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好文分享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22

  上回讲到:翟同道协理今古斋,沈伯远安心住进章家老宅。

  第三章、玲珑红豆(4)

  如是几年,《辛丑条约》一签,银两一赔,洋兵退了,老佛爷回了京,日子恢复了正常,沈伯远与翟同道照管着今古斋,转作字画之后生意淡了下来,渐渐又兴隆了,到了年末,虽然挣得不少,可是两人也不图大利益冒进,把赚来的钱都买成了黄金并银票,一部分交给刘妈,另一部分自己收好了。

  沈伯远是秉承古风的君子,凡事必须依理而行,章家三进的院子,念章仍旧住在内院,有刘妈陪着,家规定律,凡是男子不得入后院,自己住在中院的堂屋,书房也安置在这里,前院正堂则一直空着,除了日常打扫没什么用度。

  外有沈老板照应,内有刘妈怜爱,念章姑娘虽说是父母双亡,却也养的极为妥当,渐渐忘了幼年的惨事,到了六岁,喜欢上写字读书,沈伯远特别请了翟同道与她开蒙,还迎着她的喜好,教她字画篆刻,平日里又和她说些买卖故事,姑娘虽然才十岁,却出落得格外不俗,有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豁达,小女儿的扭捏不多。

  沈家的日子平静温和,国家却在波涛汹涌的纷乱十分,上有风雨,下自雷霆,朝廷里光绪爷仍旧在和老佛爷胶着权力与国家的未来,到了1905年,沈存礼的圣贤书就读不下了去。

  沈存礼是沈伯远的独生儿子,三岁时沈太太感染了时疫,丢下父子二人仙去,她娘家的兄弟都是读书入仕的科举子弟,就把存礼接到外家养着,一是老太太舍不得孩子失了照应,二是这边有个族学,可以让存礼好好念书,将来走一条学而优则仕的路。

  沈存礼在舅舅郭翰林的外书房垂首而立,虽然只有十四岁,眉宇间却有了少年英气。

  舅父郭从锴翰林出身,做一任不大不小的官儿,虽然是文臣,却有一腔忧国忧民的豪气,不是酸腐之辈,他端着一只盖碗仔细地吃茶,似有所思,上谕已下,科举不考,家中几个备考的子弟自是要另寻出路,自己的儿子倒也罢了,可以去投军,外甥则不然,若有闪失,难和妹婿交代,更对不起年纪轻轻就已经天人相隔的妹妹。

  存礼见舅舅不说话,也能猜到几分,他和表兄表弟近日都在纷纷议论,要去投袁世凯的新军,从戎报国,自己也想同去,大约舅舅是不会允准的。

  郭从锴放下茶杯,道:“存礼,科考是没了,你的功课却不能落下,我已经托人给你父亲送信去了,往后送你去洋学堂读书,将来舅舅筹谋一下,让你做个官不是难事。”

  “舅舅,表哥他们都要去投军了,我也要去投军。”存礼剑眉一挑,面露少年的倔强。

  郭从锴笑道:“你还小,新军征募要满了二十岁才行。”

  存礼固执地道:“舅舅你糊弄我,几位表哥也才十五六岁。”

  “存礼,这也是我和你父亲商议的。”

  “舅舅不要拿父亲来敷衍我,自幼外祖母就偏疼我,凡是犯了错,舅舅也不会苛责我,这都是因为我娘早亡,大家疼惜我,你们才不会让我去从军,此时还拿我爹来压我,舅舅的决议,我爹不会反驳的。”沈存礼人虽小,心里却明白,说出的话一套一套。

  “你这孩子,钻牛角尖,家里除了你,弟弟们不是也要去学堂里读书,大丈夫修身齐家治国,先读好了书才是正道。”郭从锴笑道。

  存礼眨着眼睛,看向舅舅,问道:“舅舅,我是沈家的儿郎,如果我爹同意我去投军,你可应?”

  “这,我改日与你父亲议一议。”

  “我这就回去与父亲商议,若是我爹同意了,舅舅不能拦着。”

  “你这么匆忙做什么,回去也要我先打发人给你爹送个信儿。”

  “我回自己的家,要送什么信啊,那不是想回就回。”

  这十四岁的小儿郎,竟把几十岁的郭从锴问了个无话可说,只得差人备马套车,打发妥当的下人送沈存礼回家去。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65.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