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4

  第十四章:带你回家

  “回家吧。”山上风大,苏衡担心春见受凉。

  午休时间,校园安静非常,秋日的阳光给万物都加了柔光,春见好像看到亭子前的岩土在闪闪发光。她看向苏衡,发现他的发梢也在发光,头发边沿恍惚间还有闪耀的色彩跳跃。

  春见突然间,看到了好友艾珩眼中的世界,那个她听过她描述很多次,却未曾得见的色彩世界。

  艾珩是世界上非常独特的2%,一位让很多人羡慕的四色视觉者,她能看到比常人多100倍的颜色,一条普通的碎石路,在艾珩的眼里都多姿多彩。

  苏衡看到春见盯着他的头发发呆,抬手按住了她的肩膀询问:“怎么了?”

  春见回过神,“没事,你头发是不是剪短了?”她随意一口说,本想糊弄过去。

  “嗯,昨天带小满去剪头发我顺便也剪了。”

  没想到还真剪短了...

  两人缓步走下山。

  刚走到山脚下的路灯旁,春见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一眼屏幕,弯了嘴角,立马接通柔声说:“阿婆!”

  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春见在这头一边点头一边说:“好的,好的...知道了,那我这周六回家。”

  挂断电话,春见扭头看苏衡,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衡难得看她那样一副表情,心里暗笑,“慎春见同志,有什么困难就说,我一定帮你办妥当。”平淡无波的语气加上故作正经的表情。

  春见心里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上去扭他的手臂,没想到苏衡手臂一转一抬,就把她的小手握在了手心里,还在她的手心里挠了挠。

  春见的脑海里瞬间想起那首广场舞歌:“噢!你是我的小野猫,喵喵喵...”

  她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什么小野猫,他明明大狼狗,不不不,他应该是草原上最“阴险狡诈”的狼。她轻轻抿了抿嘴唇,开口:“我外婆说想要见你,让我下周六带你回去看看。”

  春见快速说完,低着脑袋看脚下的落叶,等苏衡的回答。

  苏衡看着面前低着脑袋的姑娘,她光洁修长的脖子,微微泛红的耳朵在他的眼皮底下,他忍不住抬手摸她的后脑勺。他的手宽厚有力,声音沉沉:“好。”

  苏衡这个人,自从遇到春见,真的说了人生中最多的“好”,无论她讲什么,他都心甘情愿说“好”。

  春见的外婆家在五堰市的一个小山村里,从梁河市开车过去要4个多小时,其中还有一段是山路,泥泞异常,很多车下雨天都不敢往上开。

  周六一大早,天气晴朗,两人买了一大堆礼物驱车前往。车上了高速,春见就犯困了,可她又怕苏衡也犯困,只得打起精神来逗他。

  “苏苏。”

  “嗯?”

  “表哥。”

  “嗯?”

  “衡哥儿。”

  “嗯?”

  上次在苏宅春见就听到小满喊他“苏苏”,她一直也想这么喊他一次,平时都不好意思喊,今天他开车,她也被要求坐在后座上,所以大起胆子这样喊他。

  “你说要是我们村里的小姑娘看上你,把你留下来做压寨相公怎么办?”

  “你会来救我吗?”

  “我打不过她们,我们村里的姑娘都太强悍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量逃出来,如果逃不出来,那我一定也会为你守身如玉。如果做不到,那我即使死,也不会从了别人。”

  苏衡俨然一副贞洁烈男的语气。

  春见:...

  “春见。”苏衡突然喊她。

  “嗯?”

  “你困了就睡觉吧,我没事的。”苏衡刚刚在后视镜里看到她连打了几个哈切。

  “好。”春见昨天睡得太晚,今天实在是困。

  一分钟入梦。

  梦里春见在深山老林里奔跑,林子里雾气很浓,天色微曦,脚下每跑一步就离光明更近一步。

  身后有追兵,举着火把的汉子们在她的背后威胁:“你逃不出去的!你给我停下来,被我们抓到就让你生不如死!”接连不断的咒骂声在追赶她,她越跑越急,每次眼看要跑出林子,可是下一秒还是有树木在前面挡路。

  梦境无限延长,她越跑越累,但是心里有一股力量支撑着她,让她即使身体麻木也不停下脚步,终于跑出了密林,前方有一辆马车,她心里知道,上了那辆马车她就能逃走,正当她掀开帘子,跨上了一只脚,后面有声音在喊:“春见!回来!不是那辆车!”她后背发凉,还来不及扭头看来人的脸,脚腕就被车里的人牢牢扣住:“等你很久了,死女人。”下一秒,她被拽进车里,而背后的声音也逐渐消失在意识里。

  “春见!春见!”春见被苏衡摇醒,春见睁开眼睛,看到放大版苏衡的脸,满脸的担心。

  她在想,这次还是没能看到那个男人的脸。

  春见伸出手抱住苏衡,把自己的额头贴向他的额头,感受到鼻腔里都是他的气息,心里终于安定下来“苏苏,等到了外婆家,我有话对你说。”

