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65

  第八章、繁花屹立(7)

  念章端起茶碗,道:“齐三哥,我听着是你的声音吧?”

  “我说的也没错啊,就是饭食差,吃不饱。”齐三抬起头道。

  “你也是老人了,如何差,如何改,有两位掌柜,还有我,难道不能好好说吗?大呼小叫污言秽语成何体统!”

  “小声儿了不是没人理我吗,我又不会哄着大小姐您说好听的。”

  “孟婶儿,二掌柜,你们对一对厨房的事儿,该添就添,玲珑娘,你时常问问大家的口味,要是帮厨的嫂子不合适,该换就换,总要让大家吃喝满意才好有精神头干活儿,出来做事儿都是为了挣钱,大河没水小河干,因为一口吃食耽误铺子挣钱耽误大家挣钱,划不来。”

  “少东家,咱们的吃喝不说是好的,也是中上,现在这个年成顿顿有肉,已经是好的了。”二掌柜道。

  念章见齐三仍旧面色不降顺,继续说:“齐三哥,那日我隐约听着你的意思,是觉得我年纪小又是闺阁女子,所以干不好买卖,带累大家了是吧,那成吧,我也不耽误你谋个远大前程,大掌柜,结账吧,不扣银子,多发一个月钱。”

  “少东家,大小姐,我没有不干了的意思。”齐三也软了下来。

  “那日的话我听得真切,咱们今古斋的确是没出嫁的女人当家,和别的铺子不一样,但是你们出门做伙计,为了挣钱又不是选君王做臣子,若是实在觉得给女人做伙计气儿不顺,就今日一并结账了吧。”念章说完不等齐三再辩驳,起身对两位掌柜道,“叔儿,您去吧,还有大事儿要办,二掌柜留下给他们算算账,要走的就结账,今日还有重光先生的课业没有完成,没有重要的事情就不必来找我了。”

  念章起身走出正厅,齐三忽然扑到她身边,跪下说:“少东家,您放我一次吧,我也就是发发牢骚,以后一定不随便说话。”

  念章正要说话,却见存礼拎着行李走进来,一身戎装,连忙迎了过去:“哥哥!”

  “爹呢?”存礼见铺子里的掌柜伙计都在,以为沈伯远在带着念章问生意,被她拉着走进屋,却没见到父亲。

  “一早去翰林舅舅家了,陪老太太聊天。”念章又吩咐厨娘道,“玲珑娘,给少爷准备饭,你拿手的要,少爷爱吃的也要,多多备上,过年你没回来,爹好生难过,孟婶儿,你亲自给少爷收拾屋子。”

  二掌柜见状,知道念章必定再无心管齐三的事情,问道:“少东家,这——”

  念章转头看看齐三,道:“齐三哥,若是还想留下,前日之事没有下一次。”

  “我一定守规矩,多谢少东家。”齐三拱手行礼。

  “那就这么着吧,以后住家的伙计每日晚饭来一个去厨房帮忙,想吃什么自己操持什么,铺子里也是这样,一人轮一日,总能吃一口自己爱的。”念章话音未落,已经拉着存礼向中院走去,边走边说,“今儿中午老太太那边必定吃斋,你不要过去吃饭,下午过去请安,把爹爹也接回来,他中午不得肉吃,晚上要好好吃一顿,陪爹爹喝一杯。”

  存礼看着念章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有刮目相看的惊诧,更有怅然若失的感慨,她长得越来越不需要自己的样子了,那个暖风和煦里柔嫩的小姑娘长成了一个刀锋剑雨里凛冽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不仅需要呵护,还需要一种可以仰仗的力量,念章的笑容,如是灿烂,那辰砂色的口脂却如同一个黑洞,将自己所有准备好的来示爱的力量,全部吞噬。

  两人来到中院,还是一树槐花飘落的日子,芸豆花将将落了,嫩生生接了细细的豆角,凌霄花还没开,瓦缸里还是那些五彩斑斓的金鱼,宣德炉如旧、粉彩细瓷香盒换了一只花梨木的盒子,老藤摇椅越发油亮亮,花梨木小椅子换成一张大圈椅,银红色绣海棠花的椅搭换成了玉色绣白玉兰。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70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