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8

  第八章:表哥?表妹

  “父亲?” 苏衡看着不远处满脸笑意走来的中年男子,心里一惊。他什么时候看过他那样的笑容? 中年男子走近,看到了苏衡,“寒之,你怎么在这?”

  “父亲。”苏衡恭敬回答“我陪春见来接她的姑姑。” 春见看着长得十分像的两个男子,不禁心里感叹“怪不得苏衡长这么好看,原来他的爸爸长这样。” “姑姑,这位是?”“这位是姑姑的好朋友苏珝。”“叔叔好。”“你好。” 春见上前挽住姑姑的手,撒娇“姑姑你终于回来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呢?”慎初婉摸摸春见的头顶,靠近春见的耳边轻声说“你旁边那位男士是你的小男友吗?”

  春见没有回答她,也轻轻问“你旁边那位男士是你的老男友吗?”

  慎初婉听了不禁捏了捏春见的脸“不是,只是姑姑的好朋友。”

  “姑姑你还没忘...”春见没有继续说下去,有点担心地看了看慎初婉。 慎初婉虽然看着40岁出头的样子,实际年龄已经50岁了,她年轻时候谈过几次恋爱,也有过喜欢的人,但是都没有一直走下去的缘分。

  人只要上了年纪,越来越难为别人改变,因为已经花了很长时间把自己塑造得很坚硬了。

  八年前,慎初婉的生命里曾出现一个人,他对她说“你做自己就很好,我可以为你改变,变成你舒服的样子。”两个人住在一起,没有领证,也没有生育孩子,相处和合得来,但谁知一年之后,他就病逝了。 慎初婉知道春见想说什么,她捏了捏她的手说“不用担心。” 两人后面跟着苏家父子,苏衡替苏珝拿着行李,两个人都一脸严肃,没有交谈。 四人都个高腿长,长相又有相似之处,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这是一家人呢。 到了停车场,苏衡开车,春见和姑姑坐后座,白翊坐副驾,众人一时间都没说话,气氛尴尬。 “两位早餐都没有吃过吧?不如我们先去吃个早餐?”苏衡率先打破沉默。“好啊,我知道有一家早餐店不错。”春见附和。 苏珝回头看了一眼慎初婉,她点了点头。“好的,那出发吧,听你们年轻人的。”苏珝回答。 车行20分钟,到达春见推荐的早餐店——蜜如糖。门面不大,食客很多,店里坐满了,摆了桌子在马路上。 春见看着自己身边清清冷冷的三个人,瞬间觉得自己的提议真是差劲透了,他们怎么看也和这里格格不入的样子。 虽然这里的东西很好吃,桌椅也干净,但是村民早起买菜,马路边车来车往,喧闹无比... 春见无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后颈讪讪:“要不...我们换一家?”“不用,我觉得这里蛮好的。”苏珝说。“不用。”苏衡开口。“那大家坐下吧。”慎初婉说。 众人入座。 蜜如糖早餐店已经开了20多年,早点品类不多,白粥小菜,小菜每天种类不一样,今天的是四季豆。还有甜咸豆浆,小笼包和油条。 四人都点了白粥小菜配豆浆,春见嗜咸,要了咸豆浆。苏衡喜欢吃甜的,舀了3勺糖,苏珝和慎初婉喝的原味。 春见非常喜欢这里的小笼包,但是今天的组合真的有点奇怪,她没勇气在这莫名的气氛里吃小笼包,只得眼巴巴看着旁边的小哥一口一个小笼包吃得心满意足。 苏珝注意到春见手腕上的月相表,心下了然。苏衡看到慎初婉手上除了一只银镯再无其他,心下也已了然。 苏家的月相表只能赠给和自己两情相悦之人。原来父亲,也有得不到的人。 苏衡还小的时候,有很多美艳又智慧的女人想做他的后母,把他做为得到苏珝的突破口,对他百般讨好。苏衡虽然从小就性子淡,但是有人以母亲般的关怀对他,他心里其实也是欢喜的。 可是苏珝身边的女人如走马灯般换来换去,而从前对苏衡很好的人,也在后来换了脸面,所以他在小小年纪已经体会过切实的人情冷暖。 再后来,他便是冷心冷意油盐不进典型的难讨好的主了。 吃完早餐,苏衡把苏珝和慎初婉各自送回家,车上就只剩他和春见。 春见看着旁边锁着眉毛的苏衡,摸了摸他放在方向盘上的手娇滴滴地喊了声:“表哥~” 苏衡被春见的声音惊住了,下一秒,他直接抓住那只放在他手背上的手,十指交缠,声音放低深情款款:“表妹。” 两人对视一笑,瞬间破功。 如果姑姑和苏衡的父亲在一起了,他们可不就是表哥表妹了么! “我父亲很喜欢你姑姑。”“我姑姑只把你父亲当普通朋友。”“嗯…” 苏衡和春见都是聪明人,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心下都已明了。 “我带你去见一个人。”苏衡说。“谁?”“去了你就知道了。”“是谁嘛?表哥,告诉我好不好~”戏精春见又上线了,她在苏衡的手心挠了挠。“我的好朋友。”“啊?”进展需要这么快嘛,已经见过了他父亲,现在要带她去他兄弟那边“检阅”了?春见心里想,她今天没化妆,没做发型,没穿战衣。 像是知道春见在担心什么,苏衡摸了摸她的脸:“我的春见天生丽质,不化妆也好看。”

