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0

  第十章:偶遇初恋

  当春见看到梁佩姿说着说着掏出手机递给对面苏衡,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直接坐到苏衡身旁座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往他们那边走去。

  春见走到他们身后,听到梁佩姿一句:“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会...”

  “不会什么?”春见一边说一边双手攀上苏衡的的肩膀,在他的耳垂上捏了一把。苏衡瞬间僵住,他扭头看到了眯眼笑的春见。

  梁佩姿回头也看到了春见,被吓了一跳。怪不得人常说不要在别人背后嚼舌头。她稳住心神对春见打招呼:“又见面了,慎春见。”

  “嗯?请问你是哪位,我好像不认识你呢。”春见把手从苏衡的肩膀上移开,直起身子居高临下的看着梁佩姿。

  “额...”梁佩姿没想到她会这么回答,只得说:“我是陈昼的妻子。”

  “啊,是你啊。谢谢你们昨天的款待,伴手礼也很棒。”春见装作礼貌回答。

  看来他们两夫妻,很闲,是真的很闲。

  梁佩姿记得昨天婚宴他们离席的时候并没有拿伴手礼,那么...答案已经不问自知了。原来陈昼说的有要紧事,就是去给慎春见送伴手礼,呵呵。

  “寒之,我还有事先走了。”梁佩姿起身告辞,走之前还亲昵地拍了拍苏衡的肩膀。

  春见在苏衡对面的座位坐下,双手支着下巴含情脉脉看着苏衡:“寒之。”

  苏衡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春见换了姿势,左手托着脸,上半身往前一点,又开口:“表哥啊。”

  苏衡嘴角抽了一下。

  春见换右手托脸,左手往前拉住苏衡的手:“苏衡!”

  苏衡没忍住笑了。

  他一笑,春见就来气了,“原来你是这么好勾引的吗?”

  苏衡反手回拉住春见的手放到嘴边轻轻一吻:“只有表妹你能成功。”

  春见扶额,无语。

  “我和姑姑来这边喝下午茶呢,这家店的老板是我的朋友,你想吃什么甜点随便点。”

  “你怎么不问我和梁佩姿来这边做什么?”

  “我大概能猜到,我也不想多做解释,也不想因为她多费口舌,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相信我还是相信她?”

  “你。”

  “好。”

  不知道为什么,春见在苏衡面前总是十分安心。

  “我知道他一定会相信我,就好像我无条件相信他一样。”

  “下周二你有没有时间?”

  “嗯?有什么事情吗?”

  “小满幼儿园办秋季运动会,他邀请你也去参加。”

  “小满邀请我?”春见疑惑。

  “是的。”苏衡撒起谎来面不改色。

  “好啊,那你告诉他我一定准时到。”春见也没有戳破他,欣然接受。

  周二一早,春见早早起床梳洗打扮,还做了满满三大盒的便当。

  “早啊。”春见接电话。

  “我和小满在楼下等你。”电话那头苏衡说。

  “你们两个上来一趟吧,有点事儿。”

  “好。”

  春见家住在十楼,两人坐电梯上去。春见刚把衣服熨好,门铃声就响了。

  打开门,一大一小在门口杵着,苏衡手上扛了三大箱东西,春见连忙往旁边站:“快进来吧。”

  主人开口,两个人才踏进房门。

  春见打开那三个纸箱,惊呆了。

  一箱石榴,一箱梨,一箱苹果。

  春见:...

  苏衡看着蹲在地上拆纸箱的春见微笑道:“这是秋天的礼物。”

  “秋天是谁?”春见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秋天是我的好朋友。”旁边的小满代为回答。

  春见:...

