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9

  第九章:苏衡和梁佩姿什么关系?

  也许是还在想着时迁,他没听清春见说什么。 “你刚刚说什么?”“噢,没什么。”春见笑笑。 春见的车还停在沃雪山庄,苏衡载她过去取车。 不过是才过了一夜而已,秋意越发浓了,银杏叶灿黄到晃眼,风每撩起春见的头发一次,就降温一度,春见感觉H城今年可能又要一夜入冬了。 沃雪山庄停车场当天停车免费,过夜会收钱。春见正准备交钱的时候,停车场的小哥从小窗里探出脑袋:“是慎小姐吧,昨天一位先生已经给您交过停车费了。” 看来新郎官昨天还挺闲的。既然不用给钱了,春见自然开心。 “多少钱?我来给。”苏衡的车跟在春见后面,他下了车,对窗口里的小哥说。 “钱已经有人替慎小姐交过了。” “不用别人交。请告诉我多少钱就好。”苏衡坚持付钱。苏衡付了钱走到春见的驾驶室旁边,微微弯下腰,伸出自己的大手,探进了车里以一种春见想象不到的姿势,抱住了她,摸了摸她的后脑勺开口嘱咐:“我等会还有事情,不能送你回家了,你好好开车,女人。” “好。”春见脸红,深感无语,苏衡有些时候的行为真的就像小孩子一样。 苏衡抱完她,捏了一把她的脸,心满意足回到自己的车上。

  “叮”手机进来一条短信,是陈昼的,“车已经取走了吗?开车注意安全。” 大概是生怕我不知道是你帮我交的停车费吧,春见心里想,既然已经和别人结婚了,干嘛还要来烦我,我这么大的人了,当然会注意安全,烦不胜烦,春见手机往副驾上一放,没有搭理他。 姑姑约她喝下午茶,现在时间还早,正好回去补个眠。 春见懒得把车开到停车场去,就在单元门的车位停下。眯着眼睛准备上楼,听到有人喊她:“春见!春见!” 扭头一看,亭子里身材颀长的男子,正对着她挥手。是陈昼,烦人精陈昼,春见觉得等一下就把他的备注改成“烦人精。” 春见朝他走过去,现在她很困,打算三言两语把他打发掉,速战速决。 “你来干什么,我不当你情妇,我不喜欢你,不稀罕你,别来烦我了。” 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春见和他吵架的时候,经常这样和他说话,用倍速1.5x把一长串讲完扭头就走。 陈昼低头笑,扬了扬手里的东西“昨天参加婚宴的伴手礼你还没有拿。” 春见轻蔑的笑了,结婚第二天,大老远堵她,就为了给她送伴手礼,实在太感人了,可惜她不是傻子,要不然这个故事还能继续下去。 她抬头冷冷看他,没有说话。 陈昼刻意忽略她的冷眼,继续说“里面有你喜欢的绿豆糕,还有...” 春见没耐心听他说完,一抬手就把他手上的东西拿了过来,“东西我收了,你可以回家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说完她抬脚就走,刚跨出去一步就被陈昼拉住手腕。 “放!开!我!”春见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我们在一起三年,你现在为什么对我这么绝情?” “我记得我说过,分手了就是分手了,在我这里,你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可是我喜欢的是你,只要你还和我在一起,我能给你除了名分之外一切你想要的,一个月陪我三次就好,你也可以去谈恋爱,我不会介意的。” “真有你的陈昼!别在这里恶心人了,我不喜欢你。我有男朋友了。”

  “才分手三个月你就有男朋友了,是上次那个苏家的长孙吗?他们家的家世你...” “不管我们分手多久时间,你都没资格干涉我多久恋爱。更何况,你现在是已,婚,男,士,你还是回家好好做别人的丈夫吧。不要在这里对我指手画脚。” 春见甩开他的手,跑走了,陈昼没有追上去。 小憩一觉,春见觉得自己身心轻松,开了小蓝车去接姑姑慎初婉。姑姑在H市没有置业,偶尔回来就住在慎家老宅。 “姑姑,我到门口了。”春见给慎初婉打电话。 “春见,要不要...先进来坐一坐,你也很久没有回家了吧?” “嗯...下次吧。” 慎初婉看她不愿意,也不勉强她。 两人去城西的商城吃甜点,这是春见的朋友甘叔的分店,平时由甘叔的女儿静言照管。 两人一踏进店门,静言就从柜台里迎了出来,挽住春见的手腕说:“好久不见你们来啦,我爸正好在店里呢。” “甘叔在?!那太好了,正好讨一杯茶喝。”正说着,甘叔从后厨露出脑袋来:“丫头,我刚从武夷山回来,带了好茶呢,你来得正好!” 他对着春见说完话,微微侧头看着慎初婉:“好久不见了,初婉。” “嗯,岚锡,好久不见了。”慎初婉笑着回答。 甘叔点点头,手一撩帘子,闪进了后厨。

  甘叔大名甘岚锡,1米85的中年汉子,来自辽河边。如果你想看东北汉子害羞的时候是什么模样,看甘叔遇到慎初婉就准没错。 静言端上甜点和甘叔泡的茶,坐下说了一会话就又去看顾生意了。 慎初婉看着对面大口吃东西的春见缓缓开口:“你们在一起了?” “啊?嗯...应该是的吧。”春见反应过来姑姑是在说她和苏衡。虽然苏衡没有明说“做我女朋友吧,我们在一起吧”这之类的话,但是...既然他们都亲过抱过了,那...是在一起了。 “嗯,自己要把握好尺度,有些事情想清楚再做。” “好的。” “我出门之前,你爸让我转告你,说家里的石榴成熟了,让你有时间回家拿。” 慎初拓知道女儿不想见他,所以每次都以家里的葡萄熟了,柿子熟了,荷花开了等理由让她回一趟家,其实只是想见她一面。 两人都说倔脾气,慎初拓年纪大了,竟也学会向女儿妥协。 “嗯。”春见淡淡说。她抬头不经意往门口一看,竟然看到了苏衡和...梁佩姿并肩走进来。他们往左边的卡座走去,没有注意到春见。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的?还要一起吃甜点吗?那天春见去参加梁佩姿和陈昼的婚宴的时候,苏衡不是还说和她不熟吗?春见心里打鼓,频频往苏衡那边看。 “怎么了?”慎初婉往春见看的方向看去,苏衡背对着她们,所以慎初婉没有认出他来。 “没什么事,我看到了苏衡和一个女人刚刚走进来。” 经春见的提醒,慎初婉认出了那头身姿挺拔的苏衡,看到苏衡对面堆满笑容的女人,慎初婉微微皱了皱眉。 “他还蛮受欢迎的嘛。”慎初婉头往沙发上一靠,揶揄自己的亲侄女。 慎初婉不知道梁佩姿和春见前男友陈昼的关系,春见看着那个女人满脸笑意的样子,心里扬起了一把无名火。 她看不到苏衡的表情,只能看到梁佩姿一直在说话,边说还不经意撩自己的头发,身子往前倾又往后仰,一副相谈甚欢的模样。 气,真气。一点为人妻的样子都没有。 当春见看到梁佩姿说着说着掏出手机递给对面苏衡,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直接坐到苏衡身旁座位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往他们那边走去...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