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8

  第十八章:魏连熹落水

  虽然惊讶,但他还是依言端去了牛肉和烧酒。送完膳时,他在魏连城的门口想了想,抬脚往大少爷魏连熹的房间走去。

  “大少爷,二爷用膳了。”

  “好,下去吧。”

  “是...用了牛肉和烧酒。”小厮良雀补充道。

  “好。”魏连熹轻轻点头,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良雀轻轻和上门,退了出去。

  魏连熹端坐在桌前,屈起右手食指轻扣桌面。

  日色西沉,已是掌灯时分,木窗大开,灌进来冷风和蜡梅的香气。

  窗前那株蜡梅,是魏连熹和魏连城自梁河溪边挖来的一株小树,经过10多年的细心养护,年年花开满园香。

  同样是梁河溪边挖来的蜡梅,种在魏连城窗前的那株,这么多年来却始终不肯开花。夏季的枝叶倒是繁茂,所以魏连城仍旧留着它。

  魏连熹起身往魏连城房间走去,正准备扣响他的门,魏连熹听到门内有呕吐声。这么多年没碰荤食,今天吃了牛肉一定是反胃了。魏连熹站在门口略微想了想,回头离开。

  这之后的好长时间,两兄弟都没见面。魏府那么大,如果不是特意要去见一个人,光是凭着缘分,相见也难。

  三月三桃花泛,水涨阳气升,上巳佳节,魏连熹接到时府长子时迁的邀约,“同去水边一游。”

  去年上巳节,他被时迁泼了一身的水,要不是知道春见要去,今年他都准备在家看书了,毕竟秋闱将近。

  把自己收拾妥当之后,魏连熹一个随从都没带,自牵了快马出城。

  上巳风暖且柔,魏连熹骑在马上,突然想起早上收到梁河溪边柔三娘送来的五彩蛋,里面夹了纸条:今日不要靠近水边。

  魏连熹紧了紧缰绳,放慢了速度。

  这时,后边马蹄声渐近,魏连熹还没来得及回头,锦衣少年已骑在前头:“寒之!快跟上,磨蹭什么!”

  魏连熹看时迁快马在前,也顾不得柔三娘的警告,夹紧马腹,跟了上去。

  行到西郊,魏连熹缓步往水边走去。远远看见慎春见和一群姑娘坐在亭子里。

  看到魏连熹走近,慎春见轻轻笑了笑,像小猫儿一样半眯着眼睛。

  公子哥们在岸前三三两两站着,小童树下烹茶,看见魏连熹,忙递了一盏茶去。

  “你看我这一幅新得的淳于厌的真迹。”

  “我这鼻烟壶上的字你猜猜是谁写的!”

  “你看我这扇子,你摸摸这扇面。”

  ...

  魏连熹听到那群公子哥们的议论声,脑子嗡得一响,“真是吵闹......”

  魏连熹把茶杯递还给茶童,扶了扶额,往回走。时迁应该是比他早到水边的,此时却不见踪影,他有点担心。

  “寒之!来帮忙!”时迁拖着一大颗枯枝缓步走来。

  “等会我们去水里抓鱼烤来吃!”

  “何必这么麻烦,让小厮去旁边渔民家买点鱼就行。”

  “真真是没情趣啊。”时迁一边说一边摇头晃脑。

  魏连熹上前给了时迁一个毛栗子,“你自己慢慢拖吧,这样有情趣一些。”

  虽然魏连熹对时迁的提议不太赞成,但是仍旧拿了鱼竿,端坐在河边。姑娘们倒是对这个提议很赞成,纷纷离开亭子,站到了少年的身侧观察。

  魏连熹余光看到慎春见摇着小扇,站在了他的身旁。女孩的温软香,偷偷跑进了他的鼻息。

  “上巳节,洗一洗澡吗?”春见开口,用很小很小的声音对魏连熹说。

  女孩子家家的敢说这种话。

  魏连熹看了一眼春见,“夜深人静的时候再洗,才能达到祓禊的效果。”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们小声嘀咕什么呢?”闲散人士时迁晃悠到了魏连熹的身旁。

  不仅闲散,还瞎主意多,还没有眼色。

  “你去忙你的,我的事情你别管。”魏连熹抬头,瞥了一眼时迁。

  “鱼竿都在你们手里,我又没有!”

  “你为什么不多拿几竿?”