  春见早想把以前做梦梦到那个人的事情告诉苏衡,可心里一直有疑虑,但这次,她像是下了决心。

  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他会相信她。

  苏衡抱紧春见,轻轻拍她的后背安抚:“好。”

  看到春见的情绪稳定下来,苏衡驶离了服务区,看天色暗下来,苏衡担心会下雨。

  刚刚高速上,真的是把他吓到了,春见在座位上大口喘息,眉头深锁,可是在高速上又不能马上停下来,只得加速开到服务区里。

  他看到后视镜里的春见还是一脸懵的状态,开口逗她:“怎么了,刚刚是不是梦到被豺狼追赶了?”

  “没有。”春见兴致缺缺,不想搭理他。

  “春见,你的额头上长痘痘了。”苏衡没头脑说出这句话。

  吓得春见赶忙从包包里掏出镜子看,一看,果然...没长痘。

  他净瞎说。

  不过春见也被他成功逗笑了,瞌睡虫赶走一半。

  行驶了3个多小时,车子终于驶下高速,天色也越来越暗了,明明还是大早上。车子继续行驶,苏衡刚开到山脚下,天空几声闷雷就追随而来,几声雷还未停歇,大雨就已落下。

  可是已经行上了窄小的山路,也没有可以停靠的地方,苏衡只能减速缓行。春见有点担心,从座位上直起身子观察路况,远远望去,前面大树边停靠着一辆桑塔纳,打着双闪,有个男人淋着雨在车旁。

  苏衡减速停车,摇下车窗询问:“这位大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吗?”

  眼前的男人一脸焦急,看到有车停下来脸上瞬间有了喜色。“轮胎陷到泥里了,开不出去,我这是二手车,车老了,动力不足。”

  苏衡顺着男人指的方向看了看后轮,左后轮小半个陷到泥里,他估计那块地方原本应该有个土坑,天下大雨,土塌车滑,车右边就是山崖,苏衡看着男人在车边走,赶紧提醒他:“现在雨太大了,在这边不安全,你要去哪我先送你去,等明天雨停了再来取车吧。”

  “这是我吃饭的家伙,留在这山上我不放心。”男人看苏衡没有下车帮忙的意思,下着大雨也不好勉强别人,只能对着苏衡苦涩一笑:“没事儿,我自己想办法,你先走吧。”

  他40分钟前车子陷在这里,来来往往10来辆车子,苏衡是第一个停下来问他需不需要帮忙的,已经算是很好了,他扭头,自己拿着树根继续填坑。

  眼前的男人,看着有40多岁了,穿着普通,但是眼神里却有着一股劲,一股不管怎么样都不放弃的劲,让苏衡略有动容。看着男人被大雨淋湿的背影,苏衡转头对春见说:“我下车帮忙,你在车上别下来。”他靠边停车,打了双闪。

  白衬衫爱好者苏衡,就这样冒着大雨穿着白衬衫下了车。“大哥,你上车,我在后边帮你推。”

  男人感激地看向苏衡,点了点头。他坐进车子里,点火踩离合,手动挡的老桑塔纳在雨里真的难起步,他打了三次火才发动车子,但即使有苏衡在后面帮忙,车子仍旧是赖在泥土里不出来,两个人就这样反反复复地试了很多次,春见在车上看的着急,好多次想下车帮忙都被苏衡制止。

  雨越下越大,苏衡的衬衫完全被雨淋湿,勾勒出男人的宽肩窄腰。要是在平时春见看了一定会好好欣赏一番,可是这时候她只担心他会不会感冒。

  继续启动继续试,又是反反复复好几回,仍旧没有效果。那男子扭头看着一言不发帮忙的苏衡,长吁了一口气,下了车子:“兄弟,真心谢谢你的帮忙,你还是先上车走吧,我自个儿再看看。”男人看到苏衡的白衬衫湿透了,泥土点点滴滴像水墨画儿一般涂满了衬衫。

  “还是先上我的车走吧,比起车子,你对你的家人更重要。”

  男人透过雨幕看着面前的苏衡,刚刚帅气的小伙子现在和他一样一身狼狈,但是表情仍旧没有丝毫不耐。他终于松口:“哎,好吧,那我明天再来接他。”

  两人终于一起上了车子,春见连忙给两人递毛巾。

  男人上了车,发觉自己把人的座位都弄湿了,满脸羞愧连声道谢抱歉。苏衡看着副驾驶上一直在道谢的男人,有些微微尴尬,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只是打开了暖气,调整了风向对着男人吹。

  11月末的山上,还真是冷的。

  春见又给苏衡和男子递上了水,男人扭头道谢,看到了春见,惊讶:“春见?”

  春见:...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