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6

  第六章:狐狸

  苏衡在前面领着,看到客房紧闭的门,他忽然扭头对春见说:“客房好像住了人了。” 春见:“啊?那我...” 虽然她和苏衡初见那晚,她就醉酒邀他去她家里,可是她现在酒醒了,脑子清醒得很,再怎么胆子大,也不敢和苏衡一起睡啊。 苏衡的眼睛、睫毛、嘴唇、胸膛,她的脑海里已经把它们都想象了一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脸红起来。 苏衡看着眼前的春见眉毛扭成麻花状,轻笑出声:“骗你的。”他这个人从小老成,今晚在春见面前异常活泼,竟然也会开玩笑了。 苏衡说完就打开了房门:“请进,我先把小满抱到我房间里去,等会来找你。”“嗯。”春见声音闷闷的。 春见走进去,开了灯,走到窗边开窗。窗户正对着后院,院子里有一棵很高树冠很大的桂花树,夜风乘香而来,春见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这么舒畅过了。 今天看到陈昼和梁佩姿相携而立,刚开始她是有一点失落的,失落的原因不是因为前男友娶了别人,而是自己不甘心在别人的眼中成为失败者,尤其是陈昼的故作深情和歉意,在她的眼里比梁佩姿的洋洋得意还让她生气。从小到大,她一直是主角,不容置疑的那一种。母亲总是教育她凡事争先,争第一,受委屈不能说,牙打碎了也要往肚子里咽,因为没人会心疼你的伤,别人只会踩在你的痛处上耀武扬威。 陈昼早已是过眼烟云,那苏衡呢,对她而言他又是什么?她不是傻子,从苏衡的言行举止、穿着还有今天梁佩姿的反应,苏宅的地段装修,都能看出苏家颇丰的家底,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背景,但与陈昼他们家的空架子相比,应当是胜上许多。 苏衡对她有意思,她心里也很清楚,如果说事事争优,想在陈昼和梁佩姿面前打赢翻身仗,那么苏衡应当是个不错的婚恋对象。 可是,面对苏衡,她好像一点也不想争,一点也不想抢。从第一次见面,她以为苏衡和她一样,只是满意于彼此的皮相,露水情缘而已。她以为苏衡阅女无数,撩妹技能一级,可是经过这几次的相处,她发现,她错了。 他有一颗诚挚的心,那颗心,她不想去污染,她甚至想去保护他。——她竟然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事实上,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实在不多。 “这是换洗的衣服。”苏衡在身后敲门,手上拿着给春见换洗的衣服。是一套女式睡衣,柔亮的白色。“上次以为你会过来,四姨提前给你准备好的。”“上次?”“我们去喝粥那次。”“嗯。”春见记起来,是她去见陈昼那次。“那我先去洗漱了。”春见扬了扬手里的睡衣,对苏衡说。

  “好。”苏衡推出房门,顺手帮春见把门关上。 洗漱完,春见吹干头发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全身放松。桂花香香的,让她想起了甘叔的桂花茶,还有外婆做的桂花饼,薄薄一层外壳烤得翠翠的,壳外面撒白芝麻,壳里面铺着一层桂花干,“呜...好饿啊。”春见在酒席上没吃什么东西,现在是真的肚子饿了。 “也不知道苏衡睡了没有。”春见心里想着,桌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肚子饿不饿?”是苏衡发来的微信。“饿的话就下楼。”春见拿起桌上的手机,愉快地下了楼。苏衡坐在桌边,灯光暖暖洒在他的头顶,看到春见走过来,他抬脸对她笑,表情比上回在亭子里见到她时更开心。桌上有两碗清粥,一碟油焖笋,半碗花生米。“你做哒?”春见坐下。“不是,粥是四姨做的,保温在锅里。油焖笋是四叔做的罐头,我刚刚就热了一下。”苏衡老老实实回答。“噢。四叔四姨是?”“四姨是奶奶娘家的亲戚,在我们家帮忙的。”“嗯。”春见埋头喝粥,“油焖笋好好吃!”“春天的时候,后山长出很多笋,四叔经常一大早扛着锄头去挖,一小部分让四姨做腌笃鲜,剩下很多的笋他都做成罐头等我回家吃。”“你喜欢吃板栗吗?后山这时候有很多板栗...”苏衡絮絮叨叨对春见说了很多,碗里的粥都没怎么喝,过了吃饭的点,他都不怎么吃东西,盛了小碗粥,权当是陪春见一起吃的。“我是不是话太多了...”

