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逃学路上(一)

  彪仔知道自己闯了大祸,老六叔是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了,爷爷陈地主虽然会宠着,也有足够的经济赔偿老六叔的拖拉机修理费,这不是一件小事情,万一老六叔揪着不放,闹不好说不定他们大人之间还会有一场战争。衡量了许久,彪仔决定还是应该逃离比较好!

  山村的早晨,彪仔经过的地方道旁树郁郁葱葱,太阳刚刚露出了小脸蛋儿,小鸟在道旁树枝头叽叽喳喳欢叫不停,彪仔可无暇欣赏这种美。他逃也似地往学校的反方向走去,说来也巧,他居然碰到了出来找拖拉机的扁头。

  早上起来,扁头看见老六叔还在屋里打呼噜睡大觉,而他们家的拖拉机却不见了,想想这个镇除了老六叔再没第二个人会开拖拉机,难不成这拖拉机长了翅膀飞走了?扁头纳闷地想,想着拖拉机要走大马路便顺着路寻找了过来。

  “我把你家的拖拉机开到中学旁边的水沟里去了!”彪仔毫不瞒,干脆竹筒倒豆般全给扁头说了出来。

  “遭糕!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扁头吓得尿都出来了!这个彪仔是他带回家的,他知道老六叔的脾气,即使不是自己弄的,肯定也会把火发到他身上来的。

  彪仔受不了扁头的胆小怕事,盯了他一眼,头也不回地继续往国道上走。此刻的他满脑子寻思着可以去投奔谁。

  “彪仔,你要去哪儿啊?彪仔你这是要去哪里啊?”扁头看见彪仔要走,赶紧跟了上去。

  彪仔不理会他,回忆着所有在外面的亲戚谁可以投靠。突然灵光一现想起了舅舅牛古仔,前些日子妈妈收到他的来信不是说他不是在广州吗?对!就到广州找他去。

  虽说 彪仔走的最远的就是小时侯外婆去世时,跟着妈妈去过那里,就再没出过远门。但毕竟从小在街上长大,听闻过很多事。自从改革开放以后,镇里很多人都出外打工,每每过年回来,他们就会聚在一起说那些外地打工的故事 ,甚至还会商量哪里可以坐卧铺车,还有卧铺车上的一些骗局,好心提醒大家提防免得后面的人还上当受骗。此刻的 彪仔非常庆幸自己能听到那些事情,就这样他凭着记忆走啊走,一转眼的功夫,就走到了他们说的,离家八公里处的卧铺车临时上落点,然而去广州的车却刚刚开走。

  卖票的老板娘斜着三角眼,很严肃地告诉彪仔:“想你们也是没钱的主,即使车没走,也一样不会载你们!18元钱一张的车票钱你们怎么出得起?那可是你们家一年的买肉钱哦!家里舍得给你们啊?”

  “家是回不去的了,既然走到了这里就绝不能回头。”彪仔暗暗想道,翻翻口袋,也就只有平时陈地主给他零用攒下的五角钱。这五角钱还曾让他评为学校的首富呢!要知道,在当时五角钱能买到半斤猪肉,同学们能有几分钱买冰棍吃已经非常奢侈了。

  “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虽然卖票的老板娘说的都是大实话,但彪仔觉得自己还是不能就这样给吓到了。他不停地跟卖票的老板娘打听车行走的路线,以及沿途都会经过哪些地方等等情况。当天出外地的车都已经发完了,没什么事情可干的老板娘,觉得无聊,看彪仔的模样长得还算可爱,总之眼睛高过顶的卖票老板娘居然破天荒跟彪仔聊了很久。

  “欸,小伙子你们这是要去哪啊?”老板娘好奇问道。

  “我也要跟你一起走!”他们聊得正欢的时候,扁头却突然没头没脑地插话道。

  “你不可以跟着我来!”彪仔很生气的阻止。为了甩掉扁头,他突然改变主意,看扁头上厕所的那会儿,决定偷偷离开, 走路去广州。就这样彪仔沿着大马路一直走,扁头从厕所出来发现彪仔不见了,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一向胆小的他,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问了几个人后,知道彪仔是沿着广州方向的大马路上走的,便赶紧追了上去。

  回过头来说说老六叔,他一觉醒来,发现拖拉机和扁头都不见了,以为是他把拖拉机给偷偷开了出去。心里是既担心又欣喜,担心的是都过午了还没有回来,欣喜的是这个孩子总算勇敢地迈出了第一步。老六叔一直希望扁头能够胆子大一点,也好早点出来独挡一面。都一天了吃饭时左等右等,始终不见扁头的身影,老六叔开始坐不住了,担心扁头的不回来是否出了事,他心急地走到大马路上张望。

  “老六哥,你家拖拉机都翻到学校下面水沟里半天了,你咋还这么悠哉啊?”刚从学校回家吃饭的爱民老师奇怪地问道。村里的人都知道老六叔对于拖拉机的钟爱,对于他今天的反常,爱民老师确实有些费解。

