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2

  第十二章:往事如烟

  他相信,只要他开口,春见一定会和他重新在一起,哪怕她已经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也有办法让她回头。

  可是现在,他清清楚楚看到,她的心,已经完完全全没有自己的位置了。

  时间倒回高二那年冬天。

  梁河市下了第一场雪,天地皆白,梁河一中操场边的几棵雪松经过一夜的大雪,已经完完全全披上了银装。明天就是圣诞节了,男生女生们都各怀心思,年轻的脸庞下有按奈不住的激动。

  春见起了个大早,偷偷摸摸溜到魏连城的座位上,往书桌里塞了一个大苹果,四下无人看见,她慢悠悠晃到食堂,吃了一大碗辣油小馄饨。

  吃完早餐,她拎着两个大肉包回教室坐下,同学们陆陆续续进教室,她盯着前门看,等通校生魏连城踩着上课铃进教室。可是直到上午第四节课上完,魏连城都没有出现。

  第二天一早,雪已经不下了,但是积雪还在,从寝室到教学楼的那段上坡路很滑,春见走得小心翼翼还是一屁股坐到了雪里,那一下摔得很疼,她坐在地上好半天没起来。

  春见习惯早起背英文单词,现在这个点都没有过路的学生能扶她一把的。当她感觉那阵痛快要缓过去的时候,听到身后有“吱吱”的踩雪声,下一刻,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出现在了她的眼前,是一只很好看的手,只可惜虎口处有一条5厘米的疤痕。那手的主人问她:“同学,你还好吗?”

  春见抬头看到了来人,是一位年轻的男士,看着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穿着黑色的呢大衣,脖子上还围了一条深灰色的围巾,“来,我拉你起来。”那人把手往前递了递。春见拉住了那人的手,站了起来。她昨晚把眼镜落在了教室里,现在眯着眼睛打量眼前的人,也看得不太仔细。

  “谢谢你”

  “没事。”那人转身走了。

  春见摸了摸自己的屁股,发现裤子都湿了大半,只得返回寝室去换,等她换好裤子到教室,人已经坐满了大半,大考将近,大家学习都格外上心。她往魏连城的座位上看了看,还是没人。上完满满当当的四节课,春见和好友伍樾从食堂吃饱回来,终于看到魏连城出现在教室里。

  他好像心事重重,书包放在桌子上,盯着窗外一动不动。春见由远及近走过去,还假装咳嗽几声,他也没有扭头和她打招呼。“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我送给他的苹果。”春见心里想。

  班主任陈璟侗在这时从门外走进来,她敲了敲黑板,原本吵闹的同学们都安静了下来。“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大家。”

  “老师!是要开圣诞晚会吗?”大家一下子就骚动起来,互相讨论着。

  “咳咳。”陈璟侗咳嗽了一声继续说:“今晚学校邀请到了一位从英国留学归来的本校学长给你们做演讲,晚读结束以后班长组织一下带你们去体育馆。”

  “啊!不用晚自习了好开心...”

  “又没有圣诞晚会!”

  “我不要啊!没有圣诞晚会看个电影也好啊!”

  “听说那位学长是个天才,家世也不凡!”

  教室里顿时吵闹起来,大家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好了好了,午休吧。”陈璟侗说。“虽然不开圣诞晚会,老师还是祝你们圣诞快乐。”

  “老师也是!”

  梁河一中之前一直是有圣诞晚会的,但是有一年因为举办圣诞晚会,有学生出了意外,学校之后再也不允许学生举办晚会了。

  下午四节课,春见都魂不守舍。魏连城今天连一眼都没往她那个方向看。上完四节课,到了晚饭时间,天又下起了雪,雪势比昨天还大。

  圣诞节下雪,想想还挺浪漫的,不过春见一点也开心不起来。礼物没收到,送出去的礼物人家也没回音。

  春见拉着伍樾特意往前门走出去吃饭,这回,魏连城终于开口了:春见,你等一下,我有话对你说。”伍樾听闻对春见挥了挥手,眨了眨眼睛识趣走开了。教室里只剩他们两人。

  “我们出去走走吧。”魏连城背上自己的书包往外走,春见连忙跟上去。走了一路,魏连城都没有开口说话,走到了操场那一排雪松边,魏连城终于开口说话了:“春见...”他的声音有点沙哑,“我要出国了,明天就走。”

  他要走了?我们玩完了?

