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3

  第三章:前男友来访

  下午5点的雨天,天色已经很暗了。两人在在雨幕的车里像是缩在一艘孤舟里,苏衡看着旁边的春见开口:“雨这么大,今晚去我家吧?”

  春见扭头看苏衡,他的头发被斜风雨打湿,几缕刘海微微卷曲贴在光洁的脑门上,一双眼睛在车内的暖光灯下透露出天真和魅惑。“一个大男人,长成这样也是够了...”春见心里想。 “去你家?”“嗯,这里到我家只要15分钟,雨太大了,开车不安全。”“你家不是在城西那边吗?”“祖宅在这边。” 春见看着苏衡,心里想起刚刚撑伞的时候,他很自然地揽住自己的肩膀,一双大手把她护在伞下的场景,那短短5分钟真的有种被人保护的感觉。 “那么,去歇一晚应该也...”就在春见刚要开口答应的时候,手上握住的手机忽然一声震动,“见一面,我在你家楼下的亭子里等你。”是前男友陈昼。 “怎么了?”苏衡看着春见盯着手机屏幕发呆,于是开口问她。“啊?没事没事。那个...我还是回家好了。”春见锁屏,把手机放进了包包里,“送我回去吧。”“好。”

  一路无话,好像下午的好气氛都被一场大雨浇灭了。苏衡开车,春见侧身躺着,头向着窗外,不知道有没有睡着。在来梁河溪景区的路上其实她没有睡着,她知道苏衡弹了她的扎的小团子,假装睡着的套路她屡试不爽,几乎没有哪个对她有意思的男人能忍住不摸她的头发。 现在她侧躺着,望着窗外的雨,心里乱如麻。自从3个月前和陈昼分手,他们就再没有见面,这次他找她是有什么事?是要和我复合吗还是...?春见越想越燥,干脆坐起来,这才发现旁边苏衡紧绷的侧脸,“他好像不开心啊。”她看了他的脸色心里竟然有点心虚,明明自己和他也不是情侣关系。 “前面那个路口就到了,在小区门口放我下来就行。”春见开口。“雨这么大,送你到单元门口好了。”“不用麻烦了,到小区门口就行。”“小心感冒,我还是...”“我说不用了!”春见突然提高音量。苏衡侧头看了她一眼,低头“嗯。”之后不再说话。 5分钟之后,车停在了小区门口,苏衡解了安全带,手伸到后座拿了雨伞递给春见,春见伸手接过:“谢谢,下次还你。”说着便要打开车门下车。苏衡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力道不小:“下次是哪次...”春见回头看他没有说话,苏衡松了她的手腕:“算了...雨伞不用还我了。” 雨还是很大,一点没有要歇的意思。春见撑着苏衡给的雨伞忽然想到自己拿走了他的伞,那他...要不...?她回头一看,苏衡的车早就没有踪影。等春见走到亭子里的时候,却不见陈昼。她扭头往后看,看到了撑着伞走来的陈昼。 “看你这么久也不来,我就去旁边买了你喜欢吃的绿豆糕。”陈昼扬了扬手中的东西说。 春见许久未见陈昼,他还是那样清隽,说话的声音不急不缓很温柔。 “你这是干什么?”春见不看他的笑容,侧头冷声说。“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们已经分手了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陈昼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开口问她:“刚刚送你回来的男的是谁,和你什么关系?”“这和你无关。”“是你的新男朋友?”“是又怎么样?”“春见,我要结婚了,和梁佩姿。”“恭喜啊,两家强强联手,这下你妈该高兴了。”春见硬着头皮开口。“所以你是来给我送喜帖的,陈少这么忙,给我寄过来就是了,干嘛还费力跑一趟。”“春见,你知道我是被逼的,我不爱她。要不是梁伯伸出援手,我家现在都破产了,我不得不...”“噢,原来你的身价这么高?听说梁佩姿她爸给你家投了2亿,呵呵。”春见没让他继续说下去开口截了他的话。“春见,你...不要这么说我。你知道我自始至终只爱你一人,即使我结婚了,我心里也只有你,我们可以像以前一样见面。”