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草头王(3)

  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人的秉性是很难改变的,虽然上了初中,但彪仔草头王的习性一时半会还是难于改变。其实如果以他平时的成绩推算,那分数是绝对上不了中学的,只有爱学习的好孩子才有机会,老师家长都把考大学跳出龙门的希望寄托在好孩子身上。都说久入芝兰之室,而不闻其香,环境会影响人。中学教室清一色爱学习的孩子,远远就能闻到朗朗读书声,满满的都是爱学习的气氛。尽管彪仔草头王的本性如骏马在内心驰奔,玩虫吞噬着他的大脑,他不断变着玩的花样去诱惑同学,而同学们却熟视无睹,父母经常挂在嘴边的前途左右着他们要好好学习。没人附和他玩,光杆司令的彪仔也就弄不出什么幺蛾子来。

  此刻的彪仔突然感到非常孤独,显得跟这个环境格格不入。可既然考上了,读书的日子还得必须混下去啊!慢慢地,他也让同学感染了,只能自己去适应这种环境,不得不静下心来跟着大家好好学习了!说来也真是怪,以前读死都不会背的课文,现在只是在课堂上认真听老师讲一遍便可以轻松地背诵出来,彪仔突然发现其实读书也不是难事。从没考过及格的彪仔,这会儿知识更深了,却反倒能考及格。陈地主觉得彪仔已经长大懂事,就不再跟以前那样时时盯梢他。

  中学的压力毕竟还是大,同学们都在拼命读书,因为他们的父母没权没势,读书这条路是他们能过上好生活的唯一途径。企图跳出龙门的孩子们。一个个晚上不敢早睡,早上又不得不早起,可对于春眠不觉晓的他们来说,早起 真的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被陈地主训练多年,习惯了早起的彪仔却不一样,他不管多晚睡觉,早上四五点钟都会准时起床。

  这一天早晨,晨风吹散了梦魇,才四点多,窗外的吆喝声就把彪仔给吵醒,也许是十五的原因,窗外的月光照得整个街道特别明亮,彪仔看见隔壁店的老六叔又在教儿子扁头怎样开拖拉机了。扁头是彪仔的同学,因为没有考上初中,只好跟着他爸学开拖拉机拉货赚钱,只见眼屎布满双眼的扁头,一边打着呵欠,一边嗯嗯嗯嗯地回答他爸,可搞火棍搞了半天也没能把拖拉机启动器点着火,生气的老六叔大声责骂着,哪里能考虑到这是早上会影响到左邻右舍休息。

  彪仔趴在窗台上静静地偷窥他们父子俩,听着听着居然听出了门道,原来开拖拉机居然是如此简单,只要有搞火棍把它启动,方向盘抓稳就能开走。

  可是不管老六叔怎么教,扁头就是学不会,彪仔隔窗看着偷笑。这个扁头读书不行,学这个“死道术”也那么地笨,彪仔很自恋地想着自己这个没有师父教的人肯定都会强过他。突然有了想去偷开拖拉机的欲望,期盼着哪一天也能抓抓这方向盘。

  老是教不会,又没办法的老六叔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因还要急着赶去石灰厂装了石灰,送到邻镇做房子的人家里卖,看见扁头还在连连打哈欠,怕跟去耽误事,只得放他回家睡觉。

  彪仔觉得没意思便起床刷洗好去上学,一路上他骑着自行车去学校,脑子里不时浮现出老六叔教扁头怎样开拖拉机的情形,几次差点撞到人都没反应。七扭八歪地骑自行车,路上的人都害怕地以为他中了邪、遇了鬼。

  彪仔的心思全放在了怎么开拖拉机上,老师在课堂上究竟讲了什么,他一句没听进去,就这样恍惚了一个多月,他利用各种机会窃听老六叔教扁头的知识。当他确认自己应该可以把拖拉机开走的时候,便不断寻找机会想要去尝试。可老六叔是个非常谨慎之人,又加上一个镇就他老六叔那么一辆拖拉机,赚钱多那是肯定的了。在他没有认同扁头开拖拉机的技术之前,连自己的儿子都不肯随便放手让他去碰。担心一旦技术不行把拖拉机弄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所以老六叔不管去那儿都会把搞火棍拎在身旁,时时守着唯恐有什么闪失。

  有些时候人就是这样,越是不容易得到的东西,就越想尽一切办法企图得到,彪仔也不例外。嫌弃扁头蠢笨,从不跟扁头嬲的他,为了能够有机会开开拖拉机过瘾,他挖尽心思找扁头的好处,适时地去他家逛逛。

  老六叔总爱贬低扁头,这样更让人嫌弃到连一个朋友都没有,疼爱孩子的老六婶听了心里很不舒服,想骂老公儿子就是随他性格才会这样,知道老公性格加上想想事实也确实如此,话到嘴边又吞了进去,每每想到他,除了偷偷抹眼泪也别无他法。

  这些日子彪仔的突然过来找扁头玩,老六婶的心里总算踏实了一些,觉得自己的孩子起码不会差到,像他爸说的那样没人理会,其实她又哪里知道,彪仔的心里 ,打着的却是想开拖拉机的小九九?