  “我哪知道你们今天都这么积极勤快。”时迁嘟囔。

  魏连熹心里笑他纯且蠢,今天在场这么多姑娘,公子哥们不得表现一下。

  “一边去吧。”

  “鱼竿也借我玩一玩!”时迁不等魏连熹回答,就上手去抢鱼竿。鱼刚咬饵,魏连熹半蹲着身子准备收线,时迁正好扑上去,岸边湿滑,魏连熹身子一歪倒进了河里。

  时迁险险收住身子没有掉进去。

  众人看到有人掉进河里先是一惊,再看到水里的人是魏连熹,纷纷开怀大笑。

  “你今年就好好洗一洗吧!”有人调笑他。

  魏连熹可是全才,凡是说的上来的技艺,他都会。

  可是游泳,他,不会啊...

  这里只有时迁和他相交最久,知道这个事情。

  等时迁回过神,听见慎春见在他耳边喊:“快救他!他好像不会游泳!”

  “魏连熹不会游泳!”他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话音未落,他纵身下水,身旁的李卿言也下水帮忙。

  魏连熹在水里浮沉,呛进了好几口水,被时迁和李卿言救上岸之后,脑海里意识消失前的那一刻,他想起了柔三娘的纸条:今日不要靠近水边。

  众人手忙脚乱把魏连熹送回魏府,慎春见不好进去,只得在家等消息。魏府众人看到大少爷全身湿透、昏迷着被人抬着进魏府大门,都被吓了一跳。老爷不在家,魏夫人急的差点昏了过去。

  “大夫请了吗?”

  “快去把老爷请回府。”

  “把二少爷也叫来。”

  一众人手忙脚乱。

  魏连城跑到魏连熹房间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大哥毫无生气的躺在床上。大夫面色凝重,对着魏夫人摇头。

  “请您节哀,还是尽早准备后事吧。”

  “不是说就呛了几口水吗?怎么就救不回来了!”魏夫人大喊,嗓子已经嘶哑。

  那大夫只是摇头,“请您节哀。”

  “去请李神医来。”魏连城对旁边的小厮说。

  “我父亲去西山采药了,要下个月才能归家。”李卿言一直随着众人把魏连熹送回魏府,此时和众人一起在房间里。

  “不是说梁河溪边的柔三娘医术高明吗?去请她来也许还有救!”一个公子哥想起坊间百姓的闲话,不管有没有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那快去请。”魏夫人连忙开口。

  “不用请了。”门口传来柔亮的女声,一个穿着杏色裙子的少女拎着药箱走进房间。

  “请你们先出去,我自会救他。”

  众人虽然疑惑,但是这位少女语气笃定,面色沉稳,众人被她的表情唬得主动退出房门。

  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少女打开房门,对着魏夫人说:“他暂时无虞,你只需在一个月内给他办一门亲事,他就能醒来。”

  魏夫人虽然生在封建社会,但却是一名不信神佛不迷信的女人。但是到了自家儿子的性命面前,她突然就相信了,只要能救自己的儿子,她什么都愿意做。

  送走各位公子哥,魏老爷、魏夫人、魏连城关了房门,坐下商议魏连熹的亲事。

  魏夫人记得魏连熹和她透露过自己已经有中意的女子,但是他神神秘秘准备到秋闱之后再告诉她到底是哪家的姑娘,所以魏夫人也不知他看中的是谁。

  “连城,你知道你大哥喜欢的是哪家的姑娘吗?”魏夫人询问二子,即使是冲喜,魏夫人也希望自家儿子能娶到心爱之人。

  连城脑海里闪出了那张脸,在莲花灯旁的笑晏,在他梦里出现许多次的女人。

  那时他并不知道她的身份,后来他尾随魏连熹出门,看到她和魏连熹在洛雨街的月色下散心,他打听到,她是慎主簿的嫡长女慎春见。

  魏连城扭头看床上昏迷中的魏连熹,心里阴暗的想法纷纷上涌。

  “他要是永远醒不过来,那...”

  “即使让慎春见嫁给他,他也不一定能醒来吧,那这样不是害了她吗。”

  脑海里是纷杂的思绪几乎要把魏连城摧毁,最后,他咬了咬下嘴唇,开口:“是慎侍郎家的庶女慎春蔓。”

  “庶女...”魏老爷开口,没有把话说下去。

  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他魏家绝不可能容许长子娶一个主簿家的庶女的。但是现在,估计也没有哪家肯把自己的嫡女嫁给魏家的。

  “那...老爷?”魏夫人开口询问。

  “明日一早,连城你去慎府走一趟。”魏老爷开口。

  “是,父亲。”

  ....

  未完待续,请点赞后阅读下一章。

  (这回有点贪心,想要150个赞,能帮我达成愿望吗,晚安)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