  话还没有听完,知道坏事了的老六叔赶紧拿起大钢管叫上老婆,往爱民老师所说的地点走去。

  两千多公斤重的拖拉机凭他们夫妇两的力气说啥也是不可能弄起来的。爱财如命的他,也不得不让老婆去把七大姑八大姨的男人找来帮忙,还提醒一句最多每人只能给到人工费五元钱。

  花了一笔不少的费用终于把 拖拉机弄上来了。老六叔心里琢磨着该怎样收拾扁头让他破了这么大一笔财,可都到晚上八九点钟了,才发现扁头失踪了!刚开始还以为他是躲着怕挨揍。当陈地主找上门来说彪仔也失踪了。他们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他们组织了附近的所有人去找,可谁也不知道他们究竟去了哪儿。而那帮坐了拖拉机的同学为了避免惹祸上身,一个个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沉默不语。

  老六叔初时还想着怎么教训扁头,如今听说这家里唯一的独苗苗不见了,再加上陈地主家的蛮不讲理把彪仔丢失的责任也强加给他,心里是越想越害怕,再也顾不得拖拉机失财这回事了,心里暗暗祈祷千万不能出事,否则即使气死也无法跟地下的祖先交代。

  陈地主不知从哪找来浩浩荡荡的一帮找人队伍,可不管他们怎么折腾就是没有人知道这两个大活人藏哪去了。

  “难不成他们遇鬼了?要不找仙姑算一算?”不知道谁提出了这个主意。

  彪仔妈妈凤姐觉得很有道理,真的去找了一个通灵的阿婆,把彪仔的生辰八字报上去,通灵婆婆哈哈大笑,非常开心地祝贺并要了一笔不菲的算命钱,说还没有算过这么好的命,这个孩子将来会大富大贵,吉人自会有天佑,不必担心,要等十天半个月后才会知道他的信息。

  凡在通灵婆婆这里算过命的人,都说她算得很准,凤姐回家把她的话转述给家人听,这样折腾了那么长时间也没有什么信息,大家姑且相信了通灵婆婆的话,都休息去了。

  扁头终于追上了彪仔,彪仔知道扁头从来没有这样坚决地做过一件事情,如今既然是他自愿追上来的,三百多公里的路途,多个伴好办事。也就开心地接纳了他。他们沿着马路一直走,偶尔路上看见有开拖拉机的,便挥手叫停顺途搭乘一段路。就这样他们走走停停走了两天,终于走到了离杨村不远的一个服务区,突然看见那里停了好几辆卧铺车,想也没想就钻上其中一辆车里躲了起来。他们哪里知道这辆车是开往深圳的,而其他车才是通往广州的。

  说来也巧,因为不是旺季,这辆车连下铺都没有坐满人,车上的乘务员,根本没有看上铺,守在门口数齐了人便叫司机继续开车。刚开始害怕被发现,两个刚刚发育的身体缩在上铺最后面的位子里不敢动。如果一直下去肯定难受,车开动后,发现没人知道,他们便放心地找了个位子安安稳稳地睡起觉来,这两天都没有沾过床的边,而且又正是睡眠最好的青春期,他俩一下子就睡着啦!

  这一睡可不得了了,当他们被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叫醒的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已经来到了深圳的布吉海关。边防员上车检查边防证,才发现车上还有两个小男孩,他们的突然出现,让卧铺车司机大吃一惊,还以为遇见了鬼。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坐上车的。没有边防证又没有钱而且还是个孩子,根本无法证明他们的身份,最后只能把他们赶下车去了事。

  他们俩就这样在布吉关口溜达了两天,肚子饿了,地上捡起人家丢剩的面包碎片与矿泉水就吃,这要在以前,彪仔可是那种被人动了碗都会呕吐半天的,更不要说吃丢弃在地的东西了。彪仔观察着来往过关的人群,觉得有一些人说的话很有意思,有点像普通话又有点像客家话很是有趣。于是就跟在那些人后面学着说。正在他沉醉在语言带给他的喜悦中时,警察来了!

  “你们不是前几天藏在卧铺车上的那俩个吗?没证件咋不回家,还在这里影响市容?”查车发现他们的警察一下子认出了彪仔。

  “我们……我们……”扁头打着哆嗦害怕地躲到彪仔后面。

  “我们没钱坐车回去!警察叔叔,请您们帮帮忙,送我们回家好吗?”彪仔突然恳求道。

  彪仔原本是个良善的孩子,知道自己闯祸把老六叔家的拖拉机弄坏,已经够不地道了,自己一个人什么苦都可以受,可如今却还要让扁头跟着来受苦,而且还让家里面的人为他们担心。思前想后,他决定要想办法把扁头送回去。不管回去会受到怎样的惩罚。万一扁头再有什么事情,他肯定会内疚一辈子的。

  警察们经他一说,觉得也是!如果他们有能力回去,谁会愿意睡大街捡垃圾过日?考虑到他们还没成年,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们混不到饭吃,干出什么坏事来那可就更麻烦了,而且还好影响到特区建设?就这样警察们特意打电话回彪仔家乡了解到情况属实,便专门派出一辆警车把他们送回当地派出所。一直在寻找孩子的老六叔俩家人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通知后,知道两个孩子们能安全回来,便早早地等在派出所接人。孩子马上就要回来了,老六叔会不会为难他们呢?请看后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6/81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