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5

  第五章:参加前任的婚礼 上周一把艾衡送回家之后,春见打开手机才知道自己把本想发给艾衡的短信错发给了苏衡,本来想和他解释一下的,但是苏衡也没有回复她,应该也知道她是发错人了,所以干脆也不理会了。

  现在远远看见他穿着深蓝色西装站在银杏树下的样子,春见竟然有点心烦意乱,她捏捏自己的脸嘲笑:“你啊你,色女!色女!” 11月初的天气微凉,正是银杏树最佳的观赏期,天地间黄灿灿一片,她穿着水蓝色的礼服,踩着不怎么穿的恨天高缓缓向着苏衡走去,“要解释一下吗?”她心里想。 那边苏衡正在陪小满看地上的车前草,两个人都很认真,没有察觉春见的靠近。“咳。”春见清了清喉咙,苏衡终于扭头看到了面前的人。 “你在这里干什么?”春见先开口问,几日未见到他,现在看到竟然有点想念的感觉。 “参加婚宴。”不像是上回在春见家亭子里见到她时笑意浓浓的样子,这次的苏衡显然冷淡很多。 “哦。”看到苏衡那副表情,春见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她微微点了点头,走了。“今天我是女王,是女战士,我慎春见不能被别人坏了心神。”她一边踩着鞋子一边给自己打气,“这鞋真的太高了...” 苏衡看着春见挺直的背影,眼眸暗了暗:“也不和我多说几句话就走了。” 蹲在地上的小满终于从植物里抽出思绪,他站起来看到前方水蓝色礼服的春见,突然小跑上去伸手拉住了她的裙摆,力气还不小,春见险些栽倒,幸好苏衡上前扶了她一把。“小心点。”苏衡的声音从头顶传来,“以后不要穿这么高的鞋子,对脊椎不好。” 礼服贴身轻薄,苏衡手上的温度透到她的衣裙,直达皮肤,春见有点脸红:“我站稳了。” “嗯...”苏衡被春见提醒,立马松送开了手,他站离春见5厘米,有点不自在。春见侧头看苏衡,没有说话。小满开口:“抱我。”这次是轻轻拉了拉春见的裙摆。春见低头看小人儿:“小睫毛精?小满?”小人儿也不回答,仍旧是拉着她的裙摆,满脸期待的模样。 “你认识小满?”苏衡有点惊讶。“嗯,上次在机场停车场,他非要坐我的车。”“原来是你啊。”电光石火间春见想起了电话里的男声,“是你啊。”两人笑了。 小满见两个人都不搭理自己,气鼓鼓开口:“抱我。”“来吧。”

