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69

  第九章 隐约心事(1)

  一九一四年,沈存礼军校毕业,拒绝了许沂的帮助没有选择去他父亲的麾下,而是和同届的校友们一起去了袁大总统的部队,时局纷乱不已,部队里派系混乱,他是耿直的人,不会左右逢源,晋升得不快,但是自打上次见了念章的果敢独立,倒是把即刻建功立业衣锦还乡的念头灭了灭,所以,并不急躁,一面安然度日,一面准备去国外的军事学校进修的事情。

  念章十九岁了,沈伯远不再焦心忧虑她的婚事,因为,担心也没用了,这个年纪的姑娘已经不可能嫁入高门大户做原配的正室少奶奶,何况她不仅在今古斋经营生意,还常常约同一些书画家与古玩字画铺子,共同抵制做假货的黑心商人,这种抛头露面格外引人注目,门第相当的生意人家多是赞叹她的能干,却不愿意娶这样一位少奶奶。

  她也无心嫁娶,得偿所愿考取了北平女子师范学校,专门学习绘画,自己也努力,又是姚茫父校长的钟爱的女弟子,得到很多指点,在金石篆刻与绘画方面俨然有一代新人的气象,作品颇受赞赏与推崇,每每看到如是,所有关心她的人,也就都把婚事放下不再提,毕竟在军中,还有一个念念不忘的沈存礼。

  存礼、念章,两个人的婚事,沈伯远也再没再提起过,也没放下过,两个当事人,一个似乎没想起来,一个似乎是早就忘记了。

  念章不仅在学校、买卖场里风生水起,因为要去上学,每日清晨的理事变成下午,放学之后直接去今古斋听大掌柜的汇报,处理一些事物,晚饭后听孟婶儿请示家中的事情,早餐务必要与沈伯远同吃,自己画画的时候多半在清晨和晚间。

  沈家被她管理的井井有条,窗子上糊的绵纸换成玻璃,油灯换成了电灯,念章喜欢亮亮堂堂的样子,还喜欢西洋的家具,后院三间正房都换了装饰,中厅里是一套皮沙发,东面卧室里一张拔步床换成铜架子软床,西面的房间是一排柜子,挂满了衣服,还买了一台留声机,有时候让玲珑给摇着手柄放西洋唱片。

  她不是事必躬亲的人,又是几处忙活,将身边的小丫头训练的格外有眼力,往往一伸手就有可心意的东西到手里,玲珑虽然年纪小,但是机灵聪颖,收拾画具纸张最是妥当,人也勤快,每天晚上务必要把念章的衣服整理熨烫好,然后就陪着念章画画写字,送茶送水都恰好合适。

  “小姐,我看街上的女学生都流行剪短发,您怎么不剪啊?”玲珑把浅蓝色的上衣和深色裙子挂在衣架上,端起茶杯递给刚刚写完最后一笔字的念章。

  念章端着茶杯喝了一口,放下,伸直了胳膊舒展开筋骨,舒舒服服地说:“剪了短发怎么戴珠花啊?天热了,这套校服洗洗收了吧,把浅蓝色的旗袍给我拿出来。”

  “好。”

  “也不知道骑自行车难不难,我想买辆洋车。”念章时常与玲珑有商有量的,这个小姑娘似乎已经替代了刘妈的角色,除了银票和黄金不给她管,大约是觉得她还是太小了。

  “好啊好啊,能不能让我也学着骑。”

  “行,明天让孟伯去买,买来了你先学,学会了再教给我。”念章对着镜子摆弄一枚赛璐璐发卡,昨天去洋行看自行车的时候买来的,十分精巧,“你看这个配旗袍还不错吧?”

  “不好,我觉得这个剪了短发才好看。”

  “就是,白买了,你拿去玩儿吧。”念章一伸手递过去。

  玲珑也不客气,习惯了,拿过来对着镜子别在头上,说:“小姐,我去剪个女学生的短发可行?”

  “行啊。”

  “还是算了,哪有丫头剪短发的,小姐不小姐,大姐儿不大姐儿,走街上人家还以为我是八大胡同的清倌人装女学生呢。”玲珑拿手一捋刘海儿,别在一个还算是妥当的地方,很是俏皮。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6/80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