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好文分享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30

  上回讲到:存礼与念章瞒住众人,去莲花寺见客居于此的姚茫父。

  第四章、流水落花(3)

  两人来到莲花寺,存礼问过去姚茫父姚家住在哪里,人家见他们一个少年后生一个天真女儿,又干干净净知书达理,并不多想其他,指了一处小院落,存礼与念章规规矩矩迈着小步过去叩门。

  姚家下人应门,问道:“你们是谁?何事求见先生?”

  存礼过去揖了揖手,道:“我叫沈存礼,这是我妹妹,我们爹爹是今古斋的东家,来拜访先生,请教字画。”

  姚家下人见惯了往来的字画大家,这两个小孩儿让他颇感意外,也没有轰人,道:“不知道先生有没有空,我去回禀,你们等一下。”

  “好,谢谢大叔,这是几块点心,给大叔配茶吃。”念章含笑将刘妈早上给他们的点心递了过去。

  下人见小姑娘乖巧可爱,接过点心,微微一笑,回到院里隔着书房的门问道:“老爷,外面有一个年轻后生是今古斋的后人,带着小妹妹来向您请教字画。”

  姚茫父刚刚画好两幅小稿,等张樾臣来商议如何刻铜墨盒,往日有同好来切磋,也有求字画的,有琉璃厂的掌柜们来往,今天听见来了一个年轻人,还带着妹妹,并没有相熟的人引荐,十分不解,却也有兴趣,道:“让他们来吧。”

  存礼与念章跟着姚家下人来到书房里,恭恭敬敬问好:“重光先生好。”

  “你们是谁?来找我何事?”

  存礼言语上稍迟钝,此时更是不知道怎么答言,念章道:“我们是琉璃厂今古斋的后辈,这是我哥哥沈存礼,我叫沈念章,我跟着翟同道先生学了几年字画篆刻,对重光先生您倾慕良久,今天拿了几件作业来请教先生,叨扰先生了。”

  姚茫父见小女孩口齿伶俐,又懂礼节,心下一喜,道:“不妨事,拿你的课业来给我看。”

  念章打开书匣,一一取出自己的字画并篆刻,道:“请先生指教,我最喜欢先生的颖拓,习学了古意,却不是古人的复拓。”

  姚茫父看了看字画,又看了看篆刻,天资不错,又难得刻苦,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能做到这样的程度,不错,鼓励道:“极好,你想必在这些课业上费了不少功夫。”

  “谢谢先生夸奖,妹妹每日约有两个时辰在作画篆刻上。”存礼心内非常得意妹妹的刻苦。

  “极好,日常闺阁内的姑娘在这个岁数能够这样已经很好了,加以年岁的练习,定是不错的。”姚茫父点头称赞。

  念章听到夸奖,喜不自禁,道:“我回去定然要加紧练习,也要做重光先生这样的大名家。”

  姚茫父想了想,道:“习书作画并不一定要成名成家,能够做一个传业解惑的老师也不错,你学了书画也可以将来到学堂去教书。”

  “重光先生,听说北平也要有洋人国那些专门教女孩子的画画的学校是吗?”

  “不假时日,北平就有专门开给女孩子的学堂,女子师范学堂正在筹备,若是你爹爹同意,可以来考试,考过了就可以入学。”姚茫父笑着道。

  念章笑答:“我爹爹必是答应的,我回去也要加紧练习,不能考取不上。”

  “好,你要好好努力。”姚茫父说着翻出自己一本小集递给念章,道,“这是我的一本小集子,收录了几十幅颖拓,难得你小小年纪喜欢书画篆刻,又喜欢我的画作,送予你。”

  念章双手恭敬接过来,施礼谢道:“谢谢重光先生,除了教书,我还可以做今古斋的女东家,将来我要在琉璃厂开个画馆,专讲那些做假的勾当,让人来买书画古董不会上当。”

  姚茫父没想到这个岁数的小女儿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挑了挑大拇指道:“有志气,你叫什么名字,我与你写一幅字?”

  “沈念章,我叫念章,哥哥叫沈存礼。”

  “好名字,存礼念章,来我给你写一幅字。”姚茫父提笔写了一张条幅,虽然只有尺余,却字字不敷衍,写完后落款用印,一面等墨汁晾干,一面对存礼道,“我听说过今古斋,在琉璃厂算是本分良心,并不售卖假古董。”

  “是的,这些年琉璃厂赝品泛滥,我爹和翟先生就不做古董了,多是做些书画作品。”存礼拱手。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73.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