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9

  第十九章

  “明日一早,连城你去慎府走一趟。”魏老爷开口。

  “是,父亲。”

  魏连城应声。

  三人商定好对策,魏连城轻轻扣上门,回房。

  上巳,白天的阳光好到让人误以为是夏天来了,入夜之后的风又刺骨十分。魏连城紧了紧衣领,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一室寒凉,他在孤灯下,像他大哥魏连熹那样屈起右手食指轻扣桌面。这是他们兄弟两个共有的习惯。

  如果大哥醒来,一定会怪他的。可是,自他说出“慎春蔓”三个字的那一刻,他已经回不了头了。

  就好像,他爱上慎春见,抛弃了佛法,背叛了大哥一样,回不了头。

  辗转反侧一晚也没睡着,魏连城早起去查看提亲的礼品。魏府的下人做事很妥当,几乎没有他需要费心的地方,此时,他只需要领着下人出了魏府的大门,过了池桦桥,往洛雨街走到尽头再转个弯,就是慎府了。

  出发之前,他往大哥魏连熹的房间走去,轻轻推门。

  魏连熹仍旧躺在床上,面色很差,气息微弱。魏连城居高临下地看着魏连熹,这个从小比他身体好,比他讨父母亲喜欢,比他成熟稳重,比他优秀的大哥,此时,只需他轻轻捂住他的口鼻,不消几分钟,这个从小挡他光的大哥,就能...

  魏连城的手慢慢移了上去,触碰到魏连熹鼻子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他鼻息的热气。人还是活的,他飞快缩回了手。

  出了房门,魏连城领着下人往慎府方向去。

  魏家人的突然上门,着实让慎家吃了一惊。

  看着魏家下人扛着礼品的架势,慎家当家人慎武荣还没等魏连城开口,就告知他:“我慎家嫡女不可能嫁给贵府魏大公子的,请回吧。”

  要是在之前,慎武荣一定满口答应,但昨天魏连熹落水昏迷的事情已经传遍了京城,他不可能不知道女儿嫁过去是为了冲喜。

  他虽恋慕权势,但这笔生意,不合算。

  魏连城闻言,几不可察的挑了挑眉:“我魏府今日求娶的是贵府的二小姐慎春蔓。”

  慎武荣默然想了想,没有正面回复,微微点了点头:“请先进正堂吧。”

  在刚刚那一瞬间,他早已经盘算好了。在这种时候,嫡女嫁去魏府,不合算,说出去也不好听。但是嫁庶女,能攀上魏府,这笔生意还可以。

  魏连城随着慎武荣往里走,嘴角露出轻蔑的笑。

  一行人往正堂走去,两个小厮偷偷往后院溜。

  梨院。

  慎春见正在家里干着急,此时不知道魏连熹怎么样了。

  小厮跑进前院,还未进门就对着屋里喊:“小姐!小姐!”

  “说过几次了,不要大声喊,你小姐我...”

  “魏府来人提亲了!”小厮插嘴。

  “啊?”慎春见心里一惊,随后又是一喜。即使魏连熹永远醒不过来,她也愿意嫁给他。

  “魏府求娶的是二小姐。”小厮补充。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这句话,慎春见忽然浑身乏力,四肢渐渐冷起来。“魏府求娶是是二妹,不是我...”

  她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无力感,这种无力感把她整个包裹起来,像是要把她淹没。

  “我去找爹!”慎春见站起来往正堂去。

  此时正堂,慎武荣和魏连城相谈正欢。两人各怀鬼胎,各自的目的都即将达成,当然开心。

  “那婚礼就定在三日之后的吉日,您看如何?”魏连熹不想多等了。

  “好!好!好!”慎武荣说。

  魏连城前脚刚走,慎春见就到了正堂。

  “爹!”

  “这门亲事我不同意!”慎春见急急开口。

  慎武荣还没来得及开口,门外有人接话:“我的婚事还轮不到别人同不同意。”

  慎春蔓一边说一边踏进正堂的门槛。

  “爹。”

  “嗯。”慎武荣点头。

  刚刚小厮跑到杏院告诉她魏家派人提亲的事,她的心里就翻起了波涛。

  魏家的权势,她知道。

  魏连熹的情况,她知道。

  她在慎家的地位,她知道。

  慎春见喜欢魏连熹,她也知道。

  所以,何不就此拼一把?

