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17

  上回讲到:沈伯远带来的几个伙计和李久魁一言不合,打在一处。(往期连载见下方链接)

  第二章、香消玉殒(11)

  “都给我住手!”一行兵士举着红色缨子的长枪进了院子,隔开打斗的众人,带兵的头领一声长呵,气贯丹田,顿时就惊住了众人。

  沈伯远他们带的伙计都是本分老实的人,见了官兵,立刻停下打斗,站立在当下,李久魁的手下也自然跟着停了手,兵丁之后走进一个中年文士,深色长衫马褂,带着一顶黑色锦缎的帽子,沈伯远见他面露喜色,这人走进院子里,问:“伯远,可还好?”

  “还好。”

  李久魁知道这伙人不是自己一头的,仗着顺天府的勾结关系,并不将来人放在眼里,哼了一声,问道:“你谁啊?好大的排场,信不信我把你们一起扭送顺天府。”

  那中年文士转头厉色答道:“在下不才,就是老佛爷没没带走的郭翰林。”

  “管他什么翰林不翰林,一起打。”李久魁招呼手下,“有事儿顺天府的老爷们给咱们挡着。”

  郭翰林对着兵士们一挥手,道:“都拿下!”

  一群泼皮无赖怎么能与官兵抗衡,三下两下就都被捆了起来,李久魁也被五花大绑在当下,犹自不服,被按在地上跪着还是骂道:“你等着,等老子出来,让顺天府的爷们儿抄了你的家,你个酸文人穷官儿。”

  “你还是省省吧!老佛爷明鉴,知道京里的顺天府巧取豪夺,已经下了圣旨着张之洞回京平乱,此刻五城察院衙门已经接管了顺天府。”郭翰林道,“来人,把这一堆伙同贪官坑蒙拐骗的泼皮带走。”

  李久魁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连忙哀求告饶:“郭翰林,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您就饶过小的吧,今后小的愿意当牛做马报答您。”

  “哼!”翟同道骂道,“谁稀罕你这种无赖的报答。”

  兵士们不理他的哀求,拎起来五花大绑的几人,都是见风使舵的怂包,哀求之声不断,也没有人管他们哀求,声音渐行渐远,郭翰林看着妹夫被打得十分狼狈,责备道:“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早不来告诉我?”

  “我想着兵荒马乱,何必麻烦你。”

  “胡闹,要是早上不是我刚好在家,你今天怎么收场?”郭翰林从翟同道怀里接过小姑娘,安抚道:“大妞儿不怕,以后就天下太平,有伯伯们护着你。”

  小姑娘只有六岁,虽然伶俐,却一知半解,一直由翟同道护着,已经依赖了他,挣扎着不肯,哭道:“我要爹爹,我要娘亲。”

  郭翰林将她送到沈伯远怀里,说:“今后他就是你爹,他会带着你好好长大。”

  不知道是沈伯远的温和,还是郭翰林的语掷千金,小姑娘就忽然平静下来,一双大眼睛长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却带着一点点犹疑,似是想确认地问:“爹爹?”

  “我是爹爹,好闺女。”沈伯远七尺男儿,半日惊心动魄都没有动容,此时泪流满面,带着对小姑娘的怜惜,带着对故友夫妇的愧疚。

  买棺材的伙计恰此时回转,刘福瑞连忙张罗着给章太太更衣入殓,堂屋里也布置起灵堂,刘妈带着小姑娘换上一身重孝,烧纸祭奠,一切依礼,等众人安置妥当,才想起章老二夫妇,原来他们见官兵来时就知道不好,溜之大吉,临走时还带着章太太拿出来的银票并几件值钱的小古董,郭翰林派人找了几日,躲得极其隐秘,一时只好放下,为了整肃贪官,张之洞与洋人谈判之余,大刀阔斧砍了李久魁几个泼皮,渐渐平了混乱的局面。

  沈伯远并翟同道几人,妥当地将章太太安葬在章老板的墓地里,下葬这一天,小姑娘哭得昏天黑地,看得众人心疼不已,刘妈已经年近五十,更是念着自幼带大章太太的情义,早就哭晕过去。(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60.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