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35

  上回讲到:章老二怀恨报复存礼,打伤念章。

  第四章、流水落花(8)

  那边,许沂与他们分别后,才走了没几步,又听见背后纷乱惊呼,转身看见又是章老二,快步奔过来,一脚将他踢倒在地,凑到存礼抱着的念章身边问:“有没有事儿?”

  念章一面额头流着血,一面指着倒在地上的章老二,对许沂说:“打他,打他,你帮我打他,给我娘报仇,我将重光先生的铜墨盒送你做谢礼。”

  章老二本想欺负了沈存礼一介书生出出气,不想见这阎罗公子转回身,忍着疼跳起来跑开,许沂见他跑远,安慰念章道:“姑娘,有一日再遇上我替你杀了他报仇,再来取你的铜墨盒做谢礼。”

  念章闻言嘴角一笑,满头是血,昏了过去。

  存礼跑进大宅,一路向后院跑去,刘妈正在院子里槐花树下缝针线,见他跑进来,问道:“大少爷回来了,妹妹呢,怎么你也这般毛躁?”

  “刘妈妈,收拾东西,念章在洋医院里。”存礼急忙问。

  “洋医院?”刘妈匆忙里不忘将给念章做的肚兜藏起来,问,“收拾什么?”

  “打破了头,洋医生说要住一晚,您给准备一晚的衣服,带上毛巾和脸盆。”存礼匆匆叮嘱完,就奔进屋里,手忙脚乱地收拾脸盆、毛巾,又拿了脸盆架子上的香胰子。

  刘妈见状知道不妙,连忙拿了一套念章家常的衣服,与存礼一并匆忙出门。

  一片雪白里显得念章的脸越发白,清清冷冷的颜色透着干净整齐,远远地走过去像一个画片儿里的故事,存礼不敢靠前,生怕走进些梦就破了,生怕这是一个梦。

  “爹,哥哥,刘妈妈。”念章迷迷糊糊的,见到家人还认识,还有那只见过一次的许公子。

  旁边的外国医生见状,点点头,叽里哇啦说了一通,微笑而去,白衣的护士说道:“大夫说只要认识人就没事儿,但是摔了头要留下住一个晚上观察一下,也许有脑震荡。”

  “什么是脑震荡?”沈伯远问。

  护士继续解释:“头破了,可轻可重,大夫说看病人看起来不严重,但是留下看一晚上,如果不吐不晕,明儿就能回家了。“

  “好,多谢。”沈伯远拱拱手,送了护士出病房,抬眼厉色看着存礼,道,“回去在当院儿跪着。”

  存礼闻言,低头而去,临出门的时候转头看了看念章,心里一疼,无限懊恼。

  是夜,月朗星稀,槐花星星点点飘落,沈存礼跪在正屋门口,有槐花瓣落在他头上,心中的懊恼千丝万缕,又无从抽丝剥茧,似是而非的难过,唯有将一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才能平复心情,想到这里哭了起来,先是点滴眼泪默默流下,继而泣不成声,跪在那里,肩膀一耸一耸的。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7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