  “爹,女儿自知身份不如长姐尊贵,但是我自己的婚事,我希望我自己能做主。我同意嫁进魏家,为了爹爹为了慎家,即使嫁过去就成为寡妇女儿也不后悔。”慎春蔓在慎武荣面前跪下,一边陈情一边抹眼泪。

  “起来吧,爹知道了。”慎武荣伸手把慎春蔓扶起来。

  “走,和爹去你娘房里。”慎武荣没理慎春见拉住慎春蔓往后院走。

  魏府。

  魏连城办好事情之后,独自在房间坐着。

  桌前一碗牛肉一壶酒。

  过了这么些天,他还是吃不惯荤食,一吃就吐,可他仍旧在苦苦挣扎,一定要逼自己吃下去。

  毕竟,路是他自己选的。

  三天后,吉日。

  从三天前魏家就开始着人准备了,一切事情都紧张有序地进行。虽然这次魏家和慎家的喜事很仓促,但是魏家还是尽了最大的努力让两家都体面。

  完成接亲任务的魏连城躲到了后园,眼看事情要办成了,他越来越慌。大哥那天提起慎春见的笑容和上元节莲花灯旁少女的脸,反反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里。他站在木桥上,低头看池子里的蓝鲤鱼。这池子的鲤鱼还是前年大哥从东山的寒潭里捞回来的,说是给他放在池子里,看书累的时候看看鱼看看天休息一下眼睛。魏连熹出事当天,池子里的鱼接连翻了白肚皮,一大个池子里也就只剩这一尾了。

  他蹲下,仔细看那尾鱼,心里微微泛酸,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会变成这样一个人。

  不知不觉已到掌灯时分,前面的宾客传来好消息,说魏连熹已醒,只是神经衰弱睁不了眼睛,嗓子嘶哑说不了话。大家都夸慎家的二小姐八字好,旺夫。

  魏连熹床前,魏夫人拉着好不容易醒过来的大儿子的手轻轻抚摸:儿啊,你放心,连城已经告诉为娘你中意的是慎家的小姐了,等成完婚你的身体就能完全恢复了。

  魏连熹的神智尚未完全清醒,但他感受到娘温暖的手,还有她说的“慎家小姐、成婚。”虽然还不能开口,但他的心已经逐渐恢复正常的跳动速度。

  真好啊,他终于能把春见娶回家了,虽然不是他认为的最好的时机。上巳落水那一刻,他就记起,自己梦里的那个人原来就慎春见,一直以来,都是她。这一次,无论如何,他都要抓住她。

  吉时已到,魏连熹被搀上轮椅去喜堂。他能感受到风从脚下穿过,能闻到喜烛的烟味,还有淡淡的药火气。耳边还有宾客们议论的声音,一开始是微小断续地飘到他的耳朵里,像是来自遥远的湖对岸。后来,他听到的声音慢慢清晰了起来。

  “魏家公子真的醒了,那位真是神医啊!”

  “啊呀,真的太神奇了。”

  “慎主簿真是厉害能攀上这门亲事。”

  “听说还是魏家主动交亲的!”

  “竟有这等事...”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

  “听说魏大公子和慎家二小姐很早就私定终身了呐!”

  “慎家...二小姐!”

  魏连熹听到这句话很想睁开眼睛看看旁边的人到底是谁,但无论他怎么努力,还是睁不开眼睛。

  “夫妻对拜。”

  “礼成。”

  一切尘埃落定。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没有人能发现得了魏连熹内心的挣扎和不安,大家都满心欢喜,为着他的苏醒,为着这门亲事。

  在魏连熹这短暂的一生里,今天是他最不安的日子。他多希望,是他听错了,猜错了。他想把婚礼先暂停,可惜礼已成。他想揭开新娘的盖头,可惜他动都动不了。

  在他还在猜测的时候,他听到那最熟悉的女声在喊:“魏连熹,不要和她成婚!”

  是慎春见!

  他拼命地想睁开眼睛,他仿佛能看到少女在他身后的样子,可他什么也做不了,胸口突然一滞,一口血从口中喷溅而出。

  魏连熹昏迷过去,血撒喜堂。

  慎春见...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