的嗓子眼里也好像堵了一团棉花,噎的喘不过气来,眼泪也夺眶而出……上了十几年学的我,首次因老师调走而落泪,现在想想,班里的同学们对年轻的刘军老师的情感非常深,真心的留恋他,不希望他调走。处于16,17岁的我们情感里没有半分虚假,讲台上的他也梗咽了……过了几天刘军老师特意给我们送来一颗新排球。后来刘军老师调任教育处工作,现在是某职业技术学院的当家人了,继续为教育事业做着贡献,偶尔在电视新闻里能看见刘军老师的身影,同学聚会时常常约他去参加。

  后续接任班主任的是教化学的郑彦老师,一直带到我们毕业,那会郑老师30多岁的样子,郑彦老师性情随和,说话和颜悦色,印象里没和我们发过火,我们88年在洗煤厂实习期间,郑彦老师每日骑着自行车奔波于十一中和洗煤厂之间。最难忘的是我们当时学校搞勤工俭学活动,洗煤厂给我们的任务是自卸一辆60吨重的中煤火车皮,郑彦老师带头爬上火车皮,脚踩在松软的煤面里,嘴里还的不停地喊着同学们,同学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安全。火车皮很高,胆子小的女生不敢上去,“活宝”封宝亮起着哄,“下去吧,下去吧”,换来的是一群女生薅住他乱打一气,封宝亮见空逃命般的跳上火车皮,还不忘冲女生们做着鬼脸。你想我们这些学生哪干过这重活呢,大铁锹比女生个子都高,60吨煤,全班同学干了几乎一天,同学们脸上满是汗水,手上打了水泡,穿的衣服也染成了黑色,这时的郑彦老师也满头汗水,凝望着我们。后来洗煤厂工作的同学父母们,看着我们实在是累的不行了,偷偷上去帮我们卸完煤,完成了这次勤工俭学任务。中午去洗煤厂食堂吃饭,班里的李胜一口气干掉了9个馒头,把食堂阿姨惊讶的合不拢嘴,嘴里嘟囔着,“看来把学生小子们累坏了”……

  时光匆匆如白驹过隙。教过我们的老师已经有很多退休了,由衷的感谢母校和老师们,祝愿你们尽情地享受晚年幸福的生活。分在包钢各单位的职高同学们都忙于自己的工作生活,也不经常见面。岁月流逝,我们的脚步也许没有当年那样轻盈,皱纹也会爬上眼角,可不变的是当年的情怀,虽然我们都是一线工人,写出的文不够流畅,但对于包钢十一中,十一中的老师们,我们心中充满感激之情,像大海里的冰山,那些校园岁月时常浮动在记忆深处,冲撞着心扉,永远不会忘掉。它就像一根丝线,穿着颗颗珍珠,滋润着我们,感动着我们。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6/82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