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5

  第十五章:女婿红

  春见又给苏衡和男子递上了水,男人扭头道谢,看到了春见,惊讶:“春见?”

  春见仔细一看,竟然是村里开杂货店的刘建好,可是印象里他也就30来岁,怎么现在看着这么苍老。

  “刘大哥?”

  “嗯!是我!你回家看外婆?”

  “是的。”

  两人一番寒暄,苏衡专注开车。

  缓行了快1个小时终于开到了村口,此时雨停了,风吹散了云,天空大亮。

  把刘建好送到他的家门口,苏衡斟酌了一下开口询问:“刘哥,可以在你家洗个澡吗?”

  刘建好看面前的小伙子满身泥污,连忙答应:“好的,请进。”

  趁着刘建好带苏衡进去洗澡的空档,春见下车,把前排两个座位的坐垫都解了下来扔到后备箱里去,她知道苏衡有轻微的洁癖,于是连他的方向盘春见都仔仔细细用湿巾帮他擦拭干净了。

  刚刚那一个小时,他一定是坐立难安吧,不过刘建好在车上,他都没有表现出来。

  想起之前陈昼还发短信告诉她说,“苏衡的风评很差,上学的时候仗着自己成绩好家世好,对很多人爱理不理,老是冷脸,还伤了许多姑娘的心...”

  那时候春见看过就忘了,她一向只相信自己亲眼所见的。现在在继“陈昼烦人精”之后,春见又在心里给他安上了一个“长舌男”的标签。真不知道自己以前怎么那么眼瞎的,春见好笑。

  等苏衡洗好澡出来,春见已经把前排收拾妥当了。苏衡一坐下来,春见就从后排伸出手:“老板,给点小费。”

  苏衡顺势拉过她的手,亲了一下她的手心。

  “够吗?”

  春见羞得立马缩回了手,假装没听见。她这个人,撩是要撩的,但是每次都被撩,次次铩羽而归。

  苏衡偷笑。

  春见在后排通过后视镜打量他,“嗯,很帅,很满意,外婆一定会高兴的。”她在瞎想的档口,苏衡已经开到了春见外婆家门口。

  春见往外面一看,顿时吓了一大跳。

  门口乌压压站满了人,“大舅二舅三舅舅公舅婆淳于叔淳于婶张哥李哥王哥李嫂赵嫂姜嫂....”

  春见呆了...”他们这是干嘛?赶集吗?”人群里也没看见外婆和外公。

  春见在车上想了一会儿,还是带着苏衡下车了。众人看他们两个下车也没有言语,全体目光灼灼盯着苏衡看,任苏衡多么淡定,被他们这么看着心里也有点发毛了,不过因为他长期经常性“面瘫”,所以即使阵仗这么大,他的表情管理还是非常得当的。

  人群中小小骚动了一下,春见看到大舅妈二舅妈三舅妈拿着一篮子酒杯正在一个个分发。

  春见的脑袋“嗡”了一下,她突然想起小时候曾听人说的“淳于乡灌酒试炼法”,本来以为是传说,结果...她开始替苏衡担忧了,抓了抓他的衣袖,准备逃走...

  舅妈们分完了酒杯,又从内室里捧出了酒,站在春见面前微笑。

  “大舅妈...”春见怯怯开口“能不能...”

  没等她说完,大舅妈淳于溪就看向苏衡说:“我们淳于乡有个规矩,凡是女婿第一次上门,一定要喝酒,我们不说停,就得一直喝。如果你真心喜欢我们春见,那你就拿起我手上的酒杯接受挑战吧。”

  春见听到“女婿”两个字,脸蛋立马红透了,她和苏衡八字还没一撇呢,舅妈怎么这么说。

  “大舅妈,我们还没...”

