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62

  第八章、繁花屹立(4)

  众人无语了,这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姑娘,软香柔玉的爽朗里从未放下丧父丧母的阴云,那些往事她不纠葛,却不代表她忘记了,原来她最怕的还是生无所托的孤寂。

  念章抹了眼泪,继续说:“如今不一样了,女子也可以读书,女子也可以抛头露面做买卖,我不要别人护着我,再为我搭上性命,我已经长大了,爹老了,哥哥有前程要奔,还有翟先生,我知道杭州极有名的大学请您去做教授,也为了今古斋耽搁着,铺子我自己来守,家里也该我来承担了,不能让一屋子人都为了我委屈着。”

  “哥哥不行,还有别人。”沈伯远说,“郭家舅舅给我提了几个人选,都是家世好,人也进取能干的,念章,你一个人担不起这么重的担子啊。”

  “我不要做我娘那样的人,我得靠自己安身立命。”念章干尽了杯中酒,“还要凭自己的本事护着爹爹,护着先生,护着师娘,护着哥哥弟弟们。”

  雪,落了下来,从房檐上扑扑簌簌的飘到棉门帘子上,门帘子里,念章与昔日闺房里的小女儿作别,帘子外站着愣愣的存礼,与自己爱念章的心决裂,他们之间从来没有开始,也从来没有结束,就这样浓墨重彩地在彼此的生命里过客了五年,留下说不明白、讲不清楚的各种纠葛丝丝缕缕。

  “就依你吧。”沈伯远轻轻叹了一口气,眼里尽是心疼,抬起手想抚一下女儿的头,却停下了,纵然万般怜惜,仍旧恪守着自己的规矩,在空中慢慢划过锅子氤氲的白气,“外面落雪了,我叫他们进来暖和暖和。”

  门外,沈存礼落下一滴眼泪,缓慢地在面颊上变冷,滚落,与飞进廊檐飘到身上的雪花一起融了,沈伯远掀开棉帘子走出来,看见儿子,知道他听见了念章的话,无言可劝,无言劝别人,也无言劝自己,只好仍旧是那只想怜惜念章的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自顾向廊下院中走去,才下的雪铺了薄薄一层在地上,脚印里透出苍凉。

  雪落了,融成冰,又化了,院子先是迎春开花、再是紫藤爬满架,玉兰、海棠,依次开了又颓败,落了雪又开花,大总统代替了宣统爷,存礼再也没有回家休假,念章已经长成今古斋的女东家,沈伯远渐渐轻松起来,自己的铺子生意不忙碌,还抽空去了杭州探访翟同道,游历西湖胜景。

  这两年,沈宅前院的中厅成为念章日常坐卧处理生意的地方,存古照今的匾额下面,一个端端正正的小姑娘在杀伐决断,世道日益混乱,她将铺子里的伙计分了三拨,一份子由二掌柜带着住在铺子里,一份子选了年长稳妥的伙计住在家里大门内的倒座房里,余下的住不下,仍旧住在沈伯远的旧宅,并那边铺子的伙计们一起住,孟伯年纪大了,日常的看门又雇了一个门房,让他在内院和媳妇一起打理家务,孟婶儿做饭本就一般,让她从乡下带来一个会做饭的厨娘,厨娘是寡妇,只有一个十二岁的女儿叫玲珑,也到沈家来帮佣,做了念章的丫头。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70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