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6

  第十六章:套话

  苏衡向各位长辈问好,被春见安排在太师椅上坐着,淳于溪递了一盏茶给他,他轻咪了一口,下一秒,陷入了昏睡中... “苏衡!”春见看他昏倒立马上前,她狐疑地看了看他面前的茶盏。 淳于溪笑了:“我可没给他下迷药啊,他只是喝醉了。” “咱们淳于乡的酒可不是凡品,凭他酒量再好,酒劲上来了也挡不住!”大舅淳于山接腔,哈哈大笑。 “好了,你带他去西厢的客房吧。”淳于夏开口。春见和大舅一左一右扶着苏衡去客房。 从正堂到西厢说远不远,说近不近,苏衡大部分力道都压在淳于山身上,春见只是在一旁虚扶着。 经过园子,春见远远瞧见峥嵘亭的柱子上缠绕着一朵朵蓝紫色的朝颜。那丛朝颜从前年开始就没开花,没想到今年开得这么盛。三人走上木桥,水里的几尾蓝鲤红鲤听到声响都往他们的方向游。“一群贪吃的家伙!”春见腹诽。 把苏衡扶到了西厢的客房,春见替他盖上被子,又去洗手间洗了毛巾给他擦脸、擦手,她做这些事的时候,淳于山就在一旁冷眼看着。 “淳于家捧在手心里的孩子,现在竟然还要照顾别家的臭小子。”淳于山心里感慨万千。春见帮苏衡收拾妥当,一转头竟发现大舅还在一旁的凳子上坐着,眼睛直勾勾得盯着床上的苏衡。 “大舅,你干什么...”春见心里发毛。 “这小子晕得及时,我本来还想试探他几句的。”淳于山嘟囔。 春见无语,她摸了摸脖子开口:“要不...大舅你先去休息吧,我看着他就行。” “你先去吃午餐吧,大舅看着他。” “不用不用,大舅你去吃吧,我在车上吃了东西还不饿。”春见说着就把淳于山拉着往外推。淳于山也实在是饿了,立马忘记媳妇的嘱托,出了门走了。 春见拖了凳子坐苏衡的床边上,看他舒展着眉毛,睡得特别香,靠近闻,还有酒气,所幸不难闻。 “苏衡。”春见在他耳边轻轻喊他。 没应。 “苏苏!” 苏衡微微“嗯”了一声,声音轻到春见以为刚刚只是她的幻觉。 他动了动睫毛,没有继续说下去。 春见继续发力,她之前听艾衡说,男人喝醉之后最老实,她今天决定试一试。 “你想喝水吗?” “嗯...” 很好,想喝水,说明还有意识。 “你喜欢我吗?” “我喜欢春见。” 春见偷笑,很满足。 “有多喜欢她?” 那边迟迟没有声音,春见把头凑过去听,也没有听到回应,只有他浅浅的呼吸声,呼得她的耳朵暖融融的。苏衡翻了一个身,背对着她。 春见只得跟着他跑到床的另一侧。 “苏苏。”“嗯?” 很好,意识又恢复了。 “你谈过几个女朋友?”这个问题春见早就想问了。 没回应。 春见没有放弃,继续发问,“你谈过几个女朋友?” 春见蹲着,脑袋趴在床边,姿势些许猥琐,不知道苏衡有没有听到她的问题,他的大手往春见的方向一捞,把她的脑袋搂进了他的胳肢窝里... 咯吱窝里暖暖的,但春见真心觉得这个姿势太...“不堪入目”了。她轻轻挣扎,可苏衡那斯,臂力惊人,春见扭了半天也没出来。 呼吸逐渐困难起来,春见张开嘴,咬了他的手臂一口,苏衡吃痛放开。 她还是不想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继续发问:“你谈过几个女朋友?”这次她半蹲着,把半个身体靠在他的胸前听。 蹲了半晌,也没回音,就在她要起身的时候,苏衡的大手又是一捞,这次她清晰的听到他说:“不要再离开我。” 春见没敢动,以一种非常累人的姿势任由他抱着,直到她的腿麻了,她才轻轻从他的怀里出来。 他的眉毛紧皱,表情痛苦,像是梦到了什么让他感到害怕的事情,他突然大喊了一句:“回来!不是那辆车!不是那辆车!” 这声音和语气怎么那么熟悉,“不是那辆车...”春见想到了上午她在高速上做的那个梦,梦里她终于跑到了光明的地方,可是却上错了车,重新坠入了深渊。 她又看到了苏衡发尾跳跃的色彩,耳边有女声:“崔晏!崔晏!快点,再不出门灯会上的头彩都被别人拿走了!” 眼前的苏衡仍旧锁着眉头,春见伸出手抚摸他的眉毛,缓缓开口:“崔晏。” 视线里,她看到苏衡张开嘴,吐出三个字:“怎么了?” 春见的脑袋里如有惊雷,她的直觉告诉她,苏衡就是那个梦里面反反复复出现的男人! “你叫什么名字?”春见继续确认。 苏衡轻轻侧了侧脑袋,回答她:“我叫苏衡。” 她默然想了想,换了一种提问方式:“崔晏是谁?” “是我。” 听到答案的那一刻,春见的心前所未有地跳到起来,“咚咚咚”感觉只要她张开嘴,心脏能走口里跳出来,她摸了摸心脏,感受它的力度,有些微的不舒服,两只手有因为紧张,也凉了,她预感到,她今天将会得到一个答案,那个答案是她以前一直想知道,又无从询问的。 她很想把苏衡摇醒,向他提问,可是她推他,捏他的脸和耳朵,他就是不醒来。这一刻,她恨不得去村口菜市场借大喇叭,对着苏衡的耳朵大喊“快醒来。” 正当她想效仿王子吻醒白雪公主的法子亲他的时候,门外有声音在说:“春见,你该去吃午饭了,我来看着他吧!” 春见猛地回头,看到大舅母淳于溪笑着走进房内,盯着她笑的别有深意。 “大舅母。”春见喊。 “我还不饿。”她继续说。 “不行,不饿也要吃午餐,你外婆还在桌前等你,你不去吃饭,她不下桌。”淳于溪一边说着,一边把春见往外拉。 春见看了看手腕上的月相表,已经下午1点30了,平常这个时候外婆早该去午睡了,她没有办法,只得回头看了一眼苏衡,踏步往正厅走去。 因为心里有事,春见手拿着筷子,没有多吃几口,光是发呆。 春见是淳于夏一手带大的,看她那副表情,心里明白了大概。她摸了摸春见的手说:“遇到什么难事了,和阿婆说说。” 春见扭头看淳于夏,她温煦的笑容映照在她的眼眸,小时候她身体差,阿婆在她身上费了很多心思,每当她晕倒后醒来,总能看到这双眼睛盯着她,即使不说话,也能给她带来力量。不管她遇到什么难事,阿婆总能帮她妥善解决,可是...这次的事儿,她要怎么开口。

