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3

  上回讲到:沈存礼少年豪气一心投军,郭翰林阻拦不成只得搬出沈伯远做挡箭牌。

  第三章、玲珑红豆(5)

  郭家门风森肃,平日不许子弟随意出门,怕他们玩儿野了心染上浮华之气,沈存礼极少出门,今日虽然心中放着千钧大事,但是也还被街上的热闹吸引着,马车过了长安街,越是向南,越是繁华,买卖铺子也多了起来,路过一家点心铺,他撩起车帘子叫道:“先停一下车,我给爹买点儿他爱吃的豌豆黄。”

  等到买的时候,又看见枣泥酥,想起来家里还有个念章妹妹,又多买上一种,再想着家里还有许多人,又装了一匣子点心给大家,买好了却犹豫了,不知道该去哪儿,爹爹一直住在妹妹家里,自己又没去过,冒失就去太不合适,只好先到今古斋去。

  沈伯远已经得到郭从锴差人送来的口信,等了许久,见他进门,礼貌周全,眉目英武俊朗,心里自然欢喜,继而想到亡妻,不由得又生悲意,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沈存礼恭恭敬敬行礼,满腹的话想说,多日不见,父亲的头发白了些,又一时说不出口。

  父子二人沉默着,相对无言,虽然不是日日相见,确实血浓于水,彼此的心意都是通的,懂的,就更说不出话来。

  伙计兴高采烈接过大少爷的点心匣子,自己做主就沏了一壶好茶,送进内厅,道:“东家喝茶,大少爷喝茶,掌柜问要不要去饭馆里订几个菜拿来午饭?”

  沈伯远挥挥手,说:“今日也不忙,我们回去吃,你跑个腿,回家送个信儿。”

  “是。”

  沈存礼倒了一杯茶,先奉于父亲,自己又倒了一杯,拿在手里吃着,小口小口地吹着热气,不时抬眼看父亲,思忖话该如何出口。

  沈伯远放下茶杯,起身掸掸长袍,道:“先回家吧,今儿天气不错,你陪爹走一走。”

  “是。”存礼立刻起身,掀起门帘,跟着父亲走出今古斋。

  二人出门走在琉璃厂的街上,铺子还是当年的那些铺子,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人也还是稀稀落落的人,也没有什么变化,转进一条小巷,不是熟悉的胡同,存礼看这胡同比自己家的那一条要长些,两旁的槐花树更多些,时值五月,微风吹过,漫天落樱,一地嫩白色的花蕊,父子两人都是深色长衫,烫贴的垂直平整,走路也是中规中矩,袍角晃动,如水墨点重彩的风景。

  行至一个院落前面,朱红大漆的门落了颜色,虽斑驳,却不破旧,沈伯远拾级而上,拍了拍铜环,开门的老孟是家里的旧仆人,也白了些头发,见到存礼,自是欣喜,道:“大少爷已经这么高了,和老爷越来越像。”

  “孟伯近来可好?”

  “托福,老头儿还能吃能睡,赶紧进去吧,歇歇脚。”老孟复又掩上门。

  穿过垂花门是前院儿,老孟媳妇在围裙上擦着手迎上来,一脸笑意,道:“大少爷又长高了,刚刚得了信儿,我就给你蒸了馒头,烧羊肉,还有疙瘩汤,都是你爱吃的。”

  “谢谢孟婶儿。”存礼道了谢跟着父亲向里走去。

  他没有来过章家老宅,这是三进的院子,修得古朴大气,前院的庭院分了四块,对角花坛一份种了柿子树,一份种了几簇丁香花,另外的两块是稀落点缀的紫色修竹几棵,中央安置了太湖石,三间正房是见客的正厅,穿过打开的窗户隐约看见一个描金的青地大匾,斗大的四个字“存古照今”,还有几件颇古意的花瓶等物,侧面游廊穿过去是中院,书房与餐厅设在这边,父亲住在这边,一应事物如往日一般简朴,院子里种了一架芸豆并凌霄花,架子下有两缸金鱼,多年的槐花树也有一棵,此时也是落了满园花碎,树下有一张矮桌,桌上放了一只宣德炉,旁边一只粉彩细瓷香盒,一张老藤摇椅,并几个小凳子,还有一张花梨木的小椅子,底下陪着脚踏,上面搭着银红撒花椅搭,绣着一支淡粉色渐白的海棠,想必这是念章妹妹日常坐的椅子。

  存礼心下有些难过,几年不回家,家也搬到了别人的地方,爹爹也变成了别人的爹爹,时时处处都不再有自己的痕迹。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66.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