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2

  第二章

  春见低头看了一眼身上穿的衣服,“还好还好,衣服还是昨天晚上那件。”

  再往下一看,裤子竟然不见了!只穿着她的小内内!这时她才意识到事情可能不对了!刚想甩自己几巴掌,她挪了挪自己的大腿,发现内侧一点异样都没有,站起来再甩两圈扭了个腰,也一点事也没。跑到厕所了去确认没发生什么事情之后,她终于放心了,坐在客厅里喝了一大杯水,拿出手机躺倒在沙发上。

  春见通过了苏衡的好友认证之后,迅速翻起了他的朋友圈,朋友圈里只有几首歌,几张旅游的组图,其余的就是食物的图片,没有自拍没有和美女的自拍也没有他拍,最新的一条是昨晚吃火锅的图片,满屏的肉,角落里只露出一双修长洁白的手,手上有一只银镯子,她放大图片发现,那是她的手!瞄了一眼发送时间:19:35。那时候春见刚抢了苏衡筷子上的鸭肠。

  她回到房间里,从地上找到了烂泥状的牛仔裤,正准备抱着被子继续睡觉,苏衡那边就传来了消息:

  “起来了吗?”“你的车我帮你停在楼下了。”大约过了两分钟,他又发来消息:“我在你家楼下等你。”

  春见家住在十楼,她从客厅的窗户往下看,就看到楼下的亭子里有个人在坐着,那是苏衡。自从3个月前和陈昼分手之后,已经很久没有男人在楼下等过她了。她洗漱化妆30分钟之内下楼,之前总是让陈昼等她1个多小时,楼下那个男人应该没有这个耐性吧。

  她从单元门里一出来,远远就看见苏衡坐在亭子里,白色衬衫黑色西装裤白球鞋,嫩得像大学生一样。“啧啧啧,男人都这么不显老么。”春见又在心里吐槽。她站在门边偷看他,只看见他坐在木椅上,腰板挺得很直,脸上神色淡淡的,没有不耐烦的样子,也没有玩手机,好像...好像真的就是在坐着等她。

  春见看了一会儿继续向他走去,苏衡察觉了人来,“你来了。”看到春见的一瞬间,他的脸仿佛被点亮了,原本淡然的神色被笑颜替代。“见到我有这么开心么。”春见又在心里打小九九。

  “走吧。”苏衡对她招了招手,往车旁走去。他腿长步伐跨得很大,没一下子就走到了一辆黑色的车旁站着等她,春见马上小跑过去坐到副驾驶座位上。

  “你怎么知道我会赴约?”“你哪来的自信?”“我的裤子你脱的?”“我们要去哪里?”

  这些问题一个个在春见的脑子里转悠,但是春见就是不开口问,生生憋住,假装转头看窗外的风景。苏衡专心开车,也不说话,也不打开音乐调节气氛。春见看他一路上都不说话干脆眼一闭安心养神,宿醉之后本来脑子也还没清醒。苏衡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车,终于扭头看了一眼春见,结果只看到她的后脑勺,她圆圆的后脑勺,还有扎成团子的头发,他的手凑上去就在团子上弹了个毛栗子。

  车继续开了大约二十分钟,在梁河市城郊梁河溪景区停下了。春见看了一眼不远处牌子上写的AAAA景区,有点傻眼,“还有人开车到景区喝粥?”

  苏衡看了一眼春见一副想说又忍住不开口的表情,心里暗笑。

  他终于开口:“你是本地人吗?”

  “嗯。怎么?”

  “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有关于梁河溪的一个传说?”

  “什么?”

  “据当地老人说,很久以前梁河溪旁有一位年轻貌美的姑娘开了一间餐馆,她店里三个男伙计长相都非常俊秀,而且这四个人多年都容貌不变。她做的菜特别好吃,而且还有特别的功效。”

  “什么功效?”“返老还童、修复伤疤、忘却情爱...”苏衡说得一本正经。

  “哈哈哈哈,你开玩笑呐。”

  春见笑了,“你相信这个?”

  苏衡看着旁边笑成一朵花的春见,微微低了头没有接腔,停下步子说:“到了。”

  春见顺着视线往上看,木质门牌上写着--梁河溪粥铺。店铺还挺大的,有两层,楼下粗略数着有15张方桌。客人不多,临窗几桌零零星星坐了几位食客,都没说话,安安静静捧着碗喝粥。有一位穿着藕色旗袍的服务员迎上苏衡,“欢迎。”春见在店里四处观看,心里面有了点底,食物好不好吃,不看装修,不看位置,只看食客。这家店,一定不错。在她仔细盯完屋檐上的红灯笼转头看苏衡的时候,余光瞄到他从兜里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了服务员。

  服务员抬手往楼梯一指:“两位楼上请。”苏衡转身招呼春见:“走了。”她连忙跟上去。在他们上楼的时候,店里的其余几位食客都从食物里抽离出来,忍不住盯着上楼的两位。春见感受到了他们灼灼的目光,忍不住回头,“他们为什么这么看我们?”