  “阿婆。”春见放下筷子,抱住眼前的人。 淳于夏摸了摸她的脑袋,知道她还不想告诉她,孩子长大了,有些事,即使她再怎么厉害,也有帮不上忙的时候。 “没事,乖,等你想说的时候再告诉阿婆吧。” 在淳于夏的“逼迫”之下,春见即使再没胃口,也吃了一小碗饭,送淳于夏去卧室休息之后,春见往西厢走去。 仍旧是经过庭院,春见在木桥上喂了一会鱼,抬脚往峥嵘亭里走去,此时朝颜仍旧开着,在风里轻轻颤抖。 峥嵘亭是八角亭,据大舅说这个亭子之前的烧毁了,这是她母亲出生那年新造的,灰瓦木柱,重檐翘起,造型精美,古意盎然。

  地势较高,四周水面空阔,是园子里赏景的好地方。

  小时候的春见有段时间非常爱来这里吹风,直到有一回表哥和她说,这个亭子是因为要压住某个妖精才建造的,吓得她很久都不敢来。

  后来年纪慢慢变大,胆子也变大,见识也多了起来,自信自己阳气足,行得正坐得端,妖精耐她慎春见没办法,于是每次回阿婆家经常来峥嵘亭一坐就是一下午。

  她坐在木廊上吹风,心里慢慢安定下来。长久以来的疑问能在今天得到解答,她应该感到开心的,不应该像现在只有疑虑重重。 想清楚这些,春见起身,往西厢走去。 答案就在眼前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