  苏衡平时话不多,但是今天特别想说话。“没有,没有。”春见拿着筷子摆摆手。“吃饱我们去后山散散步吧?”“现在吗?”苏衡问,现在已经是10点过了。“对。”“好。”“你先吃,我上楼拿点东西。”苏衡起身上楼。 等他下楼,春见已经站在门口等他,苏衡手上拿了一件套头毛衣,还有一个苹果。“穿上,山里有点冷。”春见伸手接过,麻溜套起来,她拿脸蹭蹭袖子,软软的。苏衡笑。“苹果一人一半。”“啊,有五角星。”春见接过苹果,惊喜地看到苹果横切面上的小星星。 吃了这么多年苹果,春见都是竖着切,从来都没有试过横着切苹果,没想到换个方式,会有这么不一样的效果。 两个人并肩往后山里走,苏衡手上提了一煤油灯,光芒很亮。山林寂静有声,虫鸣自四方传来声响,和上山路上的一路胆怯相比,春见显得放松很多。 “这里给我的感觉很熟悉,就像儿时在外婆家的时光。”“外婆家?”苏衡问“恩,你不知道吧,我上小学三年级前都生活在乡下。那时候因为一些原因,妈妈不得不把我寄养在外婆家。”“我那时候身体不好,经常动不动就发烧,晕倒,外婆为了照顾我废了不少心血。”苏衡把灯往春见方向照,仔细端详了她的脸,煞有其事地说:“你现在很健康。”说完,他突然抬起手,用手背迅速贴了贴春见的脸:“脸的弹性也很好。”“你…”春见简直是不知道怎么接腔,虽然他看着冷冷淡淡不食人间烟火似的,怎么感觉撩妹技艺一流?刚刚被他触摸过的地方一下子火烧了起来。“我…我是由奶奶带大的,从没有见过我的母亲,更别说外婆了。虽然有父亲,但他经常不在身边,所以我和他不太亲。童年时,就在这具源山乱跑,日子过得还算快乐。 春见扭头看苏衡,他虽然说他以前过得还算快乐,可她从他的语气里没有读到一丝愉快。”不知道小时候的苏衡会是什么样呢? “嘘…”苏衡突然放轻了脚步,“你看那边。”春见顺着苏衡的手看过去,不远处的树根下,有个毛茸茸的小兽,在月光下,皮毛油亮。“那是什么?”春见压低声音小声说。“狐狸。”树根下的小狐狸不知道在寻觅着什么东西,它绕着树干左三圈右三圈转悠,就在它准备继续转圈的时候,突然一个激灵,往苏衡春见方向一看,一瞬间就溜走了。“竟然是狐狸诶!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春见兴奋的说。“它刚刚在做什么?”春见继续感叹。“你还记得之前我和你讲过梁河溪的传说故事吗?”苏衡突然没头没脑的说了这么一句。“记得。”“老板娘店里的一个伙计,就是狐狸变的。”“一只狐狸怎么会去跑堂?”“因为他要找一个人,那个人只有老板娘能帮他找到。”“那后来他找到那个人了吗?”苏衡侧头看了看春见:“找到了。”“那个人是他的什么人?”“心爱之人。”苏衡的声音低沉醇厚,舌尖似有百转千回的眷恋。 春见的心突然加速跳动,她看着旁边的苏衡,情不自禁伸出了手,下一秒,她的右手覆上了他的脸,苏衡扭头定定地看着她,两个人都没说话。 像是突然惊醒过来,春见连忙放开了手,她尴尬道:“我摸摸你的脸,凉不凉。”真是蹩脚道理由啊…像是为了进一步证明自己的理由似的春见又开口:“你是不是有点冷啊,我们回去吧。” 苏衡失笑:“好, 那我们往回走。”春见穿着白宅的棉拖鞋下山,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上山容易下山难。” “啊!”春见惊呼,下山的时候,春见总感觉脚上的鞋子随时会掉出来,不得不走得小心翼翼。可还是左脚拌右脚差点摔跤。幸好苏衡及时出手扶住了她。“小心。”等春见重新站好,苏衡伸出自己的手说:“来,下山的时候我拉着你。”苏衡的手很修长,春见看着他那双好看的手,忍不住把自己的手放了上去,苏衡轻轻握住,与她的手十指相扣,动作娴熟,好像已经做了很多次。 “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可以放开。” 春见没有说话,她的手微微使了力,压了压苏衡的手。 一直走到客房门口,两个人的手都没有分开过。 “那我睡觉去啦。”春见看着门口的苏衡说。“好,晚安。”苏衡说着,微微上前抬手越过春见的耳朵重重的摸了春见的后脑勺。 上次在梁河溪他就想摸她的后脑勺,这次终于如愿以偿,她的后脑勺果然很圆。春见无语…她关上门,坐在窗边的沙发上,心如擂鼓。 “我情场老手,竟然被他撩拨了,还没有半点回撩的本事。“春见呆想了十分钟,拿起手机发给苏衡一条微信:“今晚来我房间,我教你做人。” 几乎没有停顿的,她又发了一条:“对不起,发错了。” 反正她总是发错微信,也不差这一回了。过了十分钟,那边仍旧没有回复。

  春见翘着二郎腿心满意足,觉得自己终于扳回一城,正准备上个厕所睡觉了,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