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50

  第六章、与子同袍(9)

  另一个南方来的兵士,叫程溥,家中带来不少大洋,平时也常常少些数目,看载全的箱子里好几十大洋,怒道:“你不是破落户吗?还有这么多钱?”

  载全抢过金笔,夺过大洋,反问众人:“就许你们有笔有表有大洋,我不能有,我家再破落,也是王府贝勒,船烂还有三千钉!”

  “分明是偷我的!”

  “大洋上写你名字了?”

  许沂不理他们打嘴仗,递眼色给沈存礼,却见他仔细翻过之后,面露失望之色,立刻嚷道:“枪还没找到,翻翻他的铺盖!”

  存礼立刻翻起来,仍旧一无所获,许沂出乎意料地一无所获,却不肯罢休,拎起载全的领子,问:“你还偷过什么?都说出来!”

  “我什么都没偷,这都是我的。”载全是个不傻的,他把有标记的、不是大路货的东西都偷着卖了,只有存礼的手表因为太过稀奇,送了将来主考的管带,这些学生们自然不常见到他。

  “要不要打得你满地找牙啊?”丢金笔的人叫汪从昊,平时就好动武,见他死不承认气恼起来。

  “打,务必让他承认!”许沂喊道,又招呼和自己交好的人,“这小子手脚不干净,肯定四处藏了不少东西,把他的铺拆了,看看有没有炕洞。”

  丢过东西的兵士们自然一哄而上,七手八脚打了起来,两个教官见情况失控,又见许沂鼓动拆通铺,喝道:“都住手!”

  教官发了话,有人就守规矩停下了,退后,只有汪从昊和程溥并不罢手,仍旧按着载全,沈存礼心里惦记手表,还在翻检,果然就在铺盖下发现一个炕洞,又拿出来一只怀表,立刻有人来认走了,只是没有自己的东西,心下急躁,越发往下挖土,却一无所获,他跳下床,扭着载全问:“我的手表呢?”

  教官们都明白过来,许沂丢洋枪就是个由头,多半是载全偷得狠了,大家要接机收拾他,喝道:“早就和你们说,这里有吃有喝不用钱,一应贵重物品全部送回家去,丢失自理,赶紧的,是谁的都拿走,明日沐休,都去将这些东西处理了,能托人送回家就送回家,没办法的拿到当铺里先当了!”

  沈存礼不甘心,悄悄问载全:“你到底把我的手表弄到哪里去了?拿出来,我给你钱。”

  载全道:“没有,我没偷!”

  汪从昊问:“这个贼偷怎么办?”

  “撵出去!”教官们彼此对视了一下,说。

  正吵嚷着,预备军校的管带大人仗刀巡视而来,隔着门大声喝道:“吵吵什么呢?不操练吗?”拿起刀,带着鞘,指着两个下属教官骂道,“不要顶戴了,为什么不出操?”

  载全一看,正是将来的主考大人,也是自己平日孝敬的主角,顿觉心安,立刻喊冤叫屈:“大人,他们污蔑我偷东西,我冤枉啊!”

  主考大人也是八旗子弟,叫端珩,时常给满人的士兵学生加以照顾,载全最爱给他送礼,自然不问缘故就想护住,端起架势道:“马上就要考试了,你们还在这因为这些不上台面的事儿吵吵,当初就有章程,不许带贵重的东西进营,被偷了也是活该,赶快出操,都几点了啊!”他说罢抬手腕看表,刚刚得了这孝敬,也是要显弄显弄。

  沈存礼却一眼认出自己的表,喊道:“大人,您这表是我的!”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9/69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