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恋足癖

  宝宝,今天来了一些新朋友,希望你们也能喜欢我写的故事。这个故事依然写人性与爱情的复杂,希望大家能喜欢~不喜欢的话~也许你会喜欢明天的故事~我喜欢喜欢读故事的你~么么哒

  凌霜降

  A

  这一次,她是坐着警车回来的。那个民警让我们给她找个开锁公司,说她的钥匙锁屋里了。

  她站在警车旁边,小小的,瘦瘦的,一直低着头。

  我今天上夜班,刚刚来,不知道她今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我想,必定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她一直在发抖。穿了一件印着小熊宝宝的粉色睡衣,睡衣很宽大,约是好的纯棉布料,于是又勾勒出了她未着内衣的自然胸形,小小的,却浑圆,坚挺。我心一热,意识到不能再看着她的胸,于是把视线往下移,然后便看到了她没穿拖鞋的右脚,路灯的微光下,那只脚真是小巧润白,五颗脚趾头整齐排列,粒粒浑圆饱满,就像诱人的白葡萄,让人想一只一只地吞下去。

  她到底是长得诱人的。一只脚,就令我想得这样色情。

  B

  楼道里。我脱下外套给她披上,她拒绝了,说谢谢。我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一下子就把衣服给她披上了。她端在门边,仍然低着头。

  她怎么那么瘦那么小呢,她有多少岁?二十五?还是二十三?她为什么哭?我不知道。我想把自己的鞋脱下给她穿,又觉得太唐突。虽然是下午才换的袜子,可我的脚出汗,怕臭到她。

  我认得她。平时,她喜欢穿黑白灰三色的衣服。总是一个人,很多时候都是开着她那辆黑色的德国车进进出出。我特别注意过她,觉得她跟别人不一样。这个小区有钱人不少,年轻女孩开十几万的车也算正常。我不相信她是一个二奶。她并不妖艳,朴素,干净。

  很想抱抱她,说不要哭,有我呢。

  可是,我知道,自己没有资格。

  C

  开锁公司的来打开门后,我跟着她进门去,看了看卫生间,有热水器,就打开了。屋里很乱,我把倒下的饮水机电视机都立好,她仍坐在沙发上,哭泣和发抖。她仍只穿着一只拖鞋,那一只美丽圆巧的右脚仍然赤裸着。三月的夜,地板是很冷的。我找到那只丢掉的拖鞋,放到她的脚边:先穿上,一会水热了,一定要用热水泡泡脚,不然会冻病的。

  她没说话。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我想我应该离开的,可我所做的却是去卫生间等了一盆热水,端到她的面前,帮她洗脚。她挣扎了一下,我按住她:没事。我在洗脚中心做过,洗完脚后你就没那么冷了。

  她的脚长得非常美。皮肤白皙泡光滑,脚趾粒粒小巧圆润。我不是恋足癖,可我想,就是让我用嘴巴一颗一颗地将这脚趾洗干净,我也愿意。这样想的时候,我未免想到了一些其它,这些其它,如一场盛大的春梦,十分销魂。

  可我知道,除了用我的手爱她的脚,我什么也不能做,我甚至不能安慰她哭泣的心。

  D

  那个男人,在我把洗脚水倒掉之后,回来了。看到我,立即黑了脸:你在这里做什么?!她赶紧走过来,声音忽然收起的了悲伤,很温柔地说:没事。是保安,他带开锁公司的人来开门。男人说:为什么不叫我?她没作声。只是向我微微的欠腰,说谢谢你,辛苦了。

  电梯里遇见一位同事,说:知道吧?727室那个开德国车的女人,是个三儿。都三十了。下午那个男人的老婆带着人来打她了。都闹到警局里去了。

  我没作声。莫名其名地沮丧。那个男人,是我的姐夫。那个打她的女人,是我的姐姐。很巧,我刚来这里工作一个月。便发现了姐姐口里那个在外金屋藏娇的姐夫在这小区出没。我欠了一些钱,便去向他借,他不肯。他说:你和你姐一样,都是吸血鬼。只会问我要钱!

