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7

  第七章:姑姑?父亲?

  春见翘着二郎腿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终于扳回一城,正准备上个厕所睡觉了,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春见翘着的二郎腿突然一僵,像是做了亏心事似的,她轻轻把左腿放下来,走到门边问:“苏衡?”

  “嗯,是我。”

  “有什么事儿吗?”春见迟疑开口,虽然知道苏衡的人品,但是此刻她的心还是有点慌的。

  “开门,我有东西要给你。”

  春见想了半晌,缓缓打开门,门只开到一半,苏衡一只手突然伸出来把门撑开,另一种手迅速抓住了春见的肩膀,把她往墙上带。

  春见整个人懵掉了,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壁咚?

  苏衡低头看春见,小脸呆萌,他越发得劲,非常贱贱的开口:“今晚,你要怎么教我做人?”表情邪魅,和平时的他一点都不一样。

  春见的心跳越来越快,明明是她想撩拨苏衡,怎么还反被撩了,可见身高真的很重要。

  她那该死的好胜心又被激起来了!

  春见抬手扯住他的睡衣领子,慢慢靠近他...

  突然,两人听到有人在说:“苏苏,我想上厕所。”

  是小满!

  两个成年人乍时弹开半米,表情尴尬。

  低头看小满,和白天的表情冷漠的小娃儿不一样,他现在满脸乖顺,半开着眼睛迷迷糊糊。春见看着他的样子,忍不住上去捏了捏他的脸。

  “不要摸我的脸。”小满抗议。

  “那...我先带他去上厕所。”苏衡拉了小满,扭头对春见说。

  “哦,哦...”

  春见关了门,靠在墙壁上,呼气,太险了,刚刚是不是脑子锈掉了竟然想主动亲他。

  过了几分钟,又传来敲门声,“春见,是我。”

  “我准备睡觉了。”

  “放心。”苏衡说。

  放心?春见失笑,她打开门,这次苏衡很老实,在门口站得笔直,他的手上还拿着一个盒子。

  “给你的。”

  春见接过来,打开看,是一只月相表,她疑惑地看向苏衡。

  “我也有一只,这只女式的给你。”不等春见说话,他微微上前,亲了春见的额头:“晚安。”说完就替春见关上了门,动作行云流水一套完成。

  春见:...

  她把手表放在床头柜上,准备明天再还给他,拍了拍自己的脸,准备睡觉。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有短信进来:“春见,姑姑明天早上7点到机场,来接我?”

  是姑姑慎初婉。

  “姑姑要回来了,好开心。

  明天七点,好早,睡不醒了,赶紧睡。”

  春见定了个闹钟,倒头就睡。

  很快睡着了,她还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里面,她躺在一张床上,感觉到有一双大手紧紧拉住她的手,有灼热的眼泪滴在她的脸上,那人暗哑低沉的声音在说:“春见,你醒过来,你醒过来啊。”

  她想睁开眼睛,看看到底是谁,但就是睁不开。她想握一握那人的手,告诉他别难过了,可是她也动弹不了。

  那声音继续在说:“既然你不醒来,那我只好去找你了。”

  他要干什么?自杀?不知道为什么,春见竟然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不要!”春见大喊着醒来过来,窗外已经天亮了,月相表上显示时间是凌晨4点52分。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左脸,真的有一滴眼泪,再摸右脸,还有,到镜子面前一看,原来是她自己在哭。

  为什么觉得那个声音那么熟悉?

  已经有好多年了吧,她总是梦到有那么一个人,用开心的声音喊她“春见”,用气急败坏的声音喊她“春见”,用宠溺的声音喊她“春见”,用绝望心碎的声音喊她“春见”。

  他到底是谁呢?距离上次梦到他,应该已经过去差不多3年了吧,这次怎么又出现了。春见打开水龙头洗脸,想了这么多年不明白的事情,也不必想了。

  洗漱完,春见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翻出了手袋里的口红,幸好口红这东西,她还是随身带的,擦一擦抹一抹,气色好了许多。

  收拾好自己,她打开窗子通风,天还未亮透,庭院里弥漫中薄雾。本来昨天想着把月相表还给他,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一起来,就不想还了。

  她的车还停在沃雪山庄,今天只能拜托苏衡帮忙接送了,于是她拿起手机给苏衡发了短信:你醒了吗?

