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每日好文分享之春见与苏衡1

  第一章

  春见第一次见到苏衡的时候是在10月末的火锅局子。

  H城吃货界合照里永远的的C位老大忠哥拉的群,攒的局,里面是一群老饕,整天在群里讨论得空去哪儿吃东西。

  这群里的人都有一个特点,为了吃一口好的不怕麻烦。

  有些时候夜里馋了,就在群里吼一嗓子,一群夜猫响应,开了车子就跑到白日谁随口提到那一家新店。呼啦啦点一大桌子,要是味道好,可以把厨师夸上天,要是味道不咋滴,恨不得冲到厨房把锅给掀了。

  这次大家攒起到火锅局子是春见期待已久的,她一下班就开了车过去。火锅店才开了一个月,生意特别好。她推门进去的时候,大家已经先到了,她和忠哥笑着打了招呼,就拉了椅子坐下来。

  坐下来后,一抬眼就看到对面坐着一个长相清秀、皮肤白皙的青年。她眼前一亮,不由多看了几眼。那青年大概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对她礼貌一笑。这个青年,就是苏衡。

  上菜很快,一群老饕不喜欢废话,专注吃肉。春见瞧见鸭肠就只剩一根,立马筷子凑过去夹起那最后一根,正准备涮到红汤里,没想到那头被苏衡夹了,两人抬头对看一眼,一时间都看到彼此眼里对食物赤裸裸的欲望,谁都没有放筷子。

  大家似乎好不容易从食物里抽身,看到了春见和苏衡的情况。忠哥笑了,抬手拍拍苏衡的肩膀。苏衡松了筷子,鸭肠被春见夹走。春见心里腹诽,好没品的男人,白瞎了那张脸。

  众人吃饱喝足各自回家,春见正要打开车门,被忠哥喊住,春见,我记得你是住在西城那边吧,顺便帮我送送苏衡吧。他把身旁的苏衡推到春见旁边。那男人看着春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春见本来还打算开车去甘叔家讨杯茶喝,但看到对面那个皮相不错又带着挑衅眼神的男人,点了点头。“走吧”她率先朝着停车场走去。

  车行驶在夜色中,春见侧头看了眼副驾驶上的苏衡,他打开了车窗,晚风吹着他额前的刘海,长长的睫毛在光下投射出一片阴影。“睫毛精”春见心里腹诽。

  “认真开车,别盯着我看”苏衡忽然开口。春见忙扭头专心开车,后背一阵热,脖子耳朵脸颊全红了。

  哎,又不是没看过帅哥,怎么这次这么丢脸。

  “你还没有说你家在哪,我往那边送你。”春见冷冷开口。开了一路,他都没有主动提起来,春见觉得开口找回场子。

  那边苏衡听了,这才缓缓睁开眼睛,微信进来一条消息:你的车我已经帮你开到你家楼下了,谢我,表情(坏笑脸)。

  他看了一眼车窗外开口“去喝一杯吗?”春见看了眼他的眼睛,鬼使神差得点了点头。

  春见样貌不错,打扮偏性感风,平时出门的时候总能招惹一波浪蝶,但对于“喝一杯”的邀约,有点守旧老派的她都是微笑拒绝的。今天不知怎么了,她竟然拒绝不了。

  离春见小区走路15分钟的地方正好有个“酒吧一条街”,停好车后,春见和苏衡站在路口的时候,春见心里面还有点犹豫,和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只知道名字的男人去酒吧,这样好吗?虽然这个男人的长相,很对她的胃口。

  “去哪家?”春见问。“濯九莲。”苏衡说完,抬腿就往前走,大长腿迈步很快,春见不得不小跑追上去。右边路口转角第一家就是,濯九莲三个字印在门头,黑低白字,低调又耀眼。

  濯九莲门口一个人也没有,两个人穿过一条暗黑的甬道,有侍者在甬道尽头等候。苏衡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什么东西递给侍者,侍者点头,抬手指了一个方向,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

  “这边走。”苏衡开口,拉了拉正在惊讶中的春见。也不怪她看呆,本来以为是来酒吧喝酒的,没想到他说的喝一杯竟然是喝茶。包间是古风装修,房檐盖有稻草,还有水池,水池里两尾红鲤,水池边竟然还有一丛苍翠的竹子。

  苏衡和春见面对坐下,苏衡接水烧水一气呵成,还展示了一套简洁的茶艺表演,行云流水,非常熟练。

  “金萱,乌龙茶。”苏衡把茶盏放到春见面前。

  春见看了眼茶汤,心下觉得有趣:在酒吧一条街喝茶的感觉真的有点惊喜呢。有种跑到成年人堆里唱儿歌的感觉。

  喝完一盏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有风从窗外吹来,有桂花的香气。明明才认识不久,明明两个人面对面坐着不说话,但一点不觉得尴尬,反而有一种久违的舒适。

  “抽烟吗?”苏衡从口袋拿出一包烟,抬眼看了看春见。

  “抽。”春见在帅哥面前,一般都推说不会抽烟,毕竟得装装样子。今天是,又一次鬼使神差了。

  春见从他手上抽出一根烟,苏衡凑过来给她点火,不知是有意无意,他的手指触碰到了她的脸,一阵微凉。

  这次是碰到高手了啊,春见心想。

  两个人又是面对面抽完一根烟,苏衡看了看她又开口“想喝酒吗?”春见看他,他的眼在微暗的灯光下,好像漏出了一点晦暗不明的情愫。

  “喝。”春见又一次鬼使神差了......今晚真的很不一样,烟酒茶还有火锅都和对面那个男人一起尝了........

  苏衡起身,从背后的柜子里拿出一瓶酒,两个小杯子。轻轻放到春见面前,“伏特加。”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掉半瓶。春见身上越来越热了,苏衡耳朵微红。“回家吧。”苏衡忽然开口。

  春见从凳子上站起来,一阵晕眩,差点一头栽倒,苏衡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等她自己站定,马上抽出了手。

  春见又看了他一眼,心下忽然有种莫名的冲动,那股冲动从心脏出发,窜到脚底,又从脚底出发流回心脏。

  “去你家还是去我家?”她心头的那把锁忽然就打开了,“咔嚓”一声落在地上。过了半晌,头顶苏衡的声音传来“你家。”......

  第二天,春见头痛欲裂得醒来,看了一眼手机,已经11点了。幸好是周末,要不然就糟糕了。

  床头柜上有张纸,“醒来打我电话,(一串数字)带你去喝粥,再通过一下我的微信好友认证——苏衡。”

  昨晚发生了什么?

  春见忽然想起自己说的“去你家还是我家”一下子从床上蹦起来。我到底做了什么!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3/76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