  “好。”苏衡看了一眼旁边脸红的春见,又看向淳于溪开口道,说着就拿了淳于溪手中的酒杯。

  春见三年级的时候就回梁河市了,虽然听说过“淳于乡灌酒试炼法”但是从来没有见过现场版。苏衡的酒量她也不清楚,除了第一次见面两人一起喝过酒外,之后再没看他喝酒。

  “我们逃走吧。”春见凑到苏衡身边对他轻声说。

  “相信我。”苏衡摸了摸春见的脸开口。

  既然他都这么说了,春见就决定跟在他身边,密切观察他的反应,实在不行,她就装晕。春见略微看了一下那伙人,粗略计算也有50来个,此时此刻春见看到舅舅们拿着酒杯一副不把他喝倒就不姓淳于的模样,心里更加没底了,舅舅们的酒量,她是知道的,那简直是...酒坛本坛。

  挑战正式开始了。

  众人的酒杯里已经事先倒满酒,苏衡走一步,淳于溪往他杯子里倒一杯酒。

  一倒,一喝,干脆利落。

  苏衡走了15步,喝了15杯酒,此时距离淳于家的门槛还有一长截。

  春见看他一边喝酒一边还对着敬酒的长辈们微笑的模样,心里无限心疼。所幸他的步伐尚稳,还没有醉态,可是淳于乡的酒后劲足,春见还是担心。

  春见跟着他,他走一步,她跟一步,这条熟悉的回家路,在今天异常难走。他在前面过关斩将,而她只需要盯着他、相信他、陪伴他的感觉,真好。

  继续走了15步路,喝了15杯酒,春见感觉他的步伐已经没有那么稳了。她相信他,可也心疼他,“苏苏,不喝了吧,我进去和外婆说说。”

  此时苏衡拿着酒杯,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利落,对面的长辈已经对着他举起了酒杯。

  “长辈敬酒,没有不喝的道理,别担心,这都是好意。”苏衡对春见轻轻说,下一秒,举杯,喝酒。

  春见数了数,后面还有14个人,快了,快了,她安慰自己。外婆明明说是带回来“看看”,原来是这个“看”法,她有点埋怨外婆不事先说,不过如果事先说,她一定不舍得带他回来的。

  苏衡终于走到了大舅淳于山的面前,再喝完这一杯,就完成挑战了吧。

  “小伙子,不错啊。”淳于山拍了拍苏衡的肩膀。

  淳于溪给苏衡杯里重新满上酒,苏衡一口饮下,春见心里长吁一口,终于好了!

  “继续吧。”淳于山往苏衡身后指了指。

  “大舅你不是最后一个吗?怎么还要喝!”春见连忙开口。

  “春见,我们的规矩是说停才能停,现在大家还没满意,大家伙说是吧?”

  “对!”众人回答。

  “我说可以停了!”

  “你说不算。”

  “那要谁说?”春见被他们逼急了,感觉下一秒眼泪就要出来了,只不过是回家看一眼,怎么还要被别人逼着喝酒,如果不是亲戚,她早翻脸了。

  “好了,好了,你们差不多可以了。”门内走出一个老人,满头银发,正是春见的外婆淳于夏。

  “阿婆...他们欺负人。”春见委屈巴巴,正想揽住她的手,可是转念一想她才是始作俑者,瞬间就停住了手。

  “怎么?不理阿婆了?”淳于夏开口。

  “阿夏,你啊,就知道欺负春见。”春见的外公淳于湖也从门内走出了,对春见招了招手:“春见,过来。”

  “阿公——”春见上前抱住淳于湖的手臂。“可以停了吧?”

  “问你阿婆,我们淳于家她做主。”

  “阿婆~”春见走过去拉淳于夏的手。

  “一起进去吧。”淳于夏终于松口。

  苏衡立马松开了淳于夏的手,过去搀苏衡。

  看着空落落的手,淳于夏心里感叹,“女大不中留哇。”

  苏衡把半边身子靠在春见的身上,缓缓走进淳于家的内堂,明清时期的老宅子,天井透光,两个大缸里养了几尾红鲤。

  虽然是第一次来淳于乡,但苏衡觉得这个地方有异常熟悉的感觉,像是之前来过很多次。

  五堰市淳于乡,在外人看来是一个十分神秘的地方,乡里大多数的人都姓淳于,少有外姓之子。女性的地位特别高,家里一般都是女人当家做主。

  乡里的人非常敬畏神明,据说淳于乡的后山上住着一位神仙和几只狐狸,她能让老儿变少年,上可入天,下可落黄泉,只要是她想救的人,没有救不活的。

  有人说她性子很不好,脾气暴躁,凶残十分。也有人说,她很温柔,小童偶入深林不得归家,她亲自送出,还给小童一袋子板栗。所以即使是居住在深山里,有些树林他们也不会轻易进去打扰。

  苏衡向各位长辈问好,被春见安排在太师椅上坐着,淳于溪递了一盏茶给他,他轻咪了一口,下一秒,陷入了昏睡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