“你让我做你的情人?”春见盯住陈昼,眼里已经蓄了眼泪,“陈昼,你不要欺人太甚,我慎春见绝对不可能当别人情妇。”说完这些话,春见从陈昼手上夺过绿豆糕就往地上扔,扭头就走。“春见!春见!”陈昼在后面喊:“别的女人都可以你为什么不行?你考虑一下再回复我。” 回到家,春见心里的怒气未平,关了伞就把伞扔到了客厅一角。接了杯水灌了几大口还是怒气未消,又气又急,眼泪簌簌流下。 她和陈昼在一起三年,三年的日子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她以前一直以为陈昼是真心喜欢她、尊重她,可是他今天竟然让她做他的情妇。更让她生气的是,她之前竟然还以为他是来找她复合的,真是丢脸。 之前春见和好友艾衡在咖啡馆连接WiFi的时候,就看到有人把WiFi名字设置成“今晚老婆不在家”,那时候她和艾衡笑了好一阵子,不管是不是玩笑话,能这样取名字的也真是天才。 如果她答应陈昼的做情妇邀约,那陈昼家的wifi名称岂不是改成“今晚老婆不在家”最合适。可笑至极。在沙发上生气半小时,春见的肚子不争气地饿了,窗外仍旧是大雨,老天好像要把今年一年份额的雨水都在今天一次性下了。起身捡起刚刚被自己仍在地上的雨伞,春见忽然有点想念下午和苏衡一起喝的粥。她打开手机给苏衡发了一条微信:“你到家了吗?”之后去厨房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毕竟再生气也不能亏待自己的肚子,是春见的人生原则。 冰箱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瓶鸡枞油,还是上次艾衡来家里玩的时候给她带过来的,春见一直没有打开过,随手放在冰箱里。想起艾衡说鸡枞时候的夸张表情,春见打开鸡枞的盖子舀了一勺油几根鸡枞拌到面里,香气顿时四散,春见就着鸡枞吃了一大碗面,大半瓶鸡枞都被她下肚了。 吃饱喝足,心情变好,她拿起手机一看,已经过了40分钟,苏衡那边还是没有回复。她也没有多想,放下手机准备去洗个澡,忽然想到这个点艾衡那家伙应该还在加班就又打开手机促狭她:“爱卿,你下班了吗,今夜你会不会来?” 发完消息手机一丢,春见去洗了个热水澡。 此时东城郊白家老宅,苏衡正洗好澡从浴室出来,吹干头发下楼陪奶奶吃饭。白家老宅在梁河溪镇东边的具源山上,是个小山包,从山下爬上山也就20分钟。因为山林里多小兽,平时会突然窜出来,还有一些胆大的会直接躺在路中央,开车的话很容易伤到他们,所以苏家的人都把车停在山下,再步行上山。 苏衡的伞给了春见,老宅里奶奶和四姨四叔年纪又都大了,他不想让他们下山给他送伞,于是只能冒着雨上山。 雨天的山林里,有着独特的气味,空气微甜,风吹到身上的时候一阵冷,苏衡默默爬山,脑海里闪过下午春见喝粥时心满意足的表情。 “寒之,你回来了,怎么没有打伞,淋得这么湿。”苏衡还没走到家门口,就看到四姨远远撑着伞迎了过来。“你奶奶说看你这么晚了还没回来,让我来接你呢。今天你告诉她晚上会带个姑娘回来,她可高兴了,亲自下厨...诶,怎么就你一个人来?”四姨停住了嘴,讷讷看着苏衡。四姨看苏衡低头没回答,手伸过去把苏衡的手腕一揽,就像安慰小时候的他那样说:“没事,没事,我们快点回去吧。”苏衡那么大的个子被四姨拽着回了家,苏家老太太烧好菜已经坐在桌前等他了,一大桌子的菜非常丰盛。看到他一个人回来也没有问他,只说:“淋得这么湿,先上楼洗澡吧,别感冒了。” 满桌的菜,还是从前的味道,苏衡拿着筷子一点也没有胃口,但又怕奶奶看出他不开心只能默默吃饭。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点开,收到了春见的消息:“爱卿,你下班了吗,今夜你会不会来?”

  (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1.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