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每日好文分享之进城摆摊

  我二十九岁那年,进城去摆摊。

  记得第一次上货,我骑上车子,兴冲冲奔北关菜市场去了,经过一番打探,最后从一个老农手里,购进了几十斤蒜黄。

  回到租房,媳妇帮我卸下框子,饭没顾得吃,开始整理蒜黄。等把一捆捆蒜黄解开,这才发现,蒜黄放置时间久了,已经不新鲜,除了外面好一点,里面烂了不少。媳妇没好气的埋怨,我的心一下凉了半截。

  经过一阵挑挑拣拣,半框蒜黄扔掉了一半。我带着挑拣出来的蒜黄,再次回到北关菜市场,跟别人一样,摆在路边,等着顾客上门。

  我瞅着眼前的蒜黄,总共有十斤八斤,零卖的话,掐尖抹零不合算,最好叫某个单位食堂一下子要了,算是一笔最好的交易。可我初来乍到,两眼一抹黑,谁也不认识,上哪去做这笔合适的买卖?说来真是运气好,市政公司食堂来了一位吴师傅,全都要了我的蒜黄。这一下,我挣了三块多钱。

  那时,一大早上,市场上就有很多临近的菜农,带着推着自家菜园里的各种蔬菜,来这里交易,什么韭菜芹菜西葫芦,小葱黄瓜小萝卜,各种新鲜蔬菜,应有尽有。听人说,春天里,头刀子韭菜鲜黄瓜,值钱又好卖,我就上了一筐韭菜。谁知道失了眼色,韭菜并不是才割的,已经不新鲜了,我偏要卖个好价钱,岂不是痴心妄想。卖来卖去没人要,最后只得贱卖。好在市政公司的吴师傅多要了一些,才没有折大本。

  那时,还没有城管,市场由工商所管理。其中有个姓王的,人称“阎王”,甚是厉害,经常夺秤把人夺哭了。整个菜市场占据了马路两面,阎王一来,大家都规规矩矩守在台阶以上,阎王一走,不少人就往外挪,占道经营,自然为的是多卖钱。有时候,刁钻的阎王突然杀个回马枪,那些来不及躲闪的自然被逮个正着,秤杆经常被抢走,还得跟在阎王屁股后头,陪着笑脸说尽好话,表示下次再不敢了,把秤要回来。

  阎王这些管理人员一下班,对商贩来讲,真是黄金时段。大家可以无所顾忌地拥堵到路口,放心大胆地交易,叫买叫卖,压在手里一天的货,全都交易一空,心情好不快哉!

  一段时间下来,我们仔细盘算一下,除去房租、伙食和水电费,加上孩子上学,真是赔本赚吆喝,几乎不剩钱。

  挣不到钱,我自认为不是耍秤杆的料。后来认识一位老乡,就买了车,跟着他三天两头跑青岛,上城阳、沧口、抚顺路批发市场倒腾西瓜和蔬菜,腰包慢慢鼓起来。

  数年后,北关菜市场不知撵到哪里去了,也不知何时有了城管,他们所到之处,小商小贩,如惊弓之鸟。记得一次进城,在人民医院北头,近距离围观了一次城管与商贩的搏斗。城管夺秤,商贩不给。五六个身强力壮的城管,围着一位大嫂,抢夺她的秤杆。城管怒气冲冲,帽子歪了,那位大嫂也是强悍,头发散乱,嘴角出血,破口大骂,有人起哄,有人谩骂,过往车辆笛声四起,场面十分混乱。

  其实,城管与商贩之间的大战,几乎每天都在上演,一个要管理要整洁,一个要挣钱养家糊口,矛盾几乎不可调和。大战到底,小腿最终拗不过大腿,商贩们只能选择投降,甘拜下风。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了人间烟火,再整洁的城市也就变成一座死城。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肆虐四个多月的疫情过后,这些日子,听说政府为了活跃经济,已经支持市民上街摆地摊了。

  我喜欢,冰糖葫芦噢,那种沿街叫卖的吆喝声;我喜欢,瓜摊前那种一个甜瓜几人分享的氛围;我喜欢,那种坐等小吃出锅热气腾腾的场景……

  说到底,民生为第一要务。一个城市,如果有了浓浓的人间烟火气,才会富有蓬勃生机!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11/73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