  这个男人,小气,自私,无情。于是,我就把这事告诉我姐,我说:你给我五千块,我就把姐夫跟那个女人的地址给你。只是我没想到,姐夫的女人会是她。更没想到,我姐对付的人不是出轨的男人,而是她。

  我知道我姐的性子,她打人,快,准,狠,决不手软。我又从小不长进,如果我不是她唯一的弟弟,我早给她打没了命。

  E

  借着巡逻的机会,我又去了727。这栋楼的隔音效果真的不太好,我站在门外,很清晰地听到了门里她和姐夫的争执,姐夫那装腔作势的声音在吼:我要去砍了那个臭娘们!她似在阻止:不,不要去。他们会报警的。你会犯法的。

  她的声音尚有哭腔,柔柔弱弱。我能想象得出她的样子,那么瘦,那么小,挡在五大三粗的那个高大男人面前,神情又温柔,又坚决。

  门忽然打开了,男人骂骂咧咧地走出来,推了我一把:你他妈的在这里做什么?

  我紧握拳头,这个男人,他背叛我姐,我没什么感觉。可他竟对她这样粗暴,我的怒火很莫名。

  她赶紧出来拦,男人粗暴地推开她,大步走向电梯。

  她约是想喊他回头,却知叫不回他,有眼泪在她眼睛里转着,却没掉下来,那些眼泪一定积了很多吧,多到只是一眼就把我的心给融掉了。

  我想说。没事的。别害怕,我跟着他。

  我没说出口。我控制住走过去抱抱她安慰她一些什么的念头,转身下楼。

  E

  十点,她坐在窗户前,没有拉窗帘,一个小小的剪影,很瘦,很薄,胸形很美。我很想冲上去告诉她,不要再担心他了,那个男人根本没去打架,他甚至没有出小区,只是在她在这阳台上绝对看不到的那个拐角的草坪上抽烟而已。

  看着她,我很想去打架。去和姐夫打架。但当我走到那个草坪时,那男人却已经不在哪里。

  隔着窗户,我看到她给那个男人做饭,那个男人从背后楼着她,我无法想象她的表情,是在哭泣吗?或者,已经欢笑?

  看着727阳台窗帘后交缠的剪影走进屋里,我忽然生出了很强烈的羡慕与妒忌。我羡慕那个男人,妒忌那个男人,可以那样拥抱她,与她鱼水相欢。

  这念头在我脑海里纠缠不休,令我疲惫不堪。

  F

  早上八点,她起床了,拉开窗帘,在给男人做早餐。

  我已经下班了。我本应该在睡觉的,可是,我睡不着。于是,我抽着烟,在小区里走来走去。

  她一直在做家务,先是把窗帘拆下来洗,然后拿到楼下晾晒。再然后洗衣服,被子。下午的时候,她在洗车。

  我把自己的自行车拖出来,就在她旁边洗,去提水的时候,就顺便帮她提两桶。她看着我,好一会儿,才说,是你呀。谢谢你。她跟我说话了,我一下子来了劲儿,干脆卖力地帮她洗车。她穿了一条牛仔裤,人字拖,十粒脚趾,粒粒完美。

  望着闪闪发亮的车,她说,上楼来喝点儿饮料吧。

  我本想拒绝的,可是,我看着自己跟着她走进了楼道。

  H

  她给我倒果汁。低头的时候,我看得见她开领口的毛衣里,那件黑色的蕾丝内衣。她的胸小小的,很圆,很白,一定是又软又滑的。

  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她在诱惑我。可转瞬我又为自己的这个念头而崩溃,我只不过是一个小保安,她凭什么诱惑我。