  过了10分钟,没回。

  春见看了一眼时间,5点30。她拍拍自己的脑袋,“谁会这么早就醒啊。”

  这边下山算它15分钟,开车去机场的话40分钟,要7点接姑姑的话,那么他们6点就应该出门了。

  再等了10分钟,还是没回,已经5点40了,春见有点着急,虽然打扰苏衡睡眠很不好意思,但是特殊情况,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好了。

  没人接。春见坐了2分钟,决定去敲门。

  走到苏衡的房门口,春见敲门,“咚咚咚”标准的“我找你有事。”的三连声敲门法。

  没回音。春见又靠在门边喊:“苏衡。”幸好他的奶奶四姨没住这一层,要不然她都不敢说话了。

  仍旧没回音。

  春见握了握拳头,转动门把手,床上的苏衡睡得很老实,小满踢了被子,睡得四仰八叉。春见走过去帮小满盖上了被子,又绕到苏衡那一头去,轻轻喊了一声:“苏衡。”

  没回应。

  再喊一声,还是没理她。

  春见只得用手了,她抬手戳了戳苏衡的脸,没回应。正准备再戳一下,苏衡睁开了眼,和平时的或冷淡或魅惑不同,现在他的眼睛雾蒙蒙的。

  春见盯着他,他也盯着春见。下一秒,苏衡伸出手,揽住了床边的春见,把她往自己的怀里带。

  一下子撞进了他的怀抱,春见闻到一股香味,像是凌冬的蜡梅。

  “你干嘛?”春见挣扎。

  “就让我抱一会。”

  “嗯。”感觉怀里的人乖着没动,苏衡抬起手摸她的后脑勺,她圆圆的后脑勺。

  她有让他感到安心的魔力。

  他想起苏子的那句:“安心是药更无方。”刚刚他被困在梦里醒不过来,是春见的声音把他唤醒的。

  “春见。”他轻声喊她,收紧了抱着她的手,声音绵长。

  春见一惊,近距离听到他的声音,好像梦里面的那个人!

  要问他吗?可是以什么方式开口呢,这种事情说出来,也没人会相信吧。

  春见轻轻呼了一口气,接着对苏衡说:姑姑让我7点到机场接她,你开车送我去吧?

  “早上7点?”

  “嗯。”

  “那我该起来了。”苏衡缓缓松开抱着春见的手。

  春见站起身理了理身上的衬衣,现在她身上的衣服也是上回四姨给准备的。

  “等我5分钟,我马上就好。”

  “好的。”男生洗漱真的是快,而且又不用化妆。

  等两人拿好东西下楼的时候,还不到6点,正好遇上晨跑回来的四叔,四叔盯着春见看,还瞄到了她手腕上的月相表,于是眼里泛着光,“寒之,这姑娘...”

  “我的女...”

  没等苏衡说完话,春见开口:“四叔好,我是苏衡的朋友,拜托他去机场接一下我的姑姑。”

  “哦,你好你好。”

  “四叔,小满还在睡觉,你照看一下,我们先出门了。”说完他牵起春见的手往外面走去。

  两人一路牵着手下了山,苏衡开车快,不到40分钟就开到了机场停车场,一看时间才6点45。

  “我们先吃点东西吗?”

  “不用,我还不太饿,等接到姑姑再一起去吃吧。”

  “好。”

  苏衡早就看到春见已经戴着他送给她的月相表,很开心。

  这只手表在他身边31年,终于有女主人了。

  春见看到苏衡在盯着自己的手腕,于是扬了扬手说:“下回我也送你一件礼物。”

  “嫁妆吗?”

  春见:“...当然不是。”正经人开起玩笑来真的太可怕了。

  苏衡缓缓开口,语气很认真:“这是我的聘礼。”

  这是一只“千年月相表”,经过千年月相显示才会累计误差满24小时,苏家的孩子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拥有一双。

  春见架不住他的眼神,只得顾左右而言他:“额...不知道小满醒了没有。”

  苏衡也没继续说,回答她“应该还没有。”

  春见看一眼时间:“走吧,去接姑姑。”

  “好。”

  出站口红眼航班出来的旅客一群群都睡眼惺忪的样子,春见在人群中一眼就看到了精神十足的姑姑慎初婉,一袭墨绿色旗袍,米色披肩,旁边有一位高大英俊的男士,两个人手挽着手说说笑笑走近。

  姑姑单身这么多年了,现在身边竟然有男人!春见惊讶极了。

  “姑姑!”春见兴奋挥手。

  慎初婉听到春见的声音,对着她轻轻摇了摇手,她旁边的那位男士也转过头来,苏衡看到了那位男士。

  “父亲?”

  (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