  只有苏衡知道,此秋天非彼秋天。小满嘴里的秋天是他今年在幼儿园交的朋友,年初才从邻市转校过来的。

  对小满同学在幼儿园毕业前能交到朋友这件事,苏家上下都觉得甚是欣慰。

  苏衡环视了一圈客厅,看到了旁边的沙发,突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来春见家里的情形,耳朵蹭得红了。那天春见烂醉,他把她送回家,她就拉着他直奔床上去,到了床上就抱着他不撒手,一边哭一边喊:“妈妈你别走,你别走,我乖乖的。”直到把他半边衬衫都哭湿了,她才蹙着眉睡着了。因为不放心她,苏衡在客厅沙发上将就了一夜,凌晨回家前本来打算再看她一眼就回家的,结果春见在睡梦里自己脱了牛仔裤,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吓的苏衡马上拉上门...

  看到苏衡耳朵上可疑的红,春见想起自己和苏衡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自己就大胆邀请他去自己家里,牛仔裤还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想到这里,她的心突然有点慌,抬头偷看苏衡的时候,正好撞上了他的眼神,两人对望片刻,不约而同地轻轻扭头看向旁边。

  就在两人还处于突如其来的害羞状态的时候,小满大人发话了:“该出发了。”

  “啊!等等!等等!”春见跳起来跑到卧室拿了两套衣服,“你们穿这个!”

  是两套浅蓝色的休闲套装,一大一小,小的那套的帽子上还带有一个毛茸茸的小球。

  是小满心爱的蓝色,他很满意,自己伸出手拿,不由分说地把衣服往自己身上套,套了半天,只套进了脑袋。春见失笑,出手帮忙。帮小满穿戴整齐之后,她看着面前的苏衡:“去换衣服吧,难道你也要我帮忙吗?”

  苏衡是西装衬衫爱好者,一年四季都穿着。可是今天是幼儿园运动会,穿那些就显得太拘谨了。苏衡看着春见强塞到自己手中的休闲服,蹙了蹙眉毛。

  春见看着面前难得扭捏的苏衡,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关上了门。不一会儿,她打开门,身上穿着和小满相同款式的休闲服,满脸笑容地盯着苏衡看:“这是我们的队服,今天比赛一定要拿第一的!”

  这是苏衡第一次看春见穿休闲服,头发扎成马尾,像是一个高中生。看着自己手中的衣服,他的脑袋里突然蹦出三个字——亲子装。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嗑,脚底像是有一股暖流自下而上,浸润了他的心脏。

  是前所未有的体验。

  是前所未有的喜悦。

  是前所未有的安心。

  三人穿好衣服出门,在楼下电梯口遇到了隔壁的邻居,那人笑着和春见打了招呼,心里疑惑,“这姑娘什么时候结婚了,娃都这么大了。”

  上了车,小满又往春见的怀里钻,春见看着小满红扑扑的小脸蛋,又看了一眼到旁边的儿童椅,还是开口:“小朋友要坐在儿童椅里面哦。”

  “上次。”小满吐出两个字。

  春见知道他说的是上次回家她还抱他,怎么这次要坐儿童椅呢。

  “上次是你睡着了,这次不行。”

  大概是被说服了,小满乖乖在儿童椅里坐好。

  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运动会,之前运动会的时候,他都生病在家休息。

  停好车,春见牵着小满,苏衡拎着食盒往校门口走去。

  “小满!小满!小满!”身后传来叫喊声,有一个小姑娘边跑边喊蹦到他们身旁。

  “秋天。”小满看着旁边扎着双马尾的女孩,虽然仍旧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睛轻轻眯了起来。

  “小满,早上好!”

  “早,你声音小一点。”

  “小满!早!上!好!啊!”小姑娘放大了音量,看着皱着眉毛的小满,她得意的咯咯咯笑成一团。、

  “秋天,你不要欺负别人呐。”有一位年轻男子从后面缓缓走来,手上拿着儿童水杯和书包。

  春见往那边看去,和那位年轻男子视线相对,两人皆是一惊。

  已经有快10年没有见过了吧,自从他出国留学之后。

  春见的初恋魏连城。

  “好久不见。”魏连城看着春见,笑容温熙。

  今天出门大概是没有翻黄历吧,春见心想,她侧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苏衡,对着魏连城尴尬一笑:“好久不见了。”

  “小满是你的孩子啊?”

  “你带孩子参加运动吗?”

  两人几乎同时发问。

  魏连城:...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