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54

  第七章、变故叠生(3)

  载全在外面听着又是翡翠又是红宝石,心里十分欢喜,又听得她们都要出门,更是欢喜,这边一老一下两个身影刚刚消失在侧面廊子里,他就悄悄进了屋,打开妆台,却看见几支不值钱的珠花,做工虽然精巧,可珠子太细小,卖不出大钱,且这个款式像是定做的,不常见,偷出去或卖或当太显眼了,就扔下了,又去找翡翠戒指,找来找去总是找不到,心里十分着急,听着脚步声响起,立刻钻到床底下,想着老妈子料理完被褥,一会儿就走了,没想到刘妈却一直坐在中厅的桌子旁做针线,他只得静悄悄等着。

  念章走到中院,敲了敲屋门。

  “进来。”沈伯远犹在披衣等她,屋里果然冷了些。

  “爹,哥哥信中说了什么?”

  “你自己看吧,考中了。”沈伯远递过去照片和信,“真真可巧,他和上次救你的许家少爷正好是同学。”

  念章先是照片,一共四个人,下一排居中是存礼,左右的人不认识,后一排站着一个人拦着他们仨,正是曾经帮自己打过架的许沂,眉眼在黑白的照片里更是像画一般,还有浅浅两个酒窝,看着他,不由得一笑露在唇边,说:“他们穿上军装,倒是都好看的很。”

  “你哥哥信中说,你送他的表被同学偷了,恰好又是这位许少爷足智多谋帮他要了回来,好像他家里是个东三省挺大的官。”沈伯远继续说,“我回了信,家中一切诸好,让他一心向学,这一封是给你的,讲了许多军中趣事和保定府的风土人情,你可以有什么对他说,晚上想想写了信,明天我一并寄出去。”

  “好,我待会儿回去了,先算年账,就给哥哥写信。”念章见沈伯远已经露出疲惫之色,道,“爹爹先歇了吧,如今天冷人乏,不宜劳累。”

  “外面落雪了,你打着伞回去。”沈伯远道。

  “不用了,也不打紧,爹早睡吧。”念章把信折好,塞进袖子里,掀帘子出去。

  刘妈做了一会儿针线,脖子酸,从口袋里拿出念章给的翡翠戒指,心里一酸眼眶就红了,这是太太的陪嫁,小姐舍得给自己,虽然一个小人儿身世坎坷,却性格开朗,凡是对她好的人,都能大方回报,太太在天之灵看着,想必也是开心的,想到这里,刘妈就将戒指戴在手上,心里想:对,戴上让姑娘乐呵乐呵,横竖以后还是要还给她的。

  戴了戒指正在端详,听着前院有动静,隐约是开门关门的声音,她知道天落雪了,连忙起身撑着油伞迎出门去,载全在床底里心里已经骂了老妈子一万次,听见她终于出门,连忙爬出来,也顾不上值钱不值钱,拉开梳妆台的抽屉,一把抓了珠花塞进怀里,就往外跑,出门了本想着仍旧攀墙出去,奈何手脚已经麻木了没有力气,爬到一半就失手跌落下来,恰好惊动了进院儿的刘妈和念章。

  “抓贼啊!”刘妈大喊,同时迈前一步挡在念章身前。

  载全心知自己没有力气再爬一次墙,此时大冬天都睡下了,起来也要有些功夫,自己不如从大门冲出去,这一老一小的两个人挡不住自己,就向刘妈和念章站着的游廊冲过去,刘妈见他过来,转身搂住念章,把她护在怀里,手上的翡翠在夜色里闪了闪,虽然阴云遮天没有月亮,可是雪地映着水头晃过一抹绿色,载全看见了一直惦记的翡翠戒指,伸手就去抢。

  “抓贼,沈爷、老孟,有贼!”刘妈死活不让他抢走,与载全争执起来。

  载全知道时间紧迫,发了狠,一把掳下戒指,吼道:“拿来!”又看见念章手上两支金镯子,伸手又过去抢,刘妈虽然力气小,却要全力护着姑娘,死死拉住载全的手,一口咬上去,载全吃痛,又听见前院有了动静,拼力将刘妈推倒,迈步逃走,冲向大门。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69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