  苏衡看着表情疑惑的春见,忽然抬手顺着春见头顶的丸子头摸了一把:“我不知道。”。春见这人虽说不上是情场老手,但情感经历也不算少,刚刚被摸了一下后脑勺,竟然心都重重磕了一下。

  楼上是包间,服务员领着他们在门牌上写着“濯九莲”的房间前停下。“两位请进,菜单在桌子上,选好了请按铃叫我。”服务员说着就扭头走了,也不帮他们开门,也不帮他们倒水。不过这两个人也没介意,各自落座。

  窗外望去就是梁河溪,十月末的下午天气很好,还有船在河上穿行。苏衡翻开菜单递给春见,菜单也就只有两页纸,一页粥,一页酒。粥仅有五款,梁河溪鱼粥、五花鸡丝粥、菌菇粥、猪肝粥、猪脑粥。酒只有两款,蜡梅清酒、桃花旧酿。春见看着纸上的“猪脑粥”三个字,心里想象力一下猪脑被搅拌在白粥里的样子,泛起了一丝恶心,她抬头看着对面的苏衡问:“猪脑粥?”苏衡看着春见似笑非笑:“没人会点猪脑粥的,你点了也不会给你上。”

  春见很想问为什么,但她看着苏衡那副嘲笑她的样子又生生憋住了,她在心里打小九九“她就是不问为什么,看他说不说。她春见在男人面前从不认输!”。如果昨天和他初见的主题是鬼使神差情不自禁,那今天就是憋憋憋了。

  “那就梁河溪鱼粥吧。”“要喝酒吗?”苏衡问。“不喝”“你今天要开车也不要喝。”春见补充。“好。”苏衡乖乖回答。苏衡按了桌上的铃,服务员马上推门进来,“两碗梁河溪鱼粥。”

  粥很快端上来,春见老远就闻到了香味,今天早餐都没吃,已经饿到前胸贴后背了。白瓷碗里盛着半满的粥,碗沿一圈鱼片,撒了几朵葱花而已,除了鱼片排列得比别家粥铺整齐之外,春见还没有看出这粥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

  也顾不上装淑女了,她捧着碗吹了几口气就把白粥和鱼片一起往嘴里送。她和老饕群里的同好们吃过很多次别人推荐的鱼粥,都没有这次吃到的这么满意的。粥一定是下了功夫煮的,小火慢慢煨,不是高压锅15分钟的能出的效果。最惊艳的就是鱼片了,不仅不腥不老,还有一种莫名的香气和鲜味。两个人都专心喝粥,不一会儿碗就空了,后背还暖出一层薄汗。

  放下碗筷,春见只感觉身心舒畅,憋了小半天的她终于被鱼粥熨帖地心生快意。苏衡比她一步先吃完,此刻正直勾勾盯着她,那神情好似在等她表扬的小学生。

  春见吃了好吃的东西,自然也不和他计较太多,立马对他说:“粥很好喝,谢谢你带我来。”“梁河溪鱼汤是那个人的拿手菜。”苏衡忽然开口。“谁?”“就是我刚刚和你说的那个传说故事里的老板娘。”“那这梁河溪鱼汤的功效又是什么?”“返老还童。”春见还想继续问,苏衡突然开口:“回去吧。”“啊...好的。”

  话题中断,两个人下楼,刚结完账走到门口,瓢泼大雨就倾盆而下,春见看了一眼苏衡手腕里的外套,脑海里竟然浮现出偶像剧里男主女主顶着衣服在雨里奔跑的场景,忍不住扬起了嘴。视线里苏衡从手腕里拿起衣服,慢慢的...慢慢的穿在了身上。后面有声音适时响起:“伞给您。”服务员双手递上了一把伞。

  春见:...5分钟就走到了停车场,雨太大,春见的裤脚都湿了,黏黏贴在身上特别不舒服。

  下午5点的雨天,天色已经很暗了。两人在在雨幕的车里像是缩在一艘孤舟里,苏衡看着旁边的春见开口:“雨这么大,今晚去我家吧?”

  春见...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7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