  她清了清嗓子问:“去哪个国家?”

  “英国。”

  过了很长时间,春见听到自己说:“好,那祝你学业有成,前程似锦。”

  话音已落,两人继续沉默以对。

  “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魏连城问。

  “没有。”春见感觉自己快要哭了,但她仍旧哽着脖子继续说:“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魏连城很久都没有说话,他抬起手想要拉她,春见往后退了好几步。他说:“你...”

  “是要分手吗?”春见问。

  魏连城没有回答,他往前走了两步,想要再拉一次她的手,春见躲过了。

  “好的,我知道了,分手就分手吧。”春见转身跑开了,魏连城没有追上去。

  回到教室,春见打开书桌看到了抽屉里的礼物,还有一个系着丝带的大苹果,苹果下面压着一封信,是魏连城的字迹。她打开来看,上面写着:“春见,我知道这样说很自私,但如果你愿意等我,我10年内一定回来找你...”

  剩下的字春见没有继续看,她起身跑出教室。她自责,她竟然一下午都没有打开抽屉。更让她难过的是,他那么着急走,可能是因为家里出了什么事情,而她只顾着生气,都没有好好问一问他,也没有好好告别。

  一口气跑到操场,魏连城已经不在那里了。她气喘吁吁,刚刚路上摔了一跤都没顾得上检查身体,现在只感觉膝盖发疼,并且越来越疼。她忍不住蹲下来哭,脸埋在膝盖里,什么都不管。不知道哭了多久,她感觉到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抬起头,噙着眼泪,透过雾气满满的眼镜片看着面前蹲着的人,好像是早上在坡上扶她一把的男士。

  “别哭了,圣诞节不能哭的。”那人声音很温暖。

  “谁说圣诞节不能哭的。”春见的眼泪又开始流了。那人好像不怎么会哄女生,他抬起左手,看了一眼手表,自言自语:“时间快到了。”春见看到他的表盘上,有一只圆滚滚的月亮。

  男人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个小盒子递给春见:“绿豆糕给你吃,你不要哭了。”

  春见继续哭。

  男人又看了一眼手表,没有办法,只得站起身,想了想,拿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春见围上:“我还有急事要先走了,你再哭一会儿就回去吧。”

  回到教室,春见借口不舒服,提前回了寝室。晚饭没有吃,躺着床上饥肠辘辘,她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又悲又恼。

  手边摸到那盒绿豆糕,春见也顾不得自己还躺在床上了,拆开包装袋就吃。以前总觉得这种糕点类的东西太甜不好吃,可是今天心里苦,吃到嘴里,绿豆糕也格外美味。

  大概是从今天开始吧,春见竟然也喜欢吃绿豆糕了,看到甜品店总会进去看看有没有卖绿豆糕。

  晚上室友们回来,一个个都很激动,“你没去真是太可惜了,那个学长长得可帅了!”青春期的女孩们的一大爱好就是讨论男生的长相,这也是寝室最受欢迎的话题。春见躺在床上轻哼两声,没有理会她们。

  从此,她和魏连城再无联系,就好像从没有相识过一样

  十年之期未到,两人见面,物是人非。

  原来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啊。

  苏衡慢慢吃,竟然快把盒子里的糕点都吃完了,只剩了两块绿豆糕。他把食盒往春见怀里塞:“绿豆糕留给你吃。”

  春见扭头看他,突然福至心灵,她问:“你哪个高中毕业的?”

  苏衡:...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8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