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4

  上回讲到:沈存礼跟随父亲来到章家老宅,心里有些别扭。

  第三章、玲珑红豆(6)

  走到中院,沈伯远就停下了脚步,道:“念章住在后院,刘妈妈陪她住着,咱们都不过去。”

  正说着,刘妈笑盈盈地从内院走出来,迎上来福了一福道:“给老爷请安。”

  沈伯远点点头,道:“刘妈妈客气,这是存礼。”

  存礼拱手揖了揖,道:“刘妈妈好。”他低头仔细端详刘妈妈的衣着,青色团花暗纹织锦缎的大袄,镶了一道秋香色的滚边,领口盘一朵菊花状的扣,虽然是旧衣服但是洗烫的平整,头上一枚包金簪子挽着发髻,手上有一只翠色的镯子,与孟婶儿的布衣布鞋不同,不似下人,与一般小户人家的老太太有点儿像,只是神色里透着久为仆人的端肃。

  “给大少爷请安。”刘妈不像孟婶儿那样随意,行事颇有法度,想必以前章家是极有规矩的。

  “刘妈妈不必客气,折煞这小孩子了。”沈伯远挥挥手,问,“念章还在写字作画?”

  “回老爷,早上翟老爷过来接了念章小姐去雅集,大约就快回了。”刘妈答话之后抬眼看存礼,左看喜欢,右看也喜欢,一表人才的少年郎,端正里透着年轻人应有的踌躇满志,“您和大少爷先坐,我去泡一壶茶来,大少爷饿不饿,妹妹的点心有不少,我拿几块来垫垫肚子。”

  “您客气了,我不饿,这是给妹妹买的点心,您收着吧。”存礼连忙道谢,将自己手里的点心包儿递过去。

  刘妈接过点心,泡了茶来,配好一碟新买的碗豆黄并枣泥酥,复又回到内院去了。

  沈伯远掸掸藤椅,坐下,阳光透过树叶落在他的袍子上,总有时间一点点流逝的伤感,经年累月,悲喜并不由人。

  “爹,舅舅的家塾停了。”存礼知道,该说的终究要说。

  “坐吧,倒杯茶来,走了半日,有些乏。”沈伯远开始闭目养神。

  存礼倒好茶递过去,低头看看,没有坐搭着绣花椅搭的椅子,毕恭毕敬坐在小登子上,继续说:“不能科考取仕,舅舅安排表哥们从军去了。”

  沈伯远道:“你舅舅说让你先去洋学堂读书,然后帮你谋个差事。”

  “我不要卖官鬻爵来的差事儿,辱没斯文。”

  “国家取消了科举,自然会有别的途径举贤任能。”沈伯远淡淡地说,“我懂你舅舅的心思,他与你母亲情谊深厚,不舍得你去投军,可是,我知道,你想去投军。”声音里有不舍,却也有鼓励的味道。

  “是,学那么多经史子集有什么用,甲午海战,庚子之难,如果我们打得赢,不至于这么惨,投笔从戎才是救国之道。”存礼声音渐高,越发说得慷慨激昂。

  “去吧。”沈伯远忽然站起身,抬头看着树叶间透过来的阳光,眯上眼睛,声音坚毅而沉稳,道,“咱们沈家到我这一世,虽然商贾于此,祖上确是英勇的,有军功、有文采,你有这样的心胸,不辜负祖宗,大丈夫虽有父母疼惜难割舍,到了为家为国的时候,马革裹尸方为英雄。”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67.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