       春见从小被人夸好看夸到大的,这是她第一次脸红。 苏衡轻笑。 车行20分钟,到达一处僻静的山林。两人下车,春见心里疑惑,这荒郊野岭,他朋友在这? 香樟木旁有一排低矮的平房,苏衡领着春见走进一家花店,门面虽小,但花的种类却很全,左墙的冷藏柜有一整排的白菊。 苏衡买了一束白菊花和一束红玫瑰。春见心里疑惑,但她也没有开口问。 走出花店,两人在松柏森映照的树林道上走了10分钟,到达一个矮门处,春见看到门口的木牌上写着——南溪公墓。 竟然是墓地。春见扭头看了看苏衡,正想开口询问他,矮门旁的小房子里快步走出一个中年男子,他打开门,对苏衡恭敬地招呼:“苏先生,您来了。” “寿叔,你辛苦了。”苏衡对着中年男子点了点头,接过他手上递过来的钥匙。 一区五排左数第五个,苏衡牵着春见的手走到一个墓碑前,照片上是一位眉清目秀的少年,右眼上方有一条长疤,看年纪顶多20出头的模样。 时迁之墓。弟时徙,弟崔晏… 崔晏?好熟悉的名字。春见好像曾经听到过这个名字,脑海里有清亮的女声“崔晏!崔晏,你再不出来我就走了!阿晏,阿晏,再陪我半个时辰…” “这位是我的好朋友时迁,这位是我的女友慎春见。”苏衡表情严肃,郑重介绍。春见对着墓碑上微笑的少年:“你好,我是慎春见。” 苏衡弯腰把花束放在墓碑前,白菊和红玫瑰,前所未有的搭配。 “我和时迁是自小一起长大的,他家在具源山下,经常上山找我玩。我们考上同一所大学,他在大一的那个暑假病逝的。”苏衡慢慢对春见解释,眼眶渐渐红了。 他没和春见说,这是他唯一的好友。 春见握紧了苏衡的手,把他揽过来,轻轻拍他的后背。 苏衡很快恢复了情绪,他把春见拉远了两厘米,好看清楚她的脸,他定定看着她的眼睛,低声说:“春见,我和时迁有一个约定,我今天要履行,需要你的帮忙,你愿意吗?” 春见看着面前眼眶微红的男人,那双眼睛的睫毛还是那么长,像是一把小扇子,挠在了她的心尖上,眼眸里有爱和点点愁绪。 此刻,不管苏衡说什么,春见都会答应的,哪怕是拿走她的生命。 “好。” 听到了春见的回答,苏衡慢慢靠近,一点点一点点,吻上了春见的唇。他的吻,柔软细密,无比虔诚。

  春见呆愣了一秒,轻轻给了他回应。像是得到了通行证一般,苏衡左手揽过春见的脖子,右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春见能感受到苏衡逐渐加速到心跳,还有他身上的气味。 如果有人问他们第一次接吻在什么地方,他们一定不会猜到是在墓园。

  “你和朋友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约定?”“那时候年纪小...”“你不会又诓我的吧?上次还骗我说客房住人了。”“这次没有。”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和时迁有这个奇怪的约定,如果两人之间有一方恋爱了,那么他们第一次接吻一定要当着彼此,以此鼓励另一方也抓紧恋爱。

  虽然好友不在了,但约定就是约定,苏衡永远不会忘记。那时候他还被好友时迁打趣说:“真是个死脑筋,这么执拗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好事。” 两人步行走出墓园,苏衡把钥匙还给了寿叔,仍旧是一句“辛苦了。” 上了车,春见的心脏还在快速跳动,她刚刚和苏衡接吻了!他们,在墓园,接吻了。

  而她,刚刚表现的像是什么都不懂的黄毛丫头,连一点有技巧的回应都没有,完全被苏衡掌控住了。 春见看着身边的苏衡,轻颤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刚刚吻过她的唇,耳边又响起了那个女声:“崔晏,崔晏,崔晏,你亲我一下。” 像是被人控制一般,春见朱唇轻轻,她看着苏衡说了一声:“崔晏。” 视线里,正在开车的苏衡缓缓扭过头,答了一声:“嗯?”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