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4

  第四章:苏衡的...儿子?

  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点开,收到了春见的消息:“爱卿,你下班了吗,今夜你会不会来?” 苏衡拿着手机愣了一晌,又看到她50分钟前发给他的“你到家了吗?”本想回复她“到家了。”但看到她后面发的那句话,知道她发错人了,心里不舒服,直接不搭理她,把手机关机塞到了口袋里。 苏家老太太和四姨对看了一眼,心里已经明白个大概。“这孩子大概是恋爱了吧?”她的这个孙子啊,从小就是这个脾气,对不喜欢的人爱理不理,对喜欢的人特别重视,偏偏脾气怪得很,喜欢的东西从不开口要,想要人家明白他的心里所想主动递上前去。

  如果是主动要求什么,那一定是特别特别想要得到的东西。 四叔看着对面两个女人相视而笑又不言语的模样忍不住心疼起苏衡来:“寒之,你怎么啦?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呐,和四叔讲讲。四叔晚上陪你去后山钓鱼好不好?” “下大雨钓什么鱼啊!”苏衡还没开口,四姨就怼了四叔一把。 “也无妨啊,我看寒之今天的雨好像没有淋够,要不奶奶等会也陪你一起去淋雨吧,哎...上次阿遥那丫头怎么说来着...我忘了。”苏家老太太也帮腔。 “青春的大雨,淋一场青春的大雨!”四姨笑着对苏家老太太说。 “你啊,别逗孩子了,让他好好吃饭吧!”四叔捏了捏四姨的手阻止她继续往下说。 苏衡自小基本上就由奶奶和四姨养大的,父亲苏翊从国外留学归来,给苏家老太抱回一个孙子,孩子他妈是谁一句话都没说。隔代养孩子总是会格外溺爱一些,所幸苏衡没有被宠坏,自小就十分稳重。但如今他都29岁了,奶奶和四叔四姨还当他是小孩子来哄,他就真的是太不该了。 “奶奶,四姨,四叔,我有一件事要对你们说。”苏衡心里有点愧疚,所以这次主动提起他的事情。“今天我本来想带一个女孩回家给你们看看,但是她突然有事情不能来了。” “还有些事情等我自己厘清头绪再告诉你们。”这还是苏衡第一次这么主动对他们说一件事,三位长辈面面相觑心里感到甚是欣慰,所以即使心里还有很多疑问也忍住没有开口了。 “好的,那你到时候再告诉奶奶吧。”苏家老太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起身去客厅拿了一张喜帖递给苏衡:“这是上个月你梁伯、邹姨亲自上门送的喜帖,他们的女儿佩姿要结婚了,你爸不知道又在世界的哪个角落到现在还没回来,你就代替他去参加婚宴吧。” 苏衡接过喜帖翻看,“...女 :梁佩姿,婿:陈昼... 荷蒙厚仪,恕不介催...梁孝文、邹静娴敬上...” 苏衡一向不爱凑热闹,但这次奶奶亲自开口,他也不好推辞。“好的,我知道了。” “嗯,别忘记啊,这周六的日子。” “好的。”苏衡起身,“你们慢用,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就先上楼了。” 第二天一早,苏衡6点10分准时醒来,感觉脑袋昏沉、喉咙疼痛。“竟然感冒了啊!”他摸摸自己的脑袋,补充:“大概也...发烧了。”下楼自己拿了药箱里的退烧药吃,他坐在客厅里等四叔跑步回来。

