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班组往事(七)

  细数一数,上班已经三十年了,三十年悄无声息地从指间流走,三十年的厚重岁月却刻骨铭心。熟悉的洗煤厂,熟悉的厂前大道,熟悉的篮球场,依然是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厂办公主楼,依然是路旁灿烂开放着的黄色蒲公英,温润的微风吹拂着面颊,曾经美味飘香的厂食堂,孩子们欢声笑语玩耍的厂幼儿园,职工浴池,花房……物还是那些物,都静静的还在那里。我心中颇为感慨,曾经为包钢做出巨大贡献的洗煤就这样停产了。

  洗煤厂主要有,原煤、水洗、浮选、机修等主要车间构成。当时采用跳态洗煤法,工艺不是很先进,但在华北地区也是数上号的大型洗煤厂了。1986年包钢教育处在包钢六中、八中、十一中都开展了各类职业高中教育课程。洗煤厂委托包钢十一中办了个洗煤职业高中班,全班45人。厂里非常重视专业课培训,派出了当时的总工王知仁,高工葛希成,浮选的杨启良,原煤技术员杨则季,还有刚分配到洗煤的大学生王存才,但任我们的专业课老师。

  上总工王知仁老师的课时同学们最安静,懂的王工的辛劳,同学们看在眼里,王工腿脚不好,走路吃力,有时厂里的小车把他送到学校,有时找个骑自行车的年轻人把他驮来,下车后一瘸一拐的朝班级走来,班长和学习委员忙出去搀扶,王工摆手不用,王总工嗓门大,啥气肥煤,焦瘦煤,哪个煤种含硫高,啥地方产啥煤,讲的特明白。没点处级领导架子,和蔼可亲。后来我入厂后没几年,他还干了一届厂长,至退休。

  带我们机械制图课的葛工,一副标准的知识分子形象,40多岁,高个子,戴眼镜,多会也是穿一件兰色的中山装,领口系的板板整整的,不苟言笑,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其修养造诣非常之高深,讲课时自带各种颜色的粉笔,不看教材,单凭嘴说,就能讲满一堂课,拿着大个的三角板,圆规,在黑板上画各种图。就是讲话我们有点不适应,好像是南方人,下课也不急着走,任你提问,百问不烦,百问不腻。那课讲的比我们文化课几何老师讲的都好,课堂上手把手的教同学们在黑板上绘图,认真负责的教学作风,至今难忘。就连班里学习最差的黑蛋也能画出,葛工教的螺丝,减速机配件等三维图来。

  讲生产工艺课的杨工,爱鼓捣屁驴子(摩托车一种)来上课骑的屁驴子,声音特别响,摩托车屁股上的排气筒里冒着蓝烟,没进校门呢,我们就知道杨工来了,也有时是推着他那屁驴子来的,估计是坏了吧。男生们都喜欢看他的车,有的胆大者试着想骑一圈,可杨工早猜到学生的心思了,屁驴子一停,马上锁了钢丝锁,我们只能望车兴叹了。

  年轻点的原煤杨技术员,教我们电器课,他讲的课映像不深,就感觉他脖子有点歪,后来当了机修的主任了。最受欢迎的是刚走出大学校门的王存才老师,67年生人,鞍山钢院毕业,来自内蒙古科尔沁大草原,因为他岁数和我们相仿,看着没点老师样子,到像我们的学长。中等个子,戴眼镜,脸庞有点酒渣红,头发乱,穿着当时最留行的毛料子蓝西服,可里面的衬衣,皱皱巴巴的,骑着辆,直梁白山牌自行车,意气风发,他带我们的选煤工艺流程课。通过授课接触才发现他很具有亲和力,和这些学生们能说到一起,下课后和我们侃大山,而且不拘小节,我们是学生不能抽烟,也没富裕钱买烟。下课时男女生围着他,让他讲大学里的趣闻和大学是啥样子的,这会他很大方的先给会抽烟的,他的学生们散着烟卷。使我们受宠若惊,这时班长赶紧派人盯着点班主任刘老师别来个突击检查,还叮嘱怕烟呛的女生别给班主任打小报告,然后同学们屁股坐在课桌上,脚踩着凳子,围坐在他身边,从从容容地吸着烟卷,教室里顿时烟雾缭绕……讲开课后,存才老师让你知道啥是高校来得大学生,结合我们将来入厂要用到的哪些方面专业知识(我们入厂后也没用上)那讲的条理清晰,重点突出,霸气不失细腻。还掏钱给全班学生买过笔记本。这几位老师的专业课,同学们都顺利结业。事隔多年这些教过我们的老师大多都也退休了,可同学们挺怀念他们,那时的他们虽不是职业老师,可对我们这些学生认真负责的精神,和职业老师没有一点区别,走上工作岗位后,同学聚会时常常说起他们。

  特写小文献给曾经的你们,可爱的职业课老师,祝你们晚年生活幸福!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1/744.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