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7

  上回讲到:沈存礼初见念章,情丝萌动。

  第三章、玲珑红豆(9)

  刘妈跟在念章后面走,端着托盘,托盘里是一只锡制的温酒壶,并三只酒盅,边走边说:“今天大少爷过来,老爷一定高兴,我烫了一壶老汾酒。”

  “刘妈妈想得周到。”沈伯远对刘妈十分客气。

  念章依往日的习惯,就向自己的椅子坐过去,刘妈却低声道:“姑娘,今儿大少爷在家,你不该坐这边。”说罢,就要撤掉椅搭并脚踏。

  “不妨不妨,就这样坐吧。”沈伯远摆摆手,“虽说存礼年长,可是哥哥总要让着妹妹,这点儿虚礼不计较。”

  刘妈与孟婶儿上过酒菜,都退了下去,只剩下父子吃饭,沈伯远吃饭时并无太大规矩,常常与念章闲聊,存礼先时虽然有些拘谨,渐渐就放松下来。

  念章似是最爱槐花饭,先盛了一碗,边吃边问:“存礼哥哥,你要去洋学堂念书了,洋学堂都学什么?”

  “还没有去过,不过听说不大学四书五经,学科学,还有洋文。”存礼给父亲布菜、又给念章夹了一块羊肉。

  “我不爱吃羊肉,你吃。”念章又把羊肉夹回存礼碗中,继续问,“洋学堂教不教西洋画?”

  存礼道:“这我不知道,不过听说外国有专门教画画的学堂,叫美术专科学校,应该是教各式画画的。”

  “爹,以后我可以去上专门教画画的学堂吗?”念章问沈伯远。

  沈伯远笑道:“当然可以。”

  “爹,可不可以让哥哥和咱们过来一起住?我想听他给我讲洋学堂的事儿。”念章又问。

  沈伯远略一沉吟,道:“这个,我要和刘妈妈商议下,等晚上吃饭的时候告诉你。”

  念章笑道:“刘妈妈一定是同意的,刚刚我就换个衣服,她就大少爷这样好,大少爷那样好夸了半天呢。”

  存礼闻言,心里一动,话就越发少了,一顿饭只听见念章问来问去,虽然人比外祖母家少,却比大家族吃饭要热闹些。

  饭后,存礼有心讨好念章,要陪着她看历年写下的字与画,两人进到内院,只见一树海棠花已经谢了,枝干虬结,树下种了各色的芍药含苞欲放,一架秋千立在院里,东厢房是书斋,做了一块小小的朱红描金的匾,中中正正写了“长乐”两个字。

  沈伯远特地邀了刘妈到中院相谈,刘妈在沈伯远面前从不落座,守着男女不同席的老规矩,沈伯远让了几次,也就随她站着。

  “刘妈妈,有件事儿和您商量一下,您看是否妥当。”

  “老爷您客气了,有事儿您说,商量就太折老婆子的福了。”刘妈因着沈伯远的客气,越发守礼。

  “存礼如今要去考军校,岁数又太小,且要再盘恒一两年,我们父子也是多年不在一处,想着他投军之后山长水远,刀剑无眼,我想留他住在身边,不知道是不是方便,要是不方便,我们便回去住,把老孟他们留下与你们一起作伴稳妥些。”

  “老爷抬举老婆子,我是不会反对的。”

  “存礼与念章,虽是兄妹,实则没有什么骨血亲连,日后就劳刘妈妈从旁多多看护,以免旁人闲话。”沈伯远将顾虑说了出来。

  刘妈扑哧一笑,道:“老爷想多了,一则,小姐才多大,哪知道什么私情男女,再说,如今世道变了,街上男女学生还一起吃馆子喝茶看戏呢,还有呢,不是我老婆子托大说句冒犯主家的话,我倒是看着大少爷和小姐,和戏文里的竹马青梅很有意思。”

  “可不敢当着孩子们这样取笑,生了这个心思可就不能长久相处了。”沈伯远摆摆手。

  “我也不和您说笑了,大少爷就住在您这院儿的厢房吧,我去打点一下被褥枕头,开库房拿几件随手用的东西,待会儿让老孟去舅老爷家,只捡了衣服书籍和心爱的东西拿过来,别的就算了,咱家也不是没有,让舅老爷看着不像样子。”刘妈自去安顿不提。

  沈伯远静静看一下遮荫蔽日的满树槐花,忽然就有点儿舍不得儿子,又舍不得儿子因为壮志未酬不得意的样子。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7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