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55

  第七章、变故叠生(4)

  沈伯远听见动静,披衣而起,出得门来只见一道黑影慌乱向大门跑去,才要追,听见后院里念章的哭声:“刘妈妈,你醒醒!救人啊!爹,救人!”只得先跑去后院,之间刘妈的头磕在墙上,一汪一汪的鲜血涌出,念章跪在她身旁手足无措,两只手并衣服上全是血迹。

  “别慌,我去请大夫。”沈伯远又跑到前院,见那贼人已经推开阻拦他的老孟,夺门而去,他扶起老孟,问,“有没有伤?”

  “没事儿,就是让他跑了。”

  “先救人,去请大夫,不,套车,去洋医院。”他忽然想起洋人的医院应该更好些,转头对跟出门的孟婶儿说,“快去后院,把刘妈妈搀扶出来。”

  一夜无眠,刘妈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只言片语都没留下就过世了,第二天的小年夜饭自然也没有吃成,念章执意把她的尸体接回家里停灵,打开轻易不去坐卧的前院正厅,“存古照今”的匾额下面是念章亲手写的“奠”,一口朱漆棺材,一应礼仪与章太太当年过世的规制并无两样,念章做孙女的样子,一身重孝,跪在灵前烧纸,下人们从旁照应着,唏嘘不已。

  沈存礼走进家门,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惊得他转头看向门房老孟:“这是?我爹?”

  “不是老爷,是刘妈妈。”

  存礼提起来的心放下了,又难过起来,走到灵堂里,规规矩矩磕了头,又在念章身边跪下,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就这么看着念章,半晌问出一句:“可还撑得住?”

  “恩。”

  “还有什么没干的?我去。”

  “没。”

  “你别太难过,刘妈妈年迈之人,总有这一天。”存礼还不知道昨夜之事,以为刘妈是因病老死。

  “不。”念章低语。

  她再要询问,沈伯远已经得到信儿,从西面厢房出来,喊道:“存礼,来。”

  沈存礼只得起身过去请安:“爹,您可好?”

  “好着呢,让念章一个人待会儿。”沈伯远并不计较儿子进门没有先来问候自己,拍拍他的肩膀,“跟我来。”进了厢房,指指离炭盆近的炕沿儿,说:“坐下,暖和暖和。”

  “刘妈妈这是怎么回事儿啊?您快说吧,别让我着急了。”存礼问道。

  沈伯远叹了口气,说:“昨天夜里家里进了贼,刘妈妈为了护着念章,被推了一下,撞到墙角,满头是血昏了过去,送到医院已经没了。”

  “您和念章没事儿?”

  “我们没事儿,不是强盗,就是一个小毛贼,见我和老孟开门出屋,就跑了。”

  “可有报官?”

  “翟先生去操持这事儿了。”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69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