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6

  上回讲到:沈伯远鼓励儿子先读书,再考军校,要做有勇有谋的将领。

  第三章、玲珑红豆(8)

  “小姐,您慢点儿走,别摔了。”孟婶儿的大嗓门在前院儿爽朗地响起来。

  沈存礼听到后,放下茶壶,起身望向游廊,听说过这个天下掉下来的妹妹虽然身世可怜,却性格极其爽朗,不似一般女孩子总是感怀身世,伤春悲秋,不知道是个什么样子,想必与外婆家的表姐妹们,是不是大不同。

  沈念章款步轻盈,从游廊走进来,头上梳着两个溜光水滑的抓髻,垂着朱红的绫子头绳,还戴了一朵的小碎珍珠串成的簪花,穿一件绛红色厚锦缎小团花大褂,三镶三滚着石青色宽窄缎子边儿,石青色的散腿裤子下是一双暗红色绣花鞋,并没有裹脚,鞋尖上绣一朵小小的玉兰花,圆脸上眉目如画,眼睛向下如月半弯,似是时时都在笑着,脖子上带一只细细的银项圈,挂着一片银百岁锁,只有半枚鸡蛋大小,却做工精巧。

  存礼不由得看呆,虽然从小就和表姐妹们一起长大,却没有一个女孩子有这样的态度,笑是柔软的,目光里却是笃定的,似是她小小心里,装着行云流水的硬朗。

  念章走到近前,将手里的一卷画放在桌上,给沈伯远纳福问安,抬头看存礼,嘴角一弯露出笑容似满月。

  沈伯远道:“这是你哥哥,他一直住在舅舅家。”

  “我知道,存礼哥哥好。”念章又福了一福。

  存礼有点慌,拱拱手,道:“妹妹好。”说罢,有点不知所措地低下头,看见了点心盘子,问,“要不要吃点心?听说你喜欢枣泥酥。”

  念章摆摆手,道:“不能穿着见客的衣服吃东西,弄脏了刘妈妈会唠叨,我先去换衣裳。”说罢,又拿起桌上的画轴对沈伯远说,“爹,前几日我画的海棠白描翟先生说很好,特别给我装裱了,让我挂上自己乐呵乐呵。”

  沈伯远点头笑道:“好,我看看画,你先去找刘妈妈收拾妥当,咱们该吃饭了。”

  “是。”念章说罢向后院走过去,一闪就不见了身影。

  存礼看着她在游廊尽头影子都不见了,才回过头与父亲一起展开画轴,素绢上一支海棠斜顾,笔力技巧都稚嫩,却有一段朴拙的自然之态。

  “十岁的小女孩能画成这样,极好。”沈伯远点头而笑,继而又卷起来,妥当放好,道,“你去前院儿和孟婶儿说准备吃饭了。”

  “是。”沈存礼自去传话,心里犹自有些扑腾,伸手摸摸脸,似乎有点儿热。

  午饭开在二进院子的堂屋,依着存礼喜欢的菜式,一道烧羊肉是主菜,配了油盐炝拌的水萝卜缨子,还有烧小萝卜,疙瘩汤装在青花大海碗里,还有一碗应季的槐花饭隐约飘着清香,沈伯远居中正坐,他右手边椅子上仍旧是绣花椅搭并脚踏,应该是日常念章的座位,存礼自是坐在父亲的左手边,见如今与以往家中不同,餐具是上好的瓷器,菜式也精巧细致了不少,不由得有些拘谨。

  沈伯远道:“这几年住在这边,也是为了照顾念章,所以都依了她家过去的样子,等以后咱们搬回老宅去,自然不会这样。”

  “是。”

  “大义不拘小节,你也不必太客套,做人论心不论事,别人如何说我们父子都不怕,将来总有证明咱们并没有贪占便宜的时候。”

  “是。”

  父子二人说着,念章已经换好了家常的衣服,一身月白色半旧缎子长袄裤,袖口和裤腿打着百子丁香结的纹样,一双淡青色布鞋,仍旧带着银锁,碎珠子簪花也摘掉了,耳朵眼儿里的坠子换成两个茶叶梗,装饰淡了颜色,越发显得人出挑灵动。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6/669.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