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63

  第八章、繁花屹立(5)

  这一日,念章依着惯例天亮就起了,玲珑服侍着梳洗,换上见客的衣裳,简单插一支簪子并珠花,并不吃点心饮茶,迈步走向前院。

  “天热了,迎春开败了,上点儿肥养一养,那芍药和牡丹要开花了,剪一半花苞去,都放着开花就耗尽了精力,明年该长不好了。”念章边走边对玲珑说,“还有,近日院子打扫的真干净,谁扫的?”

  “是每日来帮工的老妈子,她在隔壁周家做事,家里新添了小孙子花费大,就求了孟婶儿每日来打扫庭院的活儿,很尽心的。”

  “我怎么没见过?”

  “她每日天不亮就到了,太阳出来就要去周家上工,难得摸黑儿还能干的这么仔细。”玲珑本就聪明,又跟着念章习学了些日子,也有小管家的意思了。

  “恩,这人选的不错,以后这样的帮佣多雇几个也不错,不住在家里省好多事非。”念章一路查看着一路走到前厅,进了前院中厅,孟伯一早就在香炉里放了细碳,她亲自拈了一枚香丸放进去,转身进了西边屋子。

  玲珑知道小姐要写字静心,自是退下去收拾后院卧室,念章展开宣纸,临写唐楷褚遂良的《阴符经》,这是重光先生留的课业,半个时辰之后,写好了字,洗笔收拾案头,玲珑也恰好收拾完卧室,端着一只珐琅彩盖碗递过来,是清清淡淡的碧螺春。

  念章慢慢喝茶,想事儿,玲珑自去收拾水盂,孟婶儿与厨娘静静站在门外,她们都知道,刚才写字是为了静心,此时喝茶是在想事儿,谁也不敢出声,见她凝神思虑了一盏茶的时间,放下盖碗,才迈步进了中厅。

  念章问道:“我刚刚过来的时候听到爹已经起床了,早点送过去了吗,吃什么?”

  “昨儿我问了老爷,说是这几天嘴里没味道,我就给蒸了椒盐麻酱的花卷,南边口味的咸粥,配咸菜炒黄豆芽。”厨娘会做南北的小菜,也会安顿调度。

  “听着就好吃,也给我盛一点儿吧。”念章见孟伯进来,问到,“我爹安顿好了?”

  “好了,老爷说今天不去铺子,到郭翰林家里陪老太太聊聊天,近日里春寒,老太太身子骨不爽利。”孟伯道。

  “恩,昨儿二掌柜从南边回来带了不少土产,给老太太送一些过去,叮嘱车夫路上过点心铺子,买咸口儿的酥皮饼,老太太爱吃。”

  “好嘞,我这就去安顿。”孟伯自去料理。

  厨娘把念章的早点端了过来,依例放在东边屋里的圆桌上,孟婶儿陪着念章过去吃饭,念章拿起勺子喝了一口粥,说:“这粥熬得好,我爹一定喜欢,咸滋滋的。”又吩咐玲珑,“赶紧去把书房里才裱好挂上的团花牡丹图送过去给我爹,老太太喜欢热闹的画作,给她老人家挂着乐呵乐呵,你就去吃早饭干咱们屋里的活儿吧,明天我要去拜访重光先生,把那件天青色绣海棠的夹袄拿出来烫一烫。”

  玲珑自去忙活,念章又对厨娘说:“今日中午不用备饭,爹爹要在翰林府里陪老太太吃斋,我去铺子吃,晚上给爹烙葱油饼,多备一道肉菜,煮一道下火的汤菜,我看槐花差不多了,给我做一碗槐花饭。”念章说着眼睛看向窗外,槐花飘落,片刻间有些落寞的神色,又是一年的春色将尽了。

  孟伯进来回话,打住了念章的多愁善感,说:“小姐,老爷那边已经妥当了,今儿大掌柜亲自过来回事儿,已经在门口了。”

  “快请进来。”念章说着放下筷子,赶紧拿勺子喝尽碗里的粥,对厨娘说,“不必收拾,待会儿我再吃一口花卷就咸菜。”说罢,自己到东屋的小妆台上打开汝窑小瓷盒子,薄薄点了一层辰砂色口脂,又描了描眉毛,稚嫩女孩的样子一扫而空。

  大掌柜带着伙计们已经进了中厅的门,念章迎了出去,客客气气福了一福,道:“我还说儿今儿就去铺子里和您议事,您倒先来了,辛苦辛苦,快坐下。”

  孟婶儿已经端上茶来,说:“这是小姐和老爷的新茶,您尝尝。”

  “少东家,今儿我来说点儿不宜在铺子里说的话。”大掌柜道,“有些事儿,您得定夺一下。”

  “您说。”

  “大清朝倒了,遗老遗少们多半没了生计,都在当当卖东西,近来好多人拿着不少好东西来问价,咱们要不要收?”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70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