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60

  第八章、繁花屹立(2)

  孟婶儿犹豫了一下,没有敢接,她认识这钥匙,是刘妈随身带的,库房里存的都是以前念章亲爹亲娘存下的东西,有绸子缎子,也有陈酒香茗,还有不少值钱的摆设和家具,嗫嚅道:“小姐,库房里都是值钱的东西,我,我怕管不好。”

  念章粲然一笑,说:“知道你担心什么,库房是里外间,隔断门我加了道锁,里间的东西贵重,我自己管,外间的吃喝日用东西归你管。”

  “那我就放心了,老婆子就会做做饭,可不能担这么大的事儿。”孟婶儿接过钥匙,仔细地放进兜里。

  “师娘,咱们去喝茶吧。”念章搀起忙上忙下的翟太太,“您是长辈,又是客,大年下的不能让您干活啊!”她低头看见自己送给师母的两个戒指端端正正戴在她手上,还仔细地用红线缠了圈口,很是欣喜。

  翟太太见着念章如是,似乎是一夜之间就长大了,欣慰又心酸,前几天还是那个不谙世事只知道写字画画的单纯小女儿,今天就成了家里能做主当家的女主人,一举一动带着一种硬硬的肃杀。

  除夕年饭热腾腾摆上桌子,念章站在厨房门口安顿的井井有条:“孟婶儿,这个两个菜不用端上桌了,您和孟叔回屋吃吧,再切点儿酱肉下酒。”

  “哎,谢谢小姐。”孟婶儿现在说话不大敢抬头,念章硬硬地变成了另一个人,虽然语气和软,却带着一种必须听从的力道儿,而且,她的眼睛里含着一种冷静,让人觉得很疏离,似乎一夜之间,她从那个软绵和香的桂花糕变成了琉璃剔透的糖葫芦。

  祝酒,景泰蓝的暖酒壶平日是不用的,只有年节才拿出来,每人面前一只,陈年的香气往鼻子里钻;菜肴也用高岭土细瓷盘子摆上来,盘子上都用粉彩描着石榴攒心五蝠团绕的图案,铜锅子里煨着细碳,滚烫的汤翻滚着,里面码着白肉、酸菜、切肚,氤氲的热气弥散在桌子上,隔着白色的热气,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不知所措,该欢喜的日子,谁也没有欢喜的心情,各有各的心事。

  “爹,翟先生,师娘,今儿过年了,咱们家也得乐呵乐呵,我和哥哥给长辈们敬酒。”念章从来只吃一点儿果子酒,今天却给自己倒上了杏花村,她拉着身边的存礼站了起来。

  沈伯远看着念章的脸,有一种熟悉的陌生,特别是听她说的那句乐呵乐呵,听惯了的口头语,以前是轻声的尾音,带出桃花飘落的柔软,如今是重重的厄然而止,似是刻刀一笔的终结,要顿上一下。

  翟同道明白沈伯远的心思,也看着念章不似往日,爱说笑的他竟也沉默着。

  翟太太见桌上有些落寞的样子,自己举起杯,道:“来,乐呵乐呵。”说罢,推推丈夫,“快点儿啊,孩子们举着杯子半天了!”又招呼自己的儿子们,“你们俩也别傻坐着,也把冰糖炖梨汤端起来,给沈伯父祝酒。”

  “沈伯父过年好,祝沈伯父新春吉祥。”七八岁的男孩子已经可以一板一眼地说话了,两个男孩子平日也习武,身板在厚重的棉袍子里挺拔着,透过衣服的臃肿精神抖擞。

  沈伯远抿着嘴角一笑,打叠起精神,道:“大家举杯满饮,新春同吉祥。”一仰脖子喝尽杯中美酒,辣,酒还是那个酒,味道不是那个味道。

  念章第一次饮白酒,只觉得一股凛冽的辣从满口滑进喉咙,胃里似是落了一条火龙,渐渐暖了上来,她放下杯,抬头看沈伯远和翟同道,说:“爹和先生动筷子吧,大家都饿了。”

  沈伯远抬手让客,道:“同道兄,嫂夫人,请。”

  “沈兄请。”翟同道回礼,拿起筷子。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70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