  春见咬牙,这么一个小娃应该也不重吧。她一把抱起了小满,小人儿今天穿宝蓝色小西装,一张脸蛋显得更加苏嫩,她忍不住捏捏他的小脸蛋儿。 苏衡怕他俩摔跤,在一旁默默护着。三人都穿着蓝色系的衣服,颜值又颇高,走在宾客群里格外惹眼,不断有小姑娘拿眼睛瞟苏衡。 “哎,那不是苏家的...”“嗯,好像是,旁边那女的是谁?”“不知道啊,没见过。” 有宾客在旁边小声议论,春见专心抱孩,没有听到。苏衡被人议论惯了,毫不在意。 从前春见和陈昼情浓时,也会谈到结婚的事情。那时候,陈昼抱着春见窝在沙发,一边拨弄她的头发一边问她:“你想去哪儿办婚礼,国内还是国外?”春见仔细想了半晌回答:“在国内就行,城西郊的沃雪山庄就很好,山庄里有个热带植物园,我很喜欢。”“好。”陈昼爽快答应。 也不知道这个结婚地点是谁选的,选在沃雪山庄,春见想想还是很气愤。一边想着事情,三人走到了酒席入口。 陈昼笑容满面地搂着新娘站在门口迎宾,这是春见第一次看到梁佩姿,晃眼之间觉得新娘还和自己蛮像的。看到春见抱着孩子走过来,陈昼一愣,放在新娘腰上的手无意识往后缩了缩,不过他很快调整过来,笑着对他们打招呼:“欢迎,欢迎。” 新娘梁佩姿看到苏衡眼前一亮笑说:“寒之,你也来了。”“嗯,祝你新婚愉快。”苏衡淡淡回答。梁佩姿把视线缓缓转向春见和她怀里的小满,眼里意味不明。 “寒之?”春见侧头看苏衡。“我的字。”过了一秒苏衡补充:“我和她不熟,今天是代替我父亲过来的。”“嗯。”春见点头。三人入席,苏衡靠着春见坐,把小满放到自己右手边的座位,小满不肯,迈着小短腿跑到春见的左手边。苏衡:... “你怎么会过来?”春见收到陈昼的短信。春见是眼明心亮,她猜到喜帖大概是梁佩姿给她寄的,让她这个失败者见证自己的幸福。她回复:“我收到了喜帖。” 陈昼也不傻,他侧头看了一眼身边的梁佩姿,把手机放回了口袋。 没过多久时间,婚宴开始,大屏幕上缓缓播放新郎新娘小时候的照片,陈昼有很多张照片春见都没见过,她端着酒杯一边喝酒一边观赏,也没和旁边的苏衡说话。 苏衡在她旁边静静地看她喝酒,也没说话。到了新郎新娘向宾客敬酒的环节,春见看着陈昼挽着梁佩姿慢慢走过来,一瞬间很想逃走。新郎新娘很快走到他们那一桌,陈昼拿着酒杯敬酒,春见大方站起来,饮满一杯。 梁佩姿看着春见,笑容满面开口:“我也敬你一杯,听我老公说这些年你很照顾他。”春见酒量不好,刚刚又断断续续喝了很多杯,现在已经有点上头了,她看着梁佩姿满脸的笑容,心里腹诽:“这次我可算知道什么是笑面虎了,不过我慎春见没在怕的。”“好啊,来。”春见爽快答应。苏衡还来不及阻止,春见已经把杯里的酒喝尽了。 梁佩姿笑了,举起酒杯要喝,突然一个不稳,身子往前一倾,杯子里的酒如数撒在了春见的裙子上,胸前湿了一大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没站稳。”梁佩姿连忙开口道歉。 春见微微笑没有说话,她吸了吸鼻子,突然大了个打喷嚏,一不小心喷了梁佩姿一脸口水。 她还要继续敬酒,而她不过费了一条裙子罢了。 口水别人看不见,春见胸前的酒渍旁边的两个男人看得可是很清楚。“春见,你没事吧。”陈昼紧张地开口。旁边的苏衡没说话,他脱下西装披在春见身上,对着旁边的小满开口:“走了。”苏衡牵起春见的手,小满乖乖拿了春见的手袋,没有和新人打招呼,三个人慢悠悠往门口走。 梁佩姿捏着酒杯酸道:“这个慎春见还真的厉害,竟然能搭上苏家长孙,连小少爷都被她搞定了。” 原来是他,陈昼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想到上次在春见小区门口看到的车里的男人。 三人走出了大门,外面的空气异常清新。 “你喝了酒,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家吧。”“嗯,谢谢你。”上了车,春见坐在后座,小满自动钻到了春见的怀里,小人儿大概是累了,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小满是我小姑的孩子,从出生开始就一直养在我们家。”“啊...噢,是这样...”春见没想到苏衡会主动和她说起。 “上次那条短信...”“我知道,你是发错了。”“嗯,我原本是想发给我闺蜜的。” 春见从来都觉得闺蜜这个词很油腻,一般都称艾衡为老友,不过老友这个词吧,看不出性别,关键时候还是“闺蜜”管用。 “嗯。”苏衡回答,也许他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已经轻轻扬起。 “小满睡着了?”“嗯,他应该累坏了,都打小呼噜。”“那我先把小满送回家再送你回去。”“好的。” 车行驶了40多分钟,到了具源山脚下。春见轻手轻脚把小满往苏衡怀里放,“你在车里等我,我一下就来。” “好的。” 苏衡抱着小满往山上走,走了几步,他站住了,在原地想了想,往回走,敲了敲车窗,“怎么了?”春见问。 “今天有点晚了,要不先在这里住一夜,我家有客房。”苏衡盯着车里的春见,那神情让春见想起那天在机场停车场时,小满执拗的表情。 月色下,苏衡的脸更加清隽,他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初次遇到苏衡那天,春见偷看他被发现,那时候的羞赧感觉还历历在目。 “好。”春见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说好。不知道苏衡有什么魔力,她总是无法拒绝他。 春见利落下车,轻快地脱掉高跟鞋拎在手上,就跟着苏衡往前走。苏衡侧头看她,微微一笑,没有说话,他心里想:“我选中的女孩,果然不一样。” 十一月的山林,还有清晰的虫鸣声,月光很亮堂,照得苏衡的心也明朗起来。上次下大雨,他一个人上山,心情差到极点。这次,他终于把春见领回来了。 “我能走你前面吗?”春见开口。“好。” 虽有月光,但是毕竟是山林,有些树木影在暗处,春见心里还是有点怕。两人个高腿长,不一会儿就上了山。门口留了一盏灯,屋里静悄悄。“奶奶她们大概已经睡觉了,我们上楼吧。”苏衡引着春见上楼。 苏衡在前面领着,看到客房紧闭的门,他忽然扭头对春见说:“客房好像住了人了。” 春见:...

  (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