  房子只是一个小单身公寓,并不大,我坐的沙发,离她的床很近。我能闻见床单上那种属于她的味道,淡淡的香,不是香水,是体香。昨晚,在她还给我的外套上,也有这种味道。我深深地深深地呼吸,就像我刚刚拥抱了她,正闻着她美好的味道。光只是想象,我便要春情勃发。我暗暗并拢自己的两条腿,试图掩饰一点正在兴奋的尴尬。

  喝果汁的时候,她坐在我旁边发短信,发完短信,她便盯着我看,我读不懂她此刻的眼神,闪着一点点的光,越加楚楚动人。然后,她把手放到我的大腿上。

  我确认了。她真的在诱惑我。为何?来不及想原因,欲望与惊喜突如其来,我拥抱着她,怀里的身体瘦瘦的,小小的,胸一如想象中那么柔软,皮肤也那样光滑如丝,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只觉得我似被一场盛大的春梦袭击了,我来不及想为什么,我只想亲吻她,一如我想象中的那样,亲吻她的嘴唇,她的脖子,她的胸,还有她的腿她的脚趾。真的,她美好得像一个梦,我很想横冲直撞,可是我不敢,我怕我太用力,这个梦会被我扯碎。

  I

  可这春梦终于还是碎了。当我含住她的第九个脚趾头的时候,她诱人的娇喘声忽然变成了尖叫,很大声的尖叫,然后是挣扎:非礼呀。强奸呀。救命呀。

  我说过,这栋楼的隔音效果并不好。更何况,她叫得这样大声。更何况,她喊的内容这样吸引人。

  很快,便有人使劲地敲门。也许有同楼层的业主,还有我正在值班的同事。她衣衫不整跌跌撞撞地去开门,所有的人一下子都冲了进来。

  很快的,我姐夫,还有,我姐,似约好了一般,拔开人群走到了前面。

  我来不及想,他们为何同一时间出现在这里,我愣愣地看着她抓住床单包住自己瑟瑟发抖:求求你们,帮我报警。

  我的姐夫给了我一个拳头,我跌落在冰冷的地板上,衣襟不整,裤子甚至还在膝盖上,我姐扑过来,使劲打我:你能不能争气些,你怎么净给我添乱!我上辈子欠你的了吗?

  J

  她不告我。条件是我姐离婚。姐夫顺势跟我姐说:只给你现在住的房子,别想再要钱。我姐很生气,一边咒骂,一边打我。我很想看看她此刻的眼神,可是,我的头很重很重,我无论如何也抬不起来。

  我丢了保安的工作,灰头土脸地在公路边盖了个棚子,帮人洗车糊口。我姐再嫁了,还是整天搓麻将不管事,偶尔跟我说:你快点存钱娶媳妇吧。娶了媳妇我就再也不用管你了。

  我很想回那个小区看看,她到底和我那个前姐夫结婚没有,那个自私的花心的男人有没有对她好。可我骑着自行车在那小区周围转了很多圈,终究没有进去。

  那天,有对情侣来洗车,那个女人,年轻妖艳,那个男人,高大威猛。他们很亲密,无论是谁,都可看得见,这是一对偷情的男女。

  没错。这个男人,正是我的前姐夫。而那个妖艳的女人,很显然,不是她。

  我心里那一点,积压了很久很久,却一直在蠢蠢欲动并未熄灭的火种,轰的一声点燃了。我将手里的吸尘器高高举起,向那个男人砸了过去。

  K

  派出所里,事隔一年,我终于再见到她。还是那样瘦,小小的身子,小小的胸,穿一双露趾的凉鞋,十只脚趾,粒粒白皙圆润。我不是恋足癖,大概只是因为那是她,所以只看到她的脚都觉得是勾引。

  可她急急地查看那个男人的伤口,眼神充满了心痛爱怜。她一眼也未看我。

  这真令我绝望。

  警察问我:你为什么打人?

  我想说什么,可最后我听到的是自己嚎啕大哭的声音,这哭声,那么干燥,那么无望。像一颗永远也无法发芽的种子,不死心,却没有发芽生长的机会。

  <完>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5/80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