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42

  上回讲到:刘妈与孟婶儿探讨两个年轻人的婚事。

  第五章、依依惜别(1)

  时间是个奇怪的东西,希望快快过去的时候就会极其漫长,喜欢慢慢走的时候就越发日月如梭转瞬即逝,存礼的十几日格外漫长,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怎么就过去了,跑遍了琉璃厂的地摊和店铺,给念章搜罗她喜欢的各种字帖画册,还有珠花翠坠,希望能够日后她的无时无刻都有自己参与的片段。

  沈伯远看着儿子老鼠搬家一样零零碎碎的东西往自己房里弄,知道没有一样儿是该准备的行李,都是给念章留的物件,心里格外疼惜,只得自己去铺子里给他买来单夹棉几种衣服,并一只皮箱,并不多,但是都是时髦的洋货,郭翰林说了这一次入伍的都是准备考军校的少爷兵,带得东西不要太土,以免被同袍耻笑,这一日买齐了等存礼在家的时候,给他拿过去。

  存礼正在整理给念章的珠花并一支玲珑鎏金钗,珠花是她的最爱,金钗是想着也许就会错过她及笄,但愿她及笄礼能戴上这支钗,更能戴着这支钗等自己回来,娶她,正胡思乱想着,父亲敲门,连忙匆匆收起几只锦盒,带着做贼心虚的讪讪打开门。

  “我来看看行李准备的怎么样了?”

  “还差些衣服,等我再理一理旧衣服再添置,还有些时日呢。”

  “恐怕你是没有功夫理自己的东西吧,刚刚选好了珠花衣料,接下来就是字帖画册子,还得去寻些好的寿山石巴林石鸡血石吧,怎么有时间整理自己的东西?”沈伯远将皮箱放在他的床上,道,“我已经去问过你舅舅了,这一期都是给陆军学校招募的预备学生兵,家境都不错,备了几件洋装两双皮鞋休息的时候的穿,其余的就不必了,到了那边还会发行伍里的东西。”

  存礼惭愧地低头道:“让爹操心了,儿子不孝。”

  “你看看还要什么,自己没空就打发老孟他们去买,或者到了那边写信来要,我与你再添置。”沈伯远在桌旁坐下,随手拿起个锦盒,打开一看是一只极其精巧的珠花,笑道,“念章也是奇怪,金银珠玉都还罢了,就喜欢这不值钱的碎珠子费劲心力穿个奇巧花样。”

  “也许是自幼失了爹娘,心里总是落落的,格外喜欢用心的人和物。”

  “存礼,你不会怪爹吧?生生要拆散你们。”沈伯远闻言伤感上来,“毕竟你用了那些心,又是最懂念章的。”

  “这些日子我也想了许多,我不能怪爹,要是没有爹一语点醒梦中人,想必我一辈子也是没法儿和念章有以后的,爹说的对,她不仅需要一个对她好的人,还要一座挡风遮雨的山,我要变成那座山,而不是和刘妈妈、孟婶儿一样,只能照顾她的人。”

  “你不怪爹就好。”沈伯远掏出一叠银票放在桌子上,“这些日子给念章买东西,想必你也用了不少自己存下的钱,这些银票你拿着,不要都给妹妹买东西,自己要留些在手边。”

  “爹,你收回去吧。”存礼说,“那边虽然是学生预备役,也是发饷的,我不用钱。”

  沈伯远将银票与又一袋银元塞进他的皮箱里,说:“你去当兵,是为了前途,不是为了谋生,钱不要吝惜,与同学们闲来吃酒吃饭,将来大家毕业了四散开去,或可就有照应。”

  “还是爹想的周到,结识朋友也是必要的。”

  “这边的同学毕业了也不要断了联系,时常写写信,爹盼你早日衣锦还乡。”沈伯远说着声音似是哽咽了。

  存礼今日穿了长衫,抖抖衣襟,大礼跪下,含泪道:“儿子不孝,愧对祖宗,让爹操心了。”

  沈伯远闻言老泪纵横,伸手摸着儿子的头,说:“爹想通了,传宗接代都是小事儿,浮生乱世得一心人反而是最重要的,只要你立志,不沉迷于温柔乡,只要念章长大了,也如你的心一样,也是人间至美的事情。”

  “就像您和我娘一样对吗?”

  “对,就像我和你娘一样,一生一世一双人,纵然天人永隔,情谊不减半分。”沈伯远想到逝去的夫人,他懂儿子的心,因为这是他沈家一脉相传的痴。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8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