  为能留住扁头的这唯一朋友,每次有什么好吃的,老六婶总会留一份给彪仔吃,而圆滑机智的彪仔总能说出好听的话,讨老六婶欢欣。老实说老六叔虽然做着载货的独门生意,家里经济收入不错,但他那不喜欢洗澡又有狐臭的味道,在空旷的地方倒没什么,如果在他那漂亮的小洋房里,房子虽然漂亮,但那味道感情是会把人给熏死的!所以几乎没有人会去他家,就这样彪仔反倒成了老六叔家的贵客。

  关系熟络了,偶尔东西多的时侯,老六叔也会把搞火棍递给彪仔让他帮忙捎回他家。一来二去,彪仔便掌握了老六叔行车的规律。当老六叔再次让他帮忙拿搞火棍回家时,知道老六叔第二天没接货,会睡到八点以后才出门,彪仔便特意把搞火棍拿到靠窗的位置,而且还故意把窗户的栓子弄坏。只要他从窗户外面一伸手就能拿到。

  第二天一大早,做梦都想开的拖拉机啊!彪仔足足等待了半年之久,终于逮到了偷开的机会。让陈地主训练习惯早起的他,准时五点不到就起了床,冬天的早晨总是亮得晚。但南方的鸟儿却不懒惰,仿佛也知道彪仔激动而又兴奋的心情,早早地在枝头欢叫。第一次用搞火棍启动拖拉,彪仔以为要用很大的力气,模仿着老六叔的样子拼命搅动,没想到居然他也跟扁头那么笨,弄了半天也不见反应。每次看老六叔就那么轻松一搅动,拖拉机就会“突突突”地启动了。彪仔不断的转换姿势,“突突突”声起,终于让他启动了!太激动,太兴奋了!人就是这样,往往喜欢自恋,彪仔也不例外。这么好的事情怎能不与人分享分享呢?想到这里,他立马想到了以前经常叫村里孩子们上学的情景。

  “对!叫上他们,一起感受感受坐拖拉机上学的滋味!”要知道,他们中的人还从没靠过拖拉机的边呢,更不要说坐了。想到能服务大家,彪仔窃喜不已,自己实在是太优秀了!就这样,村里的男男女女共十多个孩子,挤在拖拉机上可开心了!彪仔嘱咐他们扶好便启动拖拉机往学校方向去。

  第一次开拖拉机,成功把他们送到学校后。他又把拖拉机开回原位,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再把搞火棍送了回去后。便哼着歌一路小跑上学。有了第一次的成功,彪仔便又想着第二次的尝试,再加上其他孩子的鼓动。在一个下雨天的早上,彪仔又像上次一样把老六叔的拖拉机偷开了出来,这次来坐拖拉机的孩子竟然有二十几个。开拖拉机还得靠力气。就在大家兴奋快乐地商量第三次计划时,碰巧下坡,拖拉机就像一头不听使唤的牛,彪仔想让它转左,而它却偏转右。彪仔知道拖拉机失控了,不敢吭声,惊吓到其他人,反而更不好收拾,只是手忙脚乱地把持着, 脸上的汗滴大颗大颗地掉下。几个年龄较大的男孩发现了问题,便想办法帮彪仔。但最终因为刚下过雨,路面滑,加上车上的人多,太重了,而他们毕竟还是孩子力气小。拖拉机头实在把持不住,最后由于惯性偏离马路居然冲进路边的排水沟里。幸好小朋友们反应得快,在还没有坠入水沟前,早已纷纷从拖拉机上跳了下来,所幸没有人受伤。

  彪仔瘫坐在地上,几个大孩子则组织其他人想办法把拖拉机弄上路面。可要想把这庞然大物 弄上来谈何容易啊?拖拉机是开不回去的了。

  “这可怎么办啊?这可怎么办啊?”彪仔一想到老六叔揍扁头的样子就害怕,如果知道是自己干的坏事,老六叔会不会像揍扁头那样揍他要了他的命呢?拖拉机坏了,老六叔会让他们家赔多少钱?家里人听了他又闯祸会不会不要他了呢?此刻的彪仔一想到这些问题更是忐忑不安,一边像疯了似地念叨着“该怎么办?”一边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就赶紧离开。其他孩子知道会有大难临头便如鸟兽般散去。

  这个草头王,闯出了这么大的祸。结局会怎样呢?他这又要去哪儿呢?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5/79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