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5

  上回讲到:沈家父子都心怀一腔热血,沈伯远鼓励儿子投军为国。

  第三章、玲珑红豆(7)

  沈存礼一时竞呆了,原本以为要在这里大费一番周折,没想到父亲竟然是鼓励他的,他与父亲相处时间并不长久,多年以来只是认为他父亲是一个正直的生意人,并不知道他心内还有如此一腔热血,眼眶微微就酸了一些,湿润含泪。

  沈伯远复又说道:“可是,到底,你才十四,此时去投军,也做不出什么大事业。”

  “爹!”存礼生怕父亲改了主意,连忙要申辩。

  “听爹说完,国家缺的不是匹夫之勇,缺的是有勇有谋的将才,要做将才须得读书,得去读军校,虽然爹久居琉璃厂这样的商贾之地,也托人打听了一下,保定府有北洋陆军学堂,东洋日本有个叫振武的学堂,美利坚有个叫西点军校的学堂,爹是希望,你能去这样的学堂,得偿所愿,光宗耀祖。”

  “爹,那学堂不是容易去的。”存礼低声说到。

  “无非是钱,爹有,为了你的志向,为了家国天下,为了沈家世代读书人的骨气,爹早就给你准备了足够的钱。”沈伯远的目光飘到越来越远的地方,忽然拿捏着嗓子唱了一段《穆桂英挂帅》的京剧,虽然是旦角的戏,却被他唱得铿锵有力。

  猛听的金鼓响画角声震,

  唤起我破天门壮志凌云。

  想当年桃花马上威风凛凛,

  敌血飞溅石榴裙。

  有生之日责当尽,

  寸土怎能属他人!

  番王小丑何足论,

  我一剑能挡百万兵。

  “爹。”沈存礼起身整整长衫,跪下规规矩矩给父亲磕了一个头。

  沈伯远的声音渐渐低了下来:“你自幼与爹分别,将来投军一走归期不定,搬回来吧,读书的这几年陪一陪爹爹。”

  “爹,我搬回来与您住,一直住到考上陆军学堂。”

  父子二人犹在家国天下里悲情伤怀,正午的阳光落下来,灿烂地散了一地金黄,夹杂着落地的槐花隐约飘香,这一年是光绪三十一年,日俄战争在中国东北的土地上硝烟弥漫,孙中山先生在日本成立了同盟会,四川有个叫保路运动的事儿,还有一部洋机器拍了谭老板的《定军山》,琉璃厂的商铺里,有一位普通的商人父亲鼓励儿子为国尽忠,又万般不舍。

  无话良久,存礼不时给父亲斟茶,他斟,沈伯远就喝,似是尽忠尽孝都在这一杯茶里,是差缺了近十年的父子之情。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6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