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44

  上回讲到:念章要送一只最难得一见的手表给存礼。

  第五章、依依惜别(3)

  送君千日,一日走一里,这一千里也走完了,郭翰林在傍晚送来消息,后日就一起送存礼和几个同僚家的孩子去保定,存礼心里就忽然沉了一沉,又轻了一轻,当下把留给念章的东西仔细检点一下,心里十分满意,就让老孟去给几个同学送信,明天中午在新丰楼聚一下,又给外祖母家送了信下午过去辞行,安顿妥当了,想睡下,又睡不着,起身披着衣服走到院子里,看父亲的房里仍旧点着一盏小灯,似是在读书又似是在写什么,他放轻了脚步,走到内院里连廊的月亮门处,往念章的窗口望去,沈伯远治家严格,除了沈家父子,凡是男子都不能进内院,就是自己和儿子掌灯之后也不能进内院,存礼从来恪守规矩,今天再是想过去,也只走到了月亮门就止步不前,只是看着窗户纸上映出了念章的影子,似乎是才洗了头发,披散着在篆刻,想过去看看,抬起脚步,又退了回来,站在那边呆呆地看着朦朦胧胧一个影子在窗户上映着。

  良久,夜露侵上来,忽然就想起了那句古诗——为谁风露立中宵。

  刘妈的声音从屋里传出来:“姑娘,快歇了吧,书不是一天学完的。”

  “快了,快了,再来一刻钟就好了。”念章的声音里带着不耐烦,“头发不干透了,睡了也难受。”

  “我去把熏蚊子的香饼拿进来,省得你又闹蚊子咬。”

  房门打开,一线光露了出来,刘妈穿着家常的细布斜襟大袄,同色的裤子,没有扎绑腿,撩开帘子,蹲下拿门口的香盘子,抬眼看见了存礼,心里就一疼,多好的孩子啊,想必已经站了不少时候,就悄悄对他招了招手。

  等到存礼轻轻走到跟前,刘妈指着房里轻声说:“妹妹还没睡,进去吧,说说话。”

  存礼点点头,掀起帘子走进房里,刘妈也不敢走远,坐在门口的廊下,轻轻摇着蒲扇,夜里,没有一丝风。

  念章犹自坐在桌前,快安歇了,只套一件碎花洋布对襟长袍,露着脚踝骨玲珑有致,穿一双粉色绣玫红色海棠花的家常布鞋,及腰的长发披散着,半湿半干的样子被煤油灯映在墙上,如水墨画一样写意,左手执一柄刻刀,右手里垫着帕子捏着一枚小印,普通的青田料子,正在练习,见到存礼进来,侧头一笑。

  这一笑,存礼的离愁就噎满了整个儿人,半张着嘴,说不出什么话。

  “哥,你来了。”念章并没有放下手里的刻刀并印章,微抬着头,说,“给我倒杯水来喝吧,渴死了。”

  存礼连忙走到外间的紫檀圆桌旁,拿起茶壶倒了半盏茶,试试已经凉透了,又从套着棉布套子的瓷壶里倒些热水兑上,端过去递给她。

  念章放下刻刀,甩甩酸胀的手,接过来一饮而尽,微嗔含怨:“就是想喝一口凉凉的茶乐呵乐呵,你偏还兑了热水,和刘妈妈一样多事儿。”

  “那再倒一杯凉茶给你。”存礼端起杯子,又走到圆桌边上。

  “不要了。”说着她放下手里的印章,拍拍手上的灰屑,拿帕子把做篆刻的托盘盖好,站起身走过来,存礼不由得就伸出了手,迎着她,念章却将手反过来拉住他,两人走到书桌前,她按他坐在书桌侧面的椅子上,又把桌上那一边的书挪开,神神秘秘地问:“哥,你要出远门了,我给你备了份礼物,你猜是什么?”

  “篆刻?”

  “不是,刘妈妈说你又不是去作诗,是去打仗,印章没用的。”

  “那是刘妈妈帮你给我做了针线?”存礼想到帕子、香包,忽然脸就有点儿热。

  念章捂着嘴,眨眨眼笑道:“我的针线那么丑,不能拿来送人,再说针线是将来嫂子送给你的,我不好送的。”

  “哪有嫂子?胡说。”存礼似是要辩白,却有千斤橄榄压在嘴里,一万句话又说不出。

  念章忽然就神色黯然道:“如今你就要去当兵了,再过几年回来就要娶亲了,哥哥一定就不会像以前那样对我了,人长大了就远了。”

  存礼张了张嘴,想伸出手去,却只得暗暗握紧了拳头,只在心里说:念章,我回来娶亲就娶你,一辈子都像以前那样对你,你等着,等着,等着。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8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