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33

  上回讲到:许沂与念章初见。

  第四章、流水落花(6)

  念章见许沂专心致志地看墨盒,没想到在思忖自己,引为同好,一一指给他看,道:“这里,这里,重光先生是这样下刀的,樾臣先生是这样下刀的。”说罢,另一只手伸出食指模拟着刻刀比划起来,“你想必不会篆刻,所以看不大出来的。”

  许沂见她手指纤长却不柔弱,说话的时候时而抬眼看一下自己,心里忽然就十分喜欢,家中虽然娶了的妻子,也在风月秦楼流连过当红的姑娘们,都不曾遇到过这样的风格,说是女学生的态度,又不太像,他不说话,偶尔看一下念章说话的样子,心里微风有澜,忽然问了句:“你会篆刻?”

  “今古斋,你去今古斋寻我,我得空儿给你讲篆刻。”念章不抬头,仍旧在仔细看自己手里的铜墨盒,拿过刻刀的手一动一动描摹着看到的笔画。

  存礼帮着几位长辈收拾好锦盒,看向妹妹,正要唤她该走了,却见到她与那许家公子正在并头相谈,虽然一个是时髦的公子,一个是旧式的小姐,衣着上并不搭调,可是眉宇间却有一番旧相识的自然,他念及着做哥哥的责任,对念章说:“该走了,我帮你收好这墨盒。”

  “好,也该回去了,晚了刘妈妈又唠叨。”念章收回了手,顺势也把铜墨盒捧在手里收了回去。

  许沂跟着也站直了身体,背着手作出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淡然,心里却记住了今古斋,再看这姑娘,已经走到了兄长的面前,将手里的墨盒递过去,她哥哥自然而然帮她收好了,妥帖地放在锦盒里,并一副宣纸题字,小心地拿着,想必这兄长极其宠爱妹妹。

  两番儿客人一起告别,沈念章带着意外之喜的得意,许沂则带着一种似有所失的怅然,姚茫父谦和有礼的人,送他们到门口,姚家下人刚刚拉开门,就有人欺身而入,三步两步抢进书房,进口后点头哈腰一脸媚笑,又将一叠银票捧在手上递过来。

  姚茫父见此人,脸色顿时沉下来,道:“章先生,我前日已经说了,手上并无临摹古人的画作,您不必再来了。“

  来人恰恰是章二爷,自从十年前被沈伯远几人合力赶出今古斋,仍旧在做些不良勾当,虽然没了店铺,可是那一串蛇虫鼠蚁勾连密切,前几天听闻姚茫父临摹古人的画作可以乱真,拿了银子来买,被轰出去,今天又来了。

  章二爷点头哈腰地说:“前几天承蒙先生教诲,已经改过自新,今日特来求先生刻制的铜墨盒,做些正当生意。“

  姚茫父是谦谦君子,即使面对如此可耻之人也不会怒色重重,只是淡淡地说:“尽日手中并无已经刻好的墨盒,改日再来吧。“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看我章老二的面子,您也要看今古斋的面子啊,我们今古斋可以经营先生颖拓的琉璃厂大户啊。”章二爷虽然被赶出今古斋这些年,却总是拿着今古斋的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

  存礼闻言大喝:“闭嘴,哪里来的狂徒,竟然冒充今古斋的人,败坏我家名声。“

  章二爷本来并没有在意旁边的人,听到这样的说法,转头去看,沈存礼眉眼间与父亲有七八分相似,一眼就认了出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也顾不得在姚茫父面前要顾及脸面,出言讥讽道:“原来是沈伯远的儿子啊,你爹与我哥哥那个贱妇勾搭成奸,诈死霸占今古斋,有什么资格说名声。“

  “一派胡言。”存礼气红了脸,指着章二爷颤抖着手指说不出话来。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7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