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赚钱  O7iJCyI3  www.ymwears.cn  趣闲赚  R71uMdn8  wHtGuB9g  as

连载原创小说分享陌上人如玉15

  上回讲到:二太太的娘家兄弟为虎作伥仗势欺人。(往期链接见文末链接:)

  第二章、香消玉殒(9)

  “哎呦,这位爷谁啊?”李久魁仍旧是笑面虎模样,“既然您有您的理儿,我姐夫有我姐夫的理儿,咱们见官吧,来呀,拿着我的名帖,找现管衙门的捕头老爷去,就说咱们家有人诱骗寡妇强占民宅,赶紧来拿人吧。”

  那手下是跟惯了李久魁的狗腿子,接话道:“要不要再帮老爷您传一句私话,就说前日捕头老爷得的几件好东西都帮着出手了,正好出个公差,顺路把银票拿回去,一举两得。”

  说话的时候,两个人都皮笑肉不笑地看着沈伯远,这是他们行走江湖惯用的伎俩,一唱一和威胁恐吓。

  “您请便,我沈伯远行正坐端,不怕见官,自有道理。”沈伯远轻蔑地哼了一声,不再理这些宵小之徒。

  李久魁扇着折扇,道:“行,不怕就不怕,到了衙门里一顿暴打,什么端什么正,恐怕你那铺子里值钱的东西都是趁乱从圆明园偷来的吧。”

  这句话一说,刘福瑞顿时慌了,连忙拉着沈伯远低语:“沈兄,三思而行,我认出了这人,他是李久魁,自打长毛子打进北京烧了圆明园,他就伙同顺天府里的贪官一起祸害琉璃厂,凡是他们看上的东西就说是买卖家从圆明园偷来的,人打一顿,东西罚没入官,然后偷偷卖给洋人。”

  “还有这等颠倒黑白的事儿?朝廷就放任不管?”沈伯远诧异地问。

  “管什么管啊?有权势的都跟着老佛爷逃难去了。”刘福瑞道,“要不就按当初章太太说的,铺子给他,宅子留给孩子傍身?”说罢抻抻冷自豪的衣角。

  沈伯远道:“一个小姑娘,我养得起,不是钱的事儿,让这恶人得逞,我就是气不过。”

  “算了,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冷子豪劝道,“民不与官斗,还是恶官。”

  “也罢。”

  翟同道与沈伯远虽然心中不平,却也没有什么良策,乱世苟且偷生,大约这就是草芥之人的命吧,没什么道理可讲。

  刘福瑞走过去拱拱手,道:“这位我认出来了,李久魁,李爷!”

  “认出来了,那就好说话了,您老来说和说和。”

  “说和说和。”刘福瑞道,“您看,这章家虽然没什么大产业,也是有铺子有宅子,大爷大太太过身了,二爷有份儿,不能都留给大房,您看着这么着行吗?铺子值钱,二爷也经营得挺好,归二爷,宅子也就这么大,留个大房的遗孤,成吗?”

  “一分一半?”李久魁问。

  “一分一半。”刘瑞福答。

  “呸!”李久魁一口啐在他脸上,“哥哥死了,房子归二爷,铺子也归二爷,就那个丫头也得归二爷!”(未完待续)

来源:逐执网,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转载请注明:http://www.zzmxo.com/a/qiwen/20200605/658.html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