  已经11月初的山林比市区里低了好几度,苏衡拿了毛毯把自己裹得毛茸茸。四叔从后山跑步回来,看到苏衡坐在客厅里,超级兴奋地跑到他身边把布袋里的青黄毛刺球展示给他看:“你看,我摘了这么多的板栗,等会你去机场接小满回家,等他到家我们就可以开始做板栗烧鸡了。这孩子不怎么爱理人,偏偏对你二叔那么亲!” “二叔家有植物园,他当然喜欢。”苏衡笑说,“四叔我感冒了,拜托你去机场帮我接一下小满吧,记得开蓝色那辆车去。” “你生病了啊,怎么不早和四叔说。”四叔说着就要把手背凑到苏衡的额头上,苏衡站起来躲开,“没事没事,我吃过退烧药了。先上楼休息了,小满的飞机8点30到,你该出门了。” “啊,你怎么早不和四叔说,去晚了就完蛋了。”四叔说着就去客厅抽屉里拿了车钥匙往山下走,第一次觉得车停在山下那么不方便,第一次觉得下山的路那么长,他可不能让小满走丢了。 梁河城西,春见家。 早上6点,春见被艾衡的连环夺命call给吵醒,“春见,我今天9点到梁河市机场,你记得开车来接我啊!” “什么时候跑到外面去了我都不知道,竟然一大早就让我去接机。”春见虽然一边梳洗一边抱怨着艾衡,不过还是加紧了动作,艾衡那丫头耐心可不太好啊。 昨晚发完短信春见去洗了个热水澡,浑身轻松,想着吹干头发先休息一会,没想到一觉睡到第二天。收拾好自己,春见画着淡妆开着她骚气的小蓝车去往机场。 开到机场时间还早,春见把车停在停车场正准备先眯一会儿,突然听到敲玻璃的声音。她往左一看,就看到一个穿蓝色衣服的小男孩正在透过玻璃盯着她看。“哪里来的这么好看的小朋友!”春见心里想着,按下了按键,车窗缓缓落下,那个小男孩仍旧盯着春见,他开口:“抱我上车。”春见看着眼前的小男孩有点疑惑,“就你一个人吗?你的家人呢?” 小男孩看春见还没下车抱他,不知道开口说什么,只能垂着像小扇子一样的睫毛不说话。看着他的睫毛,春见心里忽然蹦出三个字“睫毛精!” 正当她要继续问的时候,车外有男声响起:“小满,你这孩子怎么跑到这里了,快上车呀。我们回家烧板栗烧鸡。” 是四叔。 他一转身放行李箱的功夫,小满就不见了,急的他到处找。“走吧。”他见小满不搭理他,上前拉了他的手。小满年纪小小,身体很灵活。四叔一拉居然还被他躲过去了。 “抱我上车。”他继续盯着春见看。四叔看着不配合的小满,忽然一拍脑门想起了早上苏衡的嘱咐“开蓝车去!” 他一着急,拿了苏衡的车钥匙,黑色的车,怪不得小满不上车。 春见看小男孩对旁边的大叔不搭理,就一个劲地让她把他抱上车心里顿时生了警觉,“你是这还孩子的什么人?”四叔看着面前的姑娘一脸警惕的样子,连忙开口解释:“我是他的四叔,这孩子是阿斯伯格人,认定是蓝车接的他,所以才不上我的车。” 阿斯伯格征...春见曾在书上看到过这个。但她仍将将信将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男人看着像是50多岁的人,腰板很直,精神很好,长期看脸评人的春见直觉他不是坏人。 四叔也是没办法了,他不想强迫小满上车,不想让他不舒服,于是准备打电话给苏衡问问解决办法。可是口袋里摸了半天也没找到手机,他尴尬地对春见说“姑娘,我手机忘记带了,你借我打个电话好吗?” “可以,不过手机我要拿在手里,你外放接通。” “好。”四叔拨通了家里的座机。那边有人接起来:“你好?”是清朗的男声。 “寒之啊,是四叔,我错开了你的车去接小满,现在他怎么也不上车,非要坐别人姑娘的车子。” “蓝色的?”那别的人问。 “是的。” “你把电话给小满听。” 看着小男孩呆萌的样子,春见把手机关了外放,凑到他的耳朵边,电话里那边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个男孩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 那边电话挂断了,小男孩对着旁边的人开口:“走吧。”说完看了春见一眼,好像很急躁似的。春见忍不住说:“我家在城西,你们住哪,如果顺路的话,我可以送你们过去。” 四叔看了一眼小满的表情:“我们在梁河溪镇东郊区。” “那顺路的,我往东城区高架下去就行。不过你们可能要等10多分钟,我朋友应该快要来了。先上车吧。”春见看着车窗外粉雕玉琢的小团子轻轻打开了车门,如他所愿把他抱上了车。 过了10来分钟,艾衡轻车熟路地上了车,看着一车老小有点傻眼。春见不知道怎么向她解释,只能说:“朋友的孩子,顺便送他们去城东。” 艾衡大约是累了,也没多问,点了点头就在副驾上闭眼睡觉了。 车行驶了一段时间,春见根据四叔的指示把车停在了具源山下。 四叔拉着小满对春见说:“快和姐姐说谢谢。” 小满不说话,面无表情。 “没事的。” “我们家就在山上,爬上去20分钟不到,要不上去吃个饭吧,就当是谢谢你今天的帮忙。” “不了不了,我还要把我朋友送回家。”春见推辞。“小睫毛精,拜拜哦。”说完春见挥了挥手,开车走了。“刚刚电话里的声音怎么这么耳熟!”春见开着车在脑袋里搜寻声音的主人,实在想不起来是谁的。 ... 周六,春见起了个大早,准备去美容院做个护理,前天收到了陈昼的喜帖,她想他既然敢给喜帖,那她也敢去。酒席设在沃雪山庄,开车过去也才30多分钟,她下午还可以做个发型再过去。 等她把自己拾掇了一番,一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开了她的小蓝车雄赳赳气昂昂奔赴战场。

  一下车,她看到一个小男孩蹲在地上看着什么植物,他的旁边站着的竟然是一周未见的...苏衡!...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2.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