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34

  上回讲到:存礼念章与姚茫父告辞之际,遇到了不良商人章老二,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第四章、流水落花(7)

  念章虽然父母亡故的时候并不记事,可是刘妈后来常常讲起这段过往,此时见到逼死母亲的恶人又在欺负哥哥,朗声道:“你才是贱人,霸占我爹的产业,又逼死我娘,还污蔑我干爹,你,你——”话未说完,眼睫毛上已经沾了泪花。

  今古斋并不是什么有名的大店铺,所以姚茫父这样的大家也不清楚其中的琐碎往事,前日见章二爷这种宵小之徒的嘴脸,心里早就烦恼,此时又见他口出恶言,十分不屑,淡淡地说:“今日在下还有事情要做,章先生请回吧。”

  “我不走,今日可见着了我家被人蒙蔽挟持的嫡亲侄女,我得要个说法儿,来,闺女,跟二叔走,可不能再让这些人哄骗你。”章老二伸手就去拉念章,众人不备,净被他将女孩拉了过去,他哄吓道,“大侄女,你一直被他们糊弄着,是他们霸占了咱家的产业,走,跟二叔回家,咱们打官司要回咱家的东西。”

  念章挣扎着,喊道:“你放开我,你这个坏人,我不和你走。”

  存礼连忙伸手去拉念章,他一把手拉过妹妹的左手,章老二也拉着姑娘的右手越发用力,念章被扯在中间一时十分难受,两只手臂自袖子里伸了出来,姚茫父并其他人一时也蒙了,不知道该去拉念章还是喝住章老二,许沂却一步跨到章老二面前,劈头盖脸打了下去,章老二吃痛,松开手护住自己的头。

  许沂一面打一面问:“你好人坏人不论,大街上伸手抢人家小姑娘就是该打,滚不滚?”

  “滚,我滚。”章老二抱头鼠窜,立刻逃了开去。

  存礼拍着肩膀安慰念章,道:“没事儿了,没事儿了,那坏人走了。”

  许沂整整西装,对姚茫父拱拱手,道:“先生面前动粗,见笑。”

  “不妨,不妨。”姚茫父等人也不知该如何作答,纷纷摆摆手。

  存礼兄妹见如此一闹,自觉在重光先生面前脸上无光,草草施礼告辞,荣宝斋的掌柜也怕许公子这一打闹丢了面子,匆匆告辞,拥着他离去,四个人走在胡同里,一时俱是无话,行至分别处,各奔东西总有时。

  存礼对许沂深施一礼,道:“今天狼狈,承蒙出手相助,沈存礼多谢您。”

  许沂微微躬身回礼,手仍旧插在口袋里,道:“不值一提,改日再见。”

  四个人分两拨各自分开,念章心里犹自难过,并没有在意他们说什么,存礼的气渐渐平复下来,停下了脚步安慰道:“不要理那个无耻之徒,为这种闲话伤心也不值得。”

  念章点点头,擦干了眼泪,却仍旧心里难过,并不说话。

  两人立在当下说话,存礼拿话开解:“要不要回去吃槐花饭,我让孟婶儿给你蒸?”

  “不想吃。”

  “糖耳朵,吃糖耳朵可好?我记得这附近有个卖糖耳朵的极好,你等着,我去买。”存礼一念只在哄念章,并看不到周遭的人与事。

  那章老二被许沂一通暴打,为着不吃眼前亏跑了,却记恨着并没有走远,一直在暗暗跟着存礼念章两兄妹,见他们在路边嘀咕,悄悄搬了一块石头过去,冲着存礼头上砸去,嘴里骂道:“我打你个小王八蛋!”

  存礼背着看不见,念章看到了,一把推开哥哥,自己却失足往前跌过去,好巧不巧正撞在了章老二的石头上,一汪献血从头上流了下来,存礼连忙蹲下抱住妹妹,